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家那小子真帅之部队训练场(5)

作者:江寒汀 来源:飞卢小说网

越来越多的丧尸爬上警车,想要把里面的天岚揪出来。

他们敲打着玻璃,露出那已经腐烂的口腔,对准天岚就是一顿撕咬。

但有着玻璃的阻挡,他们只能咬一个空气。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画面的天岚,脸色都被吓得苍白了起来。

但他没有放弃反抗,加大力度的踩压油门,实在不行就挂上倒挡,向后开去。

而这时之前那个二级丧尸看到天岚这里陷入危机,也来帮忙了。

抓住一个丧尸,就像是使用拖把一样,对着趴在车辆上面的丧尸就是一顿扫除的。

很快天岚便脱离了这一困境,开着警车扬长而去。

在离开的最后一刻,天岚认出了那个二级丧尸。

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审问自己的警长。

这大概就是他所谓的正义了吧。

哪怕是变成了丧尸,也要将自己的正义贯彻到底吗。

天岚打心底了开始敬佩这个男人了,哪怕是变成丧尸,也要把自己的正义贯彻到底,是一个可敬的汉子。

虽然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天岚彻底的记住了这个男人,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

一路冲出警察局后,天岚开着车沿着公路奔驰着。

大马路上,到处都是车祸,还有还几台已经烧成黑炭的车辆,可见末日刚开始的时候,造成了多大的危害。

时不时的还有一些丧尸被车辆的声音所吸引,但当他们露出头的时候,天岚早已开着车离开了这里。

天岚警惕的看着车,一路既要小心前方的路况,一面前面有车辆把道路堵上。

又要提防周围的丧尸。

在看到警长后,他深切的知道,现在哪怕自己有手枪,也完全不是二级丧尸的对手。

速度,力量,二级丧尸都完爆一级丧尸啊。

现在蹦出来一个二级丧尸的话,他可没有把握逃离。

在城市的道路上一路奔驰,天岚也绝非到处乱窜,方向早已锁定好了。

城市的郊外有一个军队的训练场,那里可是有部队驻守,再怎么说,也不至于惨到团灭吧。

而且那里面的枪械应该会非常的充足。

末日已经开始了三天,里面的幸存者也应该不在少数,有必要去看看了。

如果没有幸存者,里面全部都是丧尸的话,立马离开,然后想办法进去搞到杀伤力强大的武器。

若是里面有人,还有军队的人的话,也不是不能考虑加入他们。

虽说末日是一个很考虑人性的时刻,但那又如何。

已经在人性方面吃过一次亏的天岚,是绝对不会相信任何一个人的。

沿途一路向前,尽力的避开丧尸潮,看到路段被事故车辆堵着,没有任何犹豫的更换道路。

绝对不能中途停车,不然危险性会大大的提升。

大城市丧尸就是多,车辆过去后没多久,公路上挤满了丧尸,行动极其缓慢的朝着天岚离开的方向走去。

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的天岚,一路疾驰,很快便离开了城市街道,来到了环城路上。

环城路上几乎看不到丧尸的存在,事故的车辆也减少了许多。

一路畅通的离开了城市,来到了郊外,部队训练场的所在地。

这里是一个很好的防护圈,周围全是围墙,大门口又有路障阻挡,一般车辆根本冲不进去。

而且后面还靠着山,周围人烟及其稀少,丧尸几乎是见不到的。

是一个好地方。

心中如实想到的天岚,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去,而是围着这个部队场,环绕了起来。

在这末日中,不能放松任何警惕,哪怕是一个完美的庇护所,也存在着危险的。

现在还不能确定里面是完全安全的,说不定里面部队的人,也都已经变成丧尸了。

还是小心为妙。

围着部队大院转的天岚,注意到了里面有活人活动的动静,还能看到有人在哪里巡逻把守呢。

天岚注意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当然也注意到了天岚。

一个车辆围着他们转悠,怎么看都是活人的行为吧。

经过一圈的观察后,天岚对这里有了一个初步的认知。

这里没有军人,而是一群幸存者占领了这里。

军人的具体动向暂时还不明确,就是不知道这群人是否友好了。

驾驶着车辆,天岚来到了部队大院的大门前。

此时已经有人在这里等候天岚的到来了。

这是一个中年大叔,看起来非常的硬朗,带着一股领导的气息,看着就充满了信服力。

看来这位就是这里的首领了。

这么想着的天岚,离开了车辆。

当对面看到他了的那一刻,面带笑容,热情的迎了上去,“警察同志,我是张房有,是这里的暂时领导,欢迎你的到来。”

由于现在天岚身穿的是警服,所以他们误认为天岚就是警察了。

天岚也没有否认,这个时候一个警察的身份,可以让自己省去很多的麻烦。

“你好,我是天岚。”天岚同样热情的跟他握起了手。

当招呼打完后,天岚开始了正题,“房有同志,这里现在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啊?根据我刚刚的观察,这里好像没有部队吧?你们又是什么情况啊?”

“唉!”张房有叹了一口气,说道:“一言难尽啊,这里不安全,警察同志还是跟我进去再说吧。”

天岚没有反对,就这么的跟着他进入了大院中。

当然他也留了一个心眼,只要有一丝不对劲,就立马逃离这里。

不过好在,这里的人虽然表情非常的落寞,但并没有太多的心眼,倒也算是团结吧。

在张房有的带领下,天岚来到了一个房间中,他亲切的为天岚倒上一杯茶后,表情逐渐阴沉了下来。

“唉!警察同志有所不知,在这个混蛋末日刚开始的时候,军队有一场特训,都去后山了,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没人了,这几天中,也不见部队的人回来。”

听到他的话后,天岚也能理解,毕竟部队经常会有训练师很正常的事情嘛。

“那你们也都是来这里避难的吗?”

“没错,我本来也以为这里有军队的士兵在就安全了,带着一家老小就来到了这里,可是没想到这里竟然是这样一副模样。唉!”

从他的叹气中,感受到了沧桑,看来最近他也是受尽了折磨啊。

张房有继续说道:“不过好在这里的物资倒是很充足的,在最近几天,也有人陆续的来这里避难,我也是欣然的接纳了他们,但物资终究是有限的,再这样下去,早晚是会用完的。”

天岚现在已经清楚的知道他们的局面了。

无非就是人太多了,物资消耗过快,而他也不知不觉的成为了这群人的领袖,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听从他的安排,罢工的不在少数。

毕竟都是在大都市中生活习惯的人,突如其来的末日,打的所有人都是一个搓手不及。

一个过惯饿了叫外卖的他们,根本适应不了这种自己动手的局面。

当然也有人会做这些,但不是所有人都会做,愿意去做。

“那你们就没有想过拿着这里的枪械,去外面寻找物资吗?”

这里的武器那么多,而且还有装甲车,再怎么说,也能够横推丧尸群的吧。

张房有露出了一丝苦笑,说道:“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们都不愿意去面对丧尸,哪怕手中持有枪械,也不愿去寻找资源。”

天岚点了点头,他非常的明白,不是所有人都会去送死的,能活着,干什么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与其光荣的死亡,还不如死乞白赖的活着。

这就是现代大多数人的想法。

“那你们现在有多少人?物资还有多少?枪械还有多少?子弹又有多少?”

面对天岚的一连串发问,张房有一一解答道:“人数大概有四百左右,我还没有具体的数过,食物还能够支撑一个月。枪械与子弹,这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没有人出去过,也没有人用过。”

然后张房有抓住天岚的手,紧张的说道:“警察同志啊,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啊,再这样下去,我们就真的要团灭了啊。”

他终究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力量,不知不觉就被推到了领袖的位置,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天岚经过一阵深思熟虑后,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不过我只在这里呆几天,几天后我就会离开这里,到时候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这里毕竟不是能长久呆的地方,人越多,麻烦也就越大,还是趁早拿到想要的东西,离开这里为妙。

“没问题!”张房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非常的感动。

“行了,先别哭了,现在能把所有人都召集过来吗?”

“能!当然能!”说完后,张房有什么也没问,就离开了房间,去召集人去了。

而留在房间中的天岚,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刚刚的自己虽然表现的非常镇定,但心中都快要紧张死了,拿着茶杯的手,都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还好自己现在身穿警服,才能得到这么好的待遇,刚开始的选择真是太对了。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接下来的事情了。

站在台子上面对四百来号人,大概也就是在学校的颁奖台上那一次了。

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能否成功做到。

真是紧张啊,茶杯里面的茶水都抖了出来。

延伸阅读

商斯得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amp3.shtml
商斯得主要经营和生产“DIY”(Doityourself)玩具、家庭园艺、工艺品等益

东泉王卫浴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xx6o.shtml
东泉王卫浴具有精良的技术装备,出众的制造工艺,严格的检测手段,健全的管理制度,优良的

百丝特洗衣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poux.shtml
加盟条件1、有志于从事洗衣服务业;2、具有相应的投资能力(5万元以上的创业资金);3

碧玉源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aa3l.shtml
碧玉源玉镯是蓝田县碧玉缘玉器有限公司旗下产品,长期从事玉器的加工.外贸.批发.销售与

张思中英语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uwxx.shtml
1992年,华年师大一附中外语特级教师张思中先生首创民间外语教学法学术团体机构—上每

九佛新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x2kq.shtml
九佛新保护膜一直致力于精密模切加工成型,是一家从事研发、生产适用电子电器行业的胶粘模

锦尚饰家家纺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gp22.shtml
加盟锦尚饰家家纺,您开店,我铺货!我装修!没有比我们更优惠的加盟政策,北京锦尚饰家家

新罗马瓷砖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6u5v.shtml
新罗马瓷砖是佛山市强瓷陶瓷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是一家规模大、实力雄厚的大型陶瓷生产企业

易好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ar83.shtml
易好斜纹里布下属的一个里布品牌,主要有平纹里布,斜纹里布,提花里布,色丁和雪纺里布;

久联加盟  http://www.abrasivossadi.com/ytm6.shtml
久联伞业是一家专注于广告伞现货伞定制批发的大型有限公司。义乌市开森伞业是经销批发广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越之异世浮尘在线阅读第10节

    咦?我的手在往前趴,可腿却在向后退,师兄初云在手朝着怪物就刺了过去,边刺还边用法术定住怪物。好吧,师兄,你打你的,但那个什么什么绳可不可以松开?我悲鸣,疼哭,被师兄拖上船还拼命赖在舱里,尽量不去和怪物做“更深层次”的眼神“沟通”!旁边两只麻雀叽叽喳喳地要我帮忙,我怒,那种东西,我一正常人会是它对手么

  • 第一魔法学院的理论生慕玄收徒(二)

    黄昏时分,宿星夜背着柴回来,一眼便看见躺在树下的洛竹弦,“竹洛,醒醒,我们该回去了。”洛竹弦睁开眼睛,坐起身来,打着哈气儿。宿星夜看着洛竹弦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无奈道:“竹洛,几乎每一次我一回来都会看到你在睡觉。”听到宿星夜的话,洛竹弦起身,伸了个懒腰,“嘻嘻,谁让我这么懒呢,”洛竹弦说道,“对了,

  • 漾影人在线阅读甜苦排骨

    在半个下午的教导下,小丫头终于会唱了,会唱后更是没停下,易如风倒是感觉有些口干舌燥的。看着快烤好了的香菇和虾,易如风决定明天有时间再烤,先做饭,等下叶语应该回来了。饭做好后叶语就回来了,看着又是易如风做的菜,开口道:“相公以后少做些菜,要是给别人看到了会笑话的。”易如风笑了笑道:“没事,反正也在家无

  • 相见欢(《镖行天下》李云聪同人)之一触即发《新书求收藏》(5)

    “就你现在的修为还帮不上什么忙。”女子似是知道他会这般说一样。“虽然我是找你帮忙,不过说到底,可还是为了你好,你可知福天秘境?”唐龙闻言眉头一皱,这又是个什么秘境?他生长于赤玉王国,哪知道什么福天秘境,除了听说学院有一处秘境,不止能让弟子进去修炼,更在秘境内有着不少灵丹宝物,不过学院中的秘境他也未从

  • 种田在古代第8章在线阅读

    雪花飘飘洒洒落满大地,大地一片银装素裹的样子,看起来美丽极了。有人喜爱冬天,因为他们喜欢雪,因为他们有家,有一个最起码可以吃饱穿暖的家;有人讨厌甚至憎恨冬天,他们也喜欢那白白的雪,但他们没有家,没有一个可以吃饱穿暖的家,他们要忍饥挨冻。所以,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冬天是个美丽快乐幸福的季节;而对于另外的

  • 李煜的奇幻人生爱情、房子、车子和存款

    肚子一阵抽痛,却比不上心痛。望着黑屏的手机,这一瞬间安婧说不出是个什么心情。她和纪文轩是高中同学,高一同班,高二分文理后,她选了文,纪文轩选了理。她是典型的学霸,纪文轩则是典型的学渣,但纪文轩体育特别出众,当时也是吸引了不少女生的注意。安婧答应纪文轩的时候,很多人都感到不可思议,但安婧却知道,她是真

  • 万般着迷在线阅读第九节

    中了嗜血蛊之人不会有什么感觉,但会异常嗜睡直至昏迷不醒,等再次醒过来后会变成一具没有意识的傀儡,只要母蛊不毁,此人既不会死也不会受伤,战斗力却远超常人。若不是因为嗜血蛊虫极其难养活,也很难控制,不知多少人会为之疯狂。血蛊难得亦难解,寻常人恐怕根本就看不出来是中蛊了,也根本下不了手去治。砚灵手指轻搭在

  • 夏日薰衣草在线阅读第7章

    当云枫再次睁开眼睛时,天已经黑了下来,也就是说自己整整睡了一天!云枫无奈的看了看浑身是血的自己,没想到一场殊死搏斗后带给自己的伤害这么大,要不是自己突然爆发,这幽冥虎兴许真能咬死自己。“算了,一身血,去洗洗吧!”云枫穿越前怎么来说也是个体面人,是个人穿着这身沾满血迹的衣衫都受不了。来到一处小河边,云

  • hp只有时光知道我居然是分身

    “啊!啊!啊!……”这是一个类似古代的书香古色的房间,房间内有着一张chuang铺,显然这是间卧室,卧室内装扮极其朴素,没有太多华贵的装饰。这时卧室内chuang铺上躺着一个年约十八的少年,少年双手抱头,趴在chuang铺上,神情十分痛苦,时不时发出一阵阵嘶吼惨叫声。不知道过来多久,少年的神情方才慢

  • 世界崩坏了在线阅读第九节

    下午,苏唐和翟依依易然他们一直在走主线剧情,并没时间去拍回忆的部分,余清莞和小混混拍了几场被霸凌的戏以后,就闲了下来。她很怕再被应栋缠上,就偷偷找了个没人看见的角落看起剧本来。这不看还好,一看简直被气成一只河豚。因为剧本里根本就没有蹲下捡书的那场戏,应栋分明就是想揩她的油!她真恨自己没有时间提前看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