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弱受和强攻HE了在线阅读第五节

作者:绯七七 来源:晋江文学城

自苏府传出苏黎安有成亲的打算后,各府家主想着法的给苏黎安送自家女儿的画像,都被苏黎安拒绝了。

这日,竟有人来求沈枝作画。

京城贵女都知道,沈枝不擅歌舞,独擅作画,尤其是人物的画像。

听完首辅嫡女丁婉婉的诉求后,沈枝悬着画笔,眯起美眸。

首辅与苏黎安向来不和,丁婉婉却想要嫁给他,要么是首辅有意改善与苏黎安的关系,要么是丁婉婉擅作主张,可不管哪样,在沈枝这里,都是一出不容错过的好戏。

沈枝观察了会儿,故意加重了丁婉婉五官的线条,让她眉骨立体些,鼻子挺翘些,眼睛灵动些。

她将丁婉婉平淡无奇的相貌画得面若桃李。

丁婉婉看过画像,极为满意,“沈妹妹画艺精湛,堪比马良。”

“不敢当。”沈枝轻语一笑。

丁婉婉要付银子,沈枝也不跟她客气,要了十两。

丁婉婉眉都没皱一下,可见对这次相看多么珍视。

送走丁婉婉,又迎来了另一名贵女,求画的原因与丁婉婉一样。

沈枝摇摇头,不提权势,单凭苏黎安的一张脸就能让女子为之倾倒,自古只道红颜祸水,到他这里,却成了男色惑人。

沈枝手握画笔,在水盂里荡了下,重新蘸取颜料,勾勒女子的轮廓。

女子忽然提了要求:“劳烦沈小姐在画里加一把七弦琴。”

沈枝不解,女子含羞解释道:“苏大人喜欢听琴。”

沈枝懒懒托着下巴,“那姐姐喜欢抚琴吗?”

“自是喜欢的。”

沈枝点头,“好说。”

女子羞羞一笑,“还请沈小姐多用着心思,尽量把我画得漂亮着。”

“放心。”

“听说苏大人喜欢脸上有痣的女子……”

沈枝挑眉,“那我在姐姐眉峰上点颗痣?日后,姐姐可以用螺子黛自己点涂。”

“也可。”

沈枝边画边道:“姐姐真用心。”

女子笑道:“等妹妹遇见想嫁的郎君,自会明白。”

这时,屋外传来一道女声:“可对方也得乐意才行啊。”

两人闻声扭头,见去而复返的丁婉婉站在门口,双手抱臂,扬着高傲的头颅。

她将绣帕落在了沈枝屋里,回来取时恰好听见了她们的对话。

贵女尴尬,又畏惧丁婉婉,低头不敢吱声。

沈枝摸摸鼻子,让丫鬟将绣帕拿给丁婉婉。

丁婉婉看向沈枝,“妹妹好不地道,一桩生意,你赚了两家钱。”

沈枝靠在塌上,神色慵懒,“苏大人定下丁姐姐了?”

丁婉婉哑然。

沈枝:“既然没定下,其他人为何没机会争取?再者,我只是被你们充当画师,而非媒妁,为何不能帮他人作画?”

丁婉婉向来不是吃亏的主,走到沈枝面前,看了一眼画几,见画里的女子眉峰有痣,顿时来了火气。

京城盛传,苏黎安喜欢脸上有痣的女子,沈枝不给她点痣,而给其他人点痣,是何用意?

她拿起画,当着两人的面,一点点撕碎。

那名贵女敢怒不敢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沈枝单手撑头,斜睨着丁婉婉,翘唇道:“姐姐好本事,苏大人若是娶了姐姐,日后,定会吓倒在姐姐的石榴裙下。”

“沈枝你是何意?”

沈枝:“字面的意思。”

丁婉婉脸色极差,若这里不是景乡侯府,她可能早把沈枝扔出去了。

*

苏黎安收到丁婉婉托人捎来的画像,摊开画轴,只扫了一眼落款。

空空如也。

苏黎安:“出自哪位画师之手?”

张嬷嬷没好脸,“谁知道啊。”

“画功不错。”

“……”

苏黎安将画卷好,递给他,“送回去吧。”

张嬷嬷心里一喜,她可瞧不上丁婉婉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主子,最近城中都在传你喜欢脸上有痣的美人……”

苏黎安懒得理会这些虚言,“您老就别操心了。”

他不是重色之人,身边连个通房都无,却时常收到贵女的画像,画中女子要么凭栏浅笑,要么弯腰嗅花,千篇一律。

看了刚刚的画作,他临时起兴,想要作画,于是放下手中事务,走到多宝格前,随意拿出一把素面扇,指尖勾起画笔,靠在书案前凝思。

看着窗外的风景,不知从何下笔,脑海中忽然闪现一抹倩影,女子仰躺在紫檀塌上,长发如澡,俏脸白净,一双杏眸溢出泪。

因何有泪?

他微微蹙眉,在素面扇上勾勒出一笔线条,随后,心底那点卑劣的心思渐渐占据了意识,凭借记忆,竟画下一幅香艳四溢的美人图。

他有些唾弃自己,想毁掉扇子,却又迟迟未有动作。

最后,他将扇子合上,锁在了花园阁楼的字画间里。

他在阁楼里坐了一夜,思忖着自己的婚事。

*

几日后,众人皆惊。

皇帝给苏黎安和沈枝赐了婚。

下月初完婚。

沈枝懵了。

事情怎会发展到这一步?

从未登过苏府大门的沈伯崎,揣着怒火去找苏黎安,直切正题,问他娶自己女儿的目的何为。

苏黎安笑而不答,气得沈伯崎摔杯子。

*

与苏黎安讲不通,沈伯崎又跑去鸣启帝那里说理,可鸣启帝置若罔闻。

沈伯崎噗通跪在御案下,倚老卖老,“老臣就沈枝一个嫡女,怎能草率嫁女,求陛下开恩,收回成命!”

鸣启帝这才赏他一眼,“沈老倒是说说,苏卿哪里配不上令嫒?”

“不是他配不上,是他们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鸣启帝放下御笔,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权势、人品、家世、教养、相貌、口碑?你倒是给朕列举几项。”

“……”

鸣启帝:“苏卿是年轻一辈中最炙手可热的金龟婿人选,知道有多少公侯巴望着将女儿嫁给他?若非他主动提出求娶令嫒,令嫒有机会嫁给他?”

“......”

沈伯崎满肚子苦水,经帝王这么一说,竟然成了沈家高攀苏家了??

鸣启帝靠在龙椅上,“苏卿从没因为私事求过朕,仅此一桩,朕便同意了。”

“......”

沈伯崎呕血,陛下,您同意的是不是太草率了??

鸣启帝:“你不必怀疑他的目的,他从你这里得不到额外的名与利。”

“......”

“他来求赐婚圣旨,多半是因为爱慕令嫒吧。”

“可小女无意于他啊。”

鸣启帝皱眉,“你是对苏卿没信心,还是对朕的眼光没信心?朕会坑令嫒?”

“臣不敢!”

鸣启帝还有很多奏折要处理,摆摆手,“圣旨已下,没回旋的余地,转告令嫒,安心备嫁,苏黎安会是她顶好的归宿!”

“......”

沈伯崎灰溜溜走出养心殿,站在月亮门前喟叹——

苏黎安,你真是深得帝王宠啊。

*

自打沈伯崎面圣受挫,景乡侯府陷入一片沉闷中。

沈伯崎气不过苏黎安这种卑鄙手段,便想带着沈枝再去求一次皇帝。

沈枝也想为自己搏一搏,点头同意了。

翌日卯时,沈枝随父亲一同去往午门。

但没有特批,沈枝是无法进宫的。

于是,沈伯崎事先拜托了内廷总管太监,让他带女儿偷偷进宫。

沈枝扮作引路的小太监,亦步亦趋跟在总管太监身后。

她腰肢细,穿着肥大的太监服侍有些晃荡。

苏黎安与都察院的官员走在后面,见到前面瘦瘦小小的太监,眼眸一深,他似笑非笑的样子,活像只看破一切的狐狸。

沈枝毫无知觉,低头走路,生怕踩到大臣们的脚,引来关注。

沈伯崎走在苏黎安后面,眯着眼睛瞪他,心想,毛头小子,老夫还斗不过你!

苏黎安似有所感,略一回眸,与沈伯崎视线交汇。

沈伯崎傲娇地别开脸。

休想跟他套近乎!

众臣走进金銮殿,沈枝候在殿外。

骄阳似火,她出了一身的汗。汗水顺着头皮流到鼻尖,滴落在前襟。

散朝后,朝臣们依次走出大殿,有说有笑,没人注意到杵在门口快晒冒烟的小太监。

沈枝松口气,耐心等着父亲。

这时,她瞧见父亲走了出来,身边跟着……苏黎安。

两人像在讨论要事。

沈枝一口气提到嗓子眼,沈伯崎给她使个眼色,示意她跟着太监先走。

沈枝无奈,跟着太监们离开了。

苏黎安与沈伯崎走出一段路,笑问:“侯爷看起来心事重重,还是先去办自己的事吧。”

沈伯崎装模作样道:“老夫能有什么私事?苏大人若是没旁的事,老夫要回营里了。”

苏黎安:“侯爷慢走。”

沈伯崎点点头,大步流星离开,走到廊道拐角时,偷偷拐去内廷。

*

沈枝随总管太监去往后宫,总管太监知道她的身份,客气道:“沈小姐在此等着侯爷吧。”

沈枝点点头,看向身后的寝宫,“敢问这是哪座寝宫?”

总管:“冷宫。”

“……”

众人离去,沈枝左右看看,站在冷宫的月亮门前,依稀能听见冷宫里传出的鬼魅叫声。

瘆人的很。

若是夜晚,这里定会更可怕。

沈枝搓搓手臂,不寒而栗。

稍许,一道身影缓缓走来。

沈枝低下头,希望对方没注意到她。

“这位小公公,请问都察院怎么走?”

那人声音带笑,更像在揶揄。

沈枝抬起头,烈日下,他如一缕徐徐吹来的清风。

却是她唯恐避之不及的一缕风。

沈枝知道苏黎安认出了她,否则也不会故意问她都察院怎么走。

都察院明明在宫外!

她强作镇定,给他指了一个方向。

苏黎安敲敲手中折扇,“小公公几时进的宫?看着脸生。”

沈枝想摔脸子走人,但又不想失去这个面圣求情的机会,故而道:“今儿刚进的。”

“难怪,”苏黎安走近她一步。

沈枝向后退,戒备地看着他。

苏黎安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如一头优雅的猎豹,盯着垂死挣扎的猎物,将猎物逼进了冷宫的院子。

沈枝转身,靠在月亮门上,淡淡凝着他,“大人有何吩咐?”

苏黎安停在她半步之外,附身靠近她的脸。

沈枝美眸微闪,偏头道:“大人自重。”

苏黎安在她耳边轻笑,“小公公,我怎么你了,就要自重?”

沈枝囧,看着他抬手,为她摘掉了肩膀上的毛毛虫。

“……”

两人距离很近,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苏黎安侧头看她娇艳欲滴的小脸,“沈小姐,有什么想不开的,宁愿入宫做太监,也不愿下嫁苏某?”

沈枝瞪他,“你认出我,还向我问路?”

苏黎安:“随口问问。”

鬼才信他。

苏黎安直起腰,“你进宫,是来求陛下取消你我的婚约?”

“明知故问。”

“那只怕是徒劳了。”苏黎安让开路,“侯爷在外面找你呢,快去吧。”

“……”

沈枝半信半疑迈开步子,往一边挪步。

苏黎安:“出了门左拐。”

沈枝才不信,出了门就右走。

苏黎安看着她*气的小模样,摇了摇头。

*

面圣后……

沈枝从养心殿出来,憋了一肚子气,不仅被皇帝训斥,还警告她别再因为这事儿偷偷进宫。

沈伯崎拍拍女儿肩头,“别急,为父再想想办法。”

沈枝扯下嘴角。

沈伯崎不禁感慨,陛下这是把苏黎安当成儿子了,连婚事都要替他张罗。

沈枝觉得,此事还得先跟苏黎安讲好。

可让她去面对苏黎安……她又做不到。

这事儿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了大婚前夕。

沈枝破罐子破摔地想,既然苏黎安非要娶她,她就可劲儿地作,作得他后悔发疯,主动提出和离!

反过来一想,她又孬了,她根本不敢面对那个男人。

苏黎安虽然看似温和,实则翻脸不认人,卑鄙无耻……

沈枝仰头哼唧两声,趴在床上睡着了。

沈伯崎和裴氏走进来,双双露出复杂神色。

裴氏:“我看苏黎安还不错,文武双全,前途无量,你是不知道全京城有多少人家巴不得把女儿嫁给他。”

沈伯崎:“他敢阴老子,再好,老子也看不上!况且,暖暖也不想嫁,我就暖暖一个嫡女,舍不得她受委屈!”

裴氏叹气,“我何尝不是一样的想法,但事已至此,逃婚根本不是长久之计。”

沈伯崎:“走一步算一步,就不信陛下会因为苏黎安砍我的头。”

当晚,大雨瓢泼,沈伯崎让几名心腹将昏睡的女儿送出了城。

心腹们连夜奔走,奈何雨势太大,阻挡了前路。

沈枝悠悠转醒,发现自己躺在马车里,身下压着一封信。

沈伯崎在信里叮嘱她,赐婚一事尚未解决前,绝不可回京。

沈枝担心父亲因此事被降罪,还没等她考虑清楚要不要回去,一路人马追了上来。

西厂的十六缇骑。

沈枝形容不好此刻的心情,仅仅是逃个婚,竟然惊动了西厂的人。

苏黎安真是好本事。

上任左都御史一年,不仅削弱了西厂势力,还拿到了西厂的指挥权。

十六缇骑分开两列,苏黎安驱马上前,一手牵马,一手撑着油纸伞。

他跨下马,走到马车前,“真是赶巧,不知沈小姐要去哪里?”

沈枝掀开车帷,“苏大人不必明知故问。”

“在下真不知道。”

沈枝了然,他是在给她、给景乡侯府一个台阶下。

她顺着台阶下,“出城办事。”

苏黎安淡笑,“雨势太大,不宜出行,沈小姐还是随我回城吧。”

沈枝漠着脸看他,这个时候是求他改变主意的绝佳时机,可她不想求他!

再也不想,对他摇尾乞怜。

苏黎安伸出一只手,“雨势大,乘马车不安全,下车吧。”

沈枝避开他的手,不情不愿下了马车。

西厂太监:“大人,雨势大,不宜乘马驱车。”

苏黎安四下看看,见路边沟壑里倒着一顶废弃的轿子,便让人抬了出来。

轿子陈旧,发了霉,沈枝瞥一眼,打算两条腿走回去。

苏黎安:“沈小姐打算让路人瞧见你狼狈的模样?”

沈枝:“我不在意。”

苏黎安温和地笑道:“我在意。”

“……”

两人因坐不坐轿子发生分歧。

苏黎安看她浑身湿透,蹙了蹙眉,忽然抬手握住她手臂,走向轿子。

沈枝挣了下,没挣开,被苏黎安按了进去。

沈枝嫌轿子脏,要出来,苏黎安直接坐在她身边,伸出长腿拦住她,淡淡道:“起轿。”

人马中走来四人,扛起轿子,按原路返回。

轿子中,沈枝缩在角落,嘀咕一句:“趁人之危”。

苏黎安好笑,他把她怎么了就趁人之危?

旅途颠簸,轿子狭小,两人的身体不可避免发生接触。

沈枝冷着脸,闭眼静心。

倏然,轿子忽然倾斜,沈枝控制不住地跌入男人怀里。

苏黎安下意识接住她,长臂环住她肩膀。

沈枝激灵一下,抬手推他,手指无意识地划向他的侧脸。

苏黎安感觉脸上如猫挠,瞥她一眼,没说话。

沈枝侧头,“松开。”

苏黎安刚要松开,轿子又颠簸一下,这一次,小姑娘整个人横倒在他腿上。

“……”

苏黎安握着她的腰,把人扶起来,无奈道:“你衣服湿了,坐着容易打滑。”

这本是稀松平常的一句话,用以缓释尴尬,可沈枝却反应过来,自己的衣裳全湿了,衣料紧紧贴在她身上!

从他的视角,能将她的身段曲线一览无遗。

沈枝猛然推他胸膛,苏黎安胸口闷疼,再好的脾气也被她激怒。

“沈姑娘!”

沈枝瞪他,“干嘛?”

苏黎安深呼吸,沉住气,靠在轿子上不看她,“娇蛮。”

沈枝唇线崩得直,没说什么。

她自小与裴雪娴和姜知意交好,两人都是大将军府养出来的女儿,多少带了点儿痞气,沈枝跟她们一起玩,久而久之,就被叫成了小娇蛮。

*

进城时,苏黎安没亮身份,门侍上前,掀开轿帘,伸长脖子往里看。

苏黎安怕沈枝春光外露,一把将她按进怀里,以宽袖遮住她。

沈枝背对轿门,脸贴在男人胸口。夏日衣料单薄,又淋了雨,两人很快感受到了彼此的体温,以及真实的触感。

沈枝欲哭无泪。

苏黎安身体有些僵,怀里的姑娘软的不可思议,与他硬邦邦的身体莫名地契合。

沈枝感受到男人胸膛的肌肉纹路,倒吸一口气,下意识想要退出来,却被他死死按住。

门侍瞧清对方是苏黎安,立即低头拱手,“苏大人!”

苏黎安点点头。

门侍冲同僚摆手,“放行!”

苏黎安将沈枝送回府,瞧着沈伯崎快要炸毛的样子,严肃开口:“圣旨赐婚,并非儿戏,其中轻重,还望侯爷好好掂量!”

沈伯崎哼一声,“那也请苏大人给老夫一个说法,你究竟为何要娶小女?”

苏黎安:“晚辈爱慕令嫒。”

“……”

沈枝看着苏黎安毫无波澜的眼眸,心里知道,他在敷衍了事,可她终究不明白,他为何处心积虑要娶自己。

他不说,谁又能撬开他的嘴。

延伸阅读

四面王泰式拉面加盟  http://www.ashmfg.com/br7o.shtml
四面佛许愿最灵,四面王拉面最过瘾广州萨佤迪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四面王”:源自泰国“四面

皇家华美特门板加盟  http://www.ashmfg.com/sox9.shtml
皇家华美特门板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北京华美特装饰材料有限公司地处北京市通州区台湖镇,是

龙岱加盟  http://www.ashmfg.com/aujx.shtml
龙岱酸雾净化塔加盟总店是一家集科研、设计、制造、环境污染治理设备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

乐客智能名片加盟  http://www.ashmfg.com/g9z1.shtml
AI人工智能名片介绍一、人工智能名片是基于微信10.5亿活跃用户流量,结合AI智能技

货郎先生小商品加盟  http://www.ashmfg.com/gcjo.shtml
义乌货郎先生贸易有限公司,植根中国浙江义乌,凭借义乌这座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的优

易买吧社区网购便利店加盟  http://www.ashmfg.com/st5y.shtml
易买吧社区网购便利店是集网购咨询,网下消费咨询,充值缴费,社区快递收发,家政服务信息

道尔保健食品加盟  http://www.ashmfg.com/ucbr.shtml
潍坊道尔保健食品有限公司致力于养生茶及功能性固体饮料的开发与销售,公司由多名中医医药

腾亿加盟  http://www.ashmfg.com/xm3r.shtml
腾亿配饰是韩国发饰、项链、发带、饰品加工(手工类非电镀)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jilingwa加盟  http://www.ashmfg.com/gxqk.shtml
机灵娃防近视护眼笔说明:“机灵娃防近视护眼笔”的4大效果,有效的矫正坐姿,防止近视:

尚宸加盟  http://www.ashmfg.com/pbm3.shtml
尚宸商业收款机从事条码(一维码、二维码、RFID技术)自动识别产品、企业管理软件等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菊花开满地第4章在线阅读

    “又是七点了,不过上午不去面试了,先睡睡,等什么时候不想睡了再起。”闹钟响起,林一凡看了看手机,嘟囔了一句后,就又直挺挺的躺下了。因为工作没找到的缘故,林一凡在周内的时间基本安排的满满当当的,全都是面试,有时一天要连续面试四五家,简直是一刻也不能停歇。一直睡到了十点,强烈的生理欲望,让他迷迷糊糊的从

  • 假如爱你有明天在线阅读第二章

    环顾四周,宓琬很快得出了结论。这里是一处临时改成灵堂的屋子,而自己刚才就是在一处棺材里。周围的人都穿戴着古代的衣饰,先前跑掉的那些人她不曾细看,但眼前这个梳着垂挂髻穿着右衽交领上裳和齐腰襦裙的,应当是这里的丫鬟。她不需要怀疑是不是演戏或者做梦,因为腹部传来阵阵抽痛,一遍一遍地提醒着她眼前一切的真实性

  • [全职 阅读]与平行线交错的你在线阅读第一章

    风声渐渐轻了,辗转在青山湖边,缓缓停下。我只是于青山湖修行千年的红鲤,目送这里的冬去春来,无论是三月的雨水连绵,还是入夏的炙热艳阳,抑或是璀璨的秋霞下斑斓的花丛锦簇,冬日里寒风飒飒卷起一地落雪反复,我都记忆深刻,仿佛是刻在我骨子里头的。我在这青山湖,自金陵城西的高山始兴土木的飞岭堰支流,云江弯转的尽

  • [综]我在港黑吹太宰第一章

    “孙芷,客人在你面前,你不上去推销,还藏起来了,你这是在和客人玩捉迷藏吗?你这么厉害,怎么不上天啊”?一个中年男人生气地看着面前的女人,女人大约二十初几的样子,长得实在是算不上很漂亮,也就勉强算得上可爱这个词吧,一头亮丽的黑发微卷,有着一双大大的眼睛,这眼睛生的倒是非常漂亮。我垂下了头“对不起,总管

  • 执手不负此生第十章在线阅读

    “总比你连一顿饭钱都拿不出来要强不是吗?”“放心,我这个人责任心还是有的,正所谓欲速则不达,船到桥头自然直,有些事情不一定要按着程序走下去才完美。”秦雅潼笑着说道,一身小白裙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慕容枫无奈的看了一眼厨房,简直就像战斗场,场面混乱不堪,若不是他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杂乱的模样,怎么可能会让她

  • 水下暗礁之第五章

    第五章季念青听到池饮冬这话,身子一抖,下意识一个哆嗦,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看着她。此刻季念青惊愕不已,表情几乎接近石化。她和池饮冬接触甚少,印象中池饮冬就是一个端着性子的人,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两人保持着这姿势良久,靠的太近,她仿佛都能嗅到池饮冬鼻腔里呼出来的芬香馥郁,季念青倒吸了口气,严重怀疑自己酒

  • 奥特曼之我是扎基在线阅读第2章

    幸村,真田还有柳,集中起所有部员,叫停了基础训练,就是为了宣布立海大网球部校内排位赛的事。‘立海大没有教练,是幸村兼任吗?国中二年级就开始?’我在脑海里问道。‘其他世界不知道,在这里,剧情设定是如此。’‘真是看不出来,这么纤细秀美的少年,在球场上会是何等霸气。’‘等排位赛的时候你就可以看到了。’‘幸

  • 少年姝泪之这大黑狗菜的一批!(求收藏)

    叶封脸色平静,淡然道:“怎么了?称号而已,何必大惊小怪呢。”大黑狗嘲讽道:“十九岁就号称天帝?你怕是不知古之天帝是何等风范,小心被人打死。”叶封撇嘴,昂首挺胸道:“大荒之中,但求一败!”闻言,大黑狗没有讥讽,反而愣住了,然后终于转过大狗头,用正眼看向了叶封,很是认真的赞赏道:“你小子颇有本皇当年风范

  • 我能看到好感度在线阅读第四节

    在公子门口练功不仅红枫整晚不睡觉,最重要的是公子还会整夜监督着,有针对性变着花样训练。虽然每次都受益匪浅,但从小到大她们四个最怕在公子门口练功,不是怕自己辛苦,是这样的训练公子太辛苦了。连日奔波,好不容易可以睡个安稳觉,紫荷也是为了懒公子着想。懒公子悠悠说道:“要是被那暴雨梨花针射中她就变成刺猬了。

  • [HP]世界第一暗恋第5章在线阅读

    张彦明01:下下周学校要召开秋季运动会,为期两天,比赛项目和相关事项我传到群共享了,报名优先自愿原则,想参加的同学来我处填写表格,收到请回复张彦明01:收到请回复[可怜][可怜]甜甜甜桃子:运动会放假吗张彦明01:不参加项目的同学也要到场观看张彦明01:自己班级的比赛,好歹加加油嘛[可怜]耳后刺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