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八零女配不够撩[玄学]之第十章(10)

作者:一念相执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色在众人的紧张戒备中一点点的暗了下来,怪物不知道是潜伏还是离开了,一直没再出现。

橘黄色的汽车远光灯从身后的道路打到眼前。

几辆涂装过的军用越野车抵达,

车门一开,一队全副武装的战士手持枪械,猫着腰从车上迅速跃下。

他们个个身高腿长,脸上涂着油彩,穿着迷彩军服,套着防刺背心,手戴战术手套,头上的防弹头盔架着夜视仪。

一下车就配合默契地分别迅速防控了各个方位。

领队的是一位中尉,他向林排长出示了证件。

“特战支队,吴昊。这里什么情况?”吴昊中尉简洁地自我介绍,并询问情况。

“报告首长,这里出现了一只行动速度特别快的怪物,我方战士伤亡很大。”

吴昊皱起眉头,大部队刚刚在前方也遭遇了一只明显区别于普通怪物的魔物,那只怪物皮肉坚硬,力量强大,一般的战士根本反应不过来,付出很大代价才将其击毙。

“前方的战地也出现了力量特别强大的怪物,我们已将其击毙。现在道路打通,首长下令加快行军速度,你掩护这里群众迅速撤离。我们协助你断后。”

“特战队的同志能来支援真是太好了。”林排长同吴昊握了一下手,心里大大地松了口气,他开始派出士兵组织溃散的人群,呼吁群众开始向前方撤离。

刚刚那只怪物速度实在太快,他和手下的战士们根本就捕捉不到怪物的行动,更不要说击杀了,能够击退它还靠得是那位女大学生的协助。

林排长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了一下,那位枪法了得的女学生正提着枪小心戒备着,慢慢向他们靠拢。

楚千寻来到新来的特战队指挥官面前,干脆利落地说出怪物的特征,“怪物速度快,四肢具有吸附力,可在垂直墙面上快速行走。防御力不高,普通子弹可以击穿皮肤,眼下已经受伤,但还没有远离,目测估计薄弱点在脖颈处。”

她听见这位中尉刚才的说话,怀疑他们在前面遭遇的是一阶魔物“钝行者”。

“钝行者”皮坚肉厚,力量强大,弱点在腹部。和这里出现的那只“游荡者”完全不同。

如果用对付钝行者的战术来对付游荡者,恐怕这些战士要付出很大代价。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支战队一下车,简单几个配合动作,楚千寻就知道终于来了能够帮得上忙的人。

楚千寻和他们分享怪物的信息,同时也想打探一下那个被他们击毙的钝行者尸体所在位置。她想要里面的晶石。

吴昊看着眼前的女大学生,这位女生提枪走来,脚步虚浮,速度缓慢,显然是四肢柔弱无力之人。她连枪的后座力都受不住,还得在肩膀垫块毛巾。

于是吴昊在心里给她下了个定义:弱鸡。

不管男女,这个时候他不需要弱者,于是他皱着眉头道:“学生不要添乱。”

楚千寻不说话了,她也在心中飞快的给这个军人贴了标签:蠢货。

林排长还来不及搭话,吴昊转头吩咐他:“这里是不是很多H大的学生?我们奉命寻找一名叫傅国旭的经贸系大三学生。你组织人搜索一下。”

楚千寻越过他,向人群中喊了一声:“傅国旭!”

蹲在一个花坛背后隐蔽的傅国旭一下站了起来。

“学妹你喊我?啥事?”他心里有点高兴楚千寻喊他。

谁知楚千寻突然冷下了脸,唰地一下向他端起了枪,毫不犹豫一枪射来。

砰砰砰三声连响。

傅国旭感到脸上被溅到了一点黏糊糊的东西,他伸手摸了一把,摸到一手淡黄色的液体。

一只光溜溜的怪物掉落在他脚边,蜷缩着青色的身体在地上滚了一下,留下一地淡黄色液体。

初阶的游荡者彻底被激怒了,它张口发出一种类似婴儿哭泣声的恐怖嘶喊,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着屡次伤了它的楚千寻扑过来。

楚千寻开始迅速后退同时冷静开枪,即便是在跑动中,她每发出的一枪都依旧能准确打在魔物的脖颈间。

不同种类的魔物弱点都不太一样,游荡者这种速度型的魔物晶体藏在脖颈,它们的弱点也就在脖颈,这是末世后人人具备的常识,只是此刻除了楚千寻还没有人知道这个道理。

特战队的队员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他们的动态视力和预判能力都十分优越,跟上了怪物的速度,强大的火力集中在迅速移动的怪物身上。

怪物在强大的攻击下,反而被激起了凶性,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不管不顾地冲向楚千寻,几个起落间就扑到楚千寻眼前。

狰狞恐怖的魔物扑向了那柔弱的女学生,在下一刻就有可能将那位弱女子撕碎。

在场所有人的心都难受得揪紧了。

那位女学生本人却没有露出一丝畏惧的表情。

她双目一眨不眨,紧盯着迎面扑来的怪物,冷静地一枪枪射出,直到魔物近在眼前,才丢掉枪械,刷一下拔出腿上的匕首,横在胸前摆出防御的姿势。

离楚千寻最近的吴昊怒吼一声同样拔出随身匕首,扑上前去准备救援。

万幸的是这只怪物的防御能力确实相比他们先前遭遇的那只低了很多。

冲到楚千寻面前时怪物已经是强弩之末,最终贴着楚千寻的脸软软倒了下去。

啪嗒一声把楚千寻压在身躯底下,不再动弹。

吴昊率着特战队的队员一下围住了一动不动的魔物,他们举着枪不敢射击,怕误伤了魔物身下的学生。

“没事吧?同学,同学!”

“听到请回答,同学!”

魔物软趴趴的身体动了动,那位体质“柔弱”的女学生推开魔物青灰色的手臂,从它身下爬了出来。

她似乎想确认一下魔物是否真正死亡,在魔物几乎被打烂了的脖颈处摸了一通,毫不忌讳沾染了一手魔物伤口流出的黄色液体。

然后她高兴地跳了一下,把手收进口袋:“这样就死了,运气真好。”

吴昊看着这位被自己贴上“弱鸡”标签的女学生,感到一阵被打脸的尴尬。

面对突然出现的恐怖魔物,就是他手下最好的兵,也没有这种强大的心理素质,能做出如此冷静地应对。

傅国旭到了此刻方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匆忙跑上前来。

“没事吧,学妹?”

吴昊看向他:“你就是傅国旭?”

“是,是啊。”傅国旭胖乎乎的脸上一脸茫然。

吴昊掏出手机,比对了一下照片,点了点头:“傅振雄军团长让我们接上你一起走,你跟我们上车。”

傅国旭啊了一下,高兴起来,吴昊口中的那位军团长是他的爷爷。

“太好了,可以带上我同学吗?”

吴昊看了一眼楚千寻,点了一下头。

“学妹,我爷爷派人来接我,跟我一起走吧。”傅国旭征求楚千寻的意见,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真心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而感到高兴,一路被学妹救了几次,终于可以回报一点了。

楚千寻的手指插在兜里,搓着捏在她指间的一块细小晶石,那是她刚刚从游荡者脖子上摸出来的。

一阶魔物的晶石只有枣核那么大,隐蔽而不容易发现,要不是摸过无数遍了,还真没法在众目睽睽之下悄无声息地收到自己口袋中。

这正是她现在这个阶段最迫切需要的晶石。

她想走自己的路,但她心里又惦记着吴昊口中说的那个钝行者的尸体,希望能从他们口中把尸体的位置套出来。

思索了片刻她点点头:“行,我跟你们走一段。但我要去鹭岛,半路上我们再分开。”

“韩萱和甘晓丹呢?去哪了?”

傅国旭在人群里找人,刚才太乱,天色又黑了,这两个女生不知道被人流带到哪去了。

远处的街角处响起咚,咚,咚,巨大的声响。

那声音每响一下,地面都为之微微振动一下。

吴昊的脸色难看了。

他知道这是什么,他们刚刚和这类型的怪物交过手,皮坚肉厚,几乎刀枪不入,并且力大无穷,非常难对付。

楚千寻的眼中却露出了兴奋的光,太好了,想什么来什么。

来的是一阶钝行者,这种魔物行动迟缓,智力低下,弱点显眼。她此刻手中有枪,身边还有一群特战队的免费打手,还有比这更好的天时地利吗?

楚千寻差点没控制住自己想要笑出来的声音。

在众人惊惧的目光中,

街角处转出一个巨大的身影,那个身影像一个得了肥胖症的正常人类——如果不是它的身高有三层楼那么高的话。

高大的巨人行动缓慢,抖着全身的肥肉一步步向着这里移来,他的两只眼睛分得特别开,几乎分到了脑门侧面,嘴唇肥大,滴滴答答下雨似地一路滴落着口水。

“一队,带傅国旭和这个女生先走。林排长,安排群众撤退,二队,三队跟我上。”吴昊迅速下达指令。

楚千寻揉了揉肩膀:“我留下。和你们一起。”

“学妹!”傅国旭急切想要劝说。

楚千寻已经提起了枪,跟上了特战队的队员,只用背影向他摆了摆手:“你先走。”

傅国旭咬住嘴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自己即使留下也只能是累赘。

曾经,他家族里的那些堂哥堂姐们取笑他软弱无能,手无缚鸡之力。

他毫不在意,还觉得那个几个兄弟才是傻X,被家里的老古董洗了脑,大好的花花世界不愿意享受,非要去军营里受苦受累。

到这一刻,他仓皇逃上车厢,被保护着送离战场。

只能从那斑驳的车窗中,仰望那些身姿挺拔,逆着人群迎向鬼怪的背影。

傅国旭的心中才升起了强烈的悔意。

延伸阅读

荒野生存之无敌进化之梓雪出风头  http://www.gzdsqy.cn/pmr2.shtml
我悄悄的走到双儿的身边,“双儿,看来菲淡偷的就是她的东西没错了。”“恩,可惜菲淡没有

无限次元之路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gzdsqy.cn/dtp2.shtml
因父亲文界泰斗,教导太子时常入宫,还未续弦时,时常将独女带在身旁。不同于别家贵女,秦

帝都第一秃毛鸡之美少年  http://www.gzdsqy.cn/6vwg.shtml
第5章对自己亲生女儿和后来妻子的争执,姜父心中也不是一点数都没有。他就是有点偏心女儿

梦幻大陆之奇妙的异能者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gzdsqy.cn/dwbk.shtml
林凡笑了,很好,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杨家,中南市三大家族之一,好,想不到都不需要我

一笑天下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gzdsqy.cn/6u4c.shtml
太古初时,众神历经万年开创了修真历程,道宫至上,道尊太虚结合远古文明得道传承众神,执

总裁他妈的千万分手费[穿书]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gzdsqy.cn/gapu.shtml
需要补充维生素的非人类们:“……”哪儿来的沙雕人类?“礼物虽然不是很贵重,但是心意不

仁医四小姐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gzdsqy.cn/gox3.shtml
“你给我做东西,让姓方的知道了,你还活不活了?”乔兮水明白他在说方兮鸣,剩下的话一下

徒弟都是债在线阅读第二章·梦境的预警  http://www.gzdsqy.cn/dc8w.shtml
万幸的是,这次地震并没有带来很大的损失。除了市郊的几处房屋倒塌,几条路面轻微断裂,几

后洪荒时代之末法终结第七章  http://www.gzdsqy.cn/dafo.shtml
所谓气息者觉醒就是当自身气息浓度修炼到极限的时候,将自己的气息在身体内凝结成一个气息

高手传说之恢复  http://www.gzdsqy.cn/7gn.shtml
钟玉一入水就立马拿住鲜花,然后开始游泳,一时兴起完全没有一点防备,更没有注意到游艇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嫁给偏执大佬后第十章在线阅读

    刚吃了苹果,又到了圣诞节,互赠卡片环节。为什么要过两个节日,这不浪费钱吗,哎,零锦无奈叹气。心思都花在买卡片上了,写贺卡时就只能随便客套一下了,大都是那种祝福语。送出去一大堆,然后再收回来一大堆,然后看完就丢掉,这...这不浪费吗,哈哈哈,想着想着竟然突然觉得想笑,真的是愚蠢的人类,为什么要发明这种

  • 夜墓之第二章(2)

    希文下了楼,她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杏色的亚麻阔腿长裤,白色的雪纺衬衫,袖子挽在手肘,露出纤细的手臂。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没有系,领口微微敞开,精致的锁骨在衣领下若隐若现。脚上穿了一双平底罗马凉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涂了红甲油的白嫩脚趾。她刚洗了澡,身上全是沐浴露的味道,清新淡雅。梳了一个低低的马尾,

  • 风探在线阅读第七章

    相比较笋尖和笋底,滋味最美,亦是占据整根笋大部分的中间部分的笋肉,才是陶羡最喜欢的。他就不相信,能把笋尖和笋底都做的这么好的苏若彤,会将最精华的部分弃之不顾。“陶先生真厉害,一吃就吃出来了。早上小姐做的其实是一笋三吃,剩下的笋拌了凉菜,苏董直说吃出来春天的味道……”听到这儿,陶羡用脚趾头都猜得到那道

  • 崩坏的故事在线阅读第5节

    第二天一早,也就是张氏去了第四天,灵堂里迎来了一对儿美貌男女,却是贾史氏所生的唯一女儿贾敏,是贾代善最喜欢的孩子,从小被带在身边充做男儿教养,就连名字也是随贾赦、贾政这些男子的名字起得,不过,这贾敏也确实不曾辜负父亲贾代善的期许,很是对得起这个敏字,时常让贾代善感慨,为何敏儿不是男子,否则贾家何愁后

  • 我掌控了无数星球之一声消失(6)

    牧峰确实有备而来,正如温酒所说,目标是逼洛明说出编号520的下落,但他们无法与洛明取得沟通,只能以此极端的方式来逼使洛明主动谈判。在他们以为稳操胜券时,在牧峰亲自处理掉两架轰炸机时,在丧尸大军步步进逼时——丧尸圈外围东面约三米的位置,突然闪起星星点点的绿光,如同精灵在跳舞,十分奇瑰。先是异能者发现了

  • 魔兽争霸之大逃亡在线阅读第二章

    夏母在一旁见夏依在乎夏凡的样子,心里一暖道:“好了,你们既然回来,今天晚上就留下来吃顿饭吧,我让柳姨准备着。”夏依顿时转过头对着夏母一笑道:“刚好我想吃柳姨做的糖醋鱼了。”夏母笑着点头:“行,我让她给你做,锦生你有什么想吃的没,一块!”“妈,不麻烦了,你知道我不挑的。”林锦生推了推眼镜,随和的道。“

  • 北桥先生在线阅读第三节

    “你昨天回来的晚,再多睡儿吧”,傅青槐还是没忍住关切的说了句后才回公司上班。去的路上,给圣阳影院的魏经理打了个电话,以前参与拍的几部电影都是在圣阳首映,魏经理请她吃过几次饭,也还算熟稔。“魏经理,我有件事想找你帮个忙”。“傅导,别说帮忙这么客气,你有什么事尽管说”,魏经理呵呵道。“我想你帮我详细查下

  • 我的老婆是辉夜你该去参加美食节目的

    一碗重庆小面可不简单,重点在于调料。红油辣子这里没有,所以江晓需要先将红油辣子做出来,然后根据现有的作料打出八碗小面调料。七碗辣,一碗清汤。其实清汤面在重庆小面里也很有特色,只不过很多人被重庆小面的麻辣给固化了印象,以为重庆小面就是以辣为主,其实并不是。一碗清汤小面,同样继承了小面最大的特点:超级好

  • 最佳拍档第六章

    H市西站出站口。正响起一则女声广播,“从W市开往H市的K3366次列车已经到达终点站……”“时间刚刚好。”温暖拉着沈知薇到出站口处等待,温暖的一双眼睛不由得往里张望眺望个不停。沈知薇撇了撇嘴,心中更加好奇,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闺蜜,她们两人的关系又有多要好。大批的人流渐渐涌出,温暖很快在人群中搜索出

  • 镇鼎在线阅读第8章

    公历20xx年6月,淅淅沥沥的小雨频繁出现,直到某一天,不少人仰起头看向天空,迎接这场突然降临的暴风雨。在极短的时间内,全世界察觉到蹊跷,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场暴风雨吸引住视线。这场暴雨不分国家,不分气候,保持着相同的步调,同时降临在全世界。还没有对这场暴雨讨论出什么结果,各种水生生物耐不住寂寞,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