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武侠之力转永生在线阅读第6节

作者:仙武玄魔 来源:飞卢小说网

“......你这孩子来的是时候,应该立刻叫王爷知道。”王氏鬓角贴着一朵浅色的宫花,衬托的一张脸越发白皙红润,说起话来不徐不疾,给人一种很可靠的感觉:”李浩然是王爷唯一的儿子,现在突然没了,王爷不知道要承受多大的压力,一旦听说你有了身孕,一定会对你的孩子和你万分重视,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帮着王爷分担了不少外界的压力,王爷一定也会因此对你和孩子另眼相看,只要你生下儿子,往后就是王妃还能再生,也未必能比的过你生下的这个。”

几句话说的萧侧妃通体舒泰,斗志昂扬。

不过王氏又理智的加了一句:”但有一点你也要清楚,如果你生下的不是儿子,那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萧侧妃淡淡的笑了笑:”我如今哪里还有退路。”

王氏就笑了起来,拍了拍萧侧妃的手:”需要什么只管开口就是。”她就知道这个小姑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正说着话,下人领着梦雪走了过来,两然的谈话就暂停了下来,梦雪今年八岁,长的像极了萧侧妃,巴掌大的小脸,大大的杏眼,看着就惹人喜爱,大大方方的向王氏见礼:”见过舅母。”

王氏就喜欢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可惜他生了三个都是儿子,连忙把梦雪搂在怀里:”见了舅母还这样客气,几天没见我们梦雪又长高了,越来越漂亮了,上次你说喜欢惠仁公主的南珠鞋子,舅母已经叫人给你做的差不多了,下一次过来的时候就给你带上。”

惠仁公主是李宣睿的胞妹,有时候会来□□玩,比梦雪大了三岁。

梦雪就脆生生的答应:”多谢舅母,梦雪最喜欢舅母了!”

萧侧妃笑着嗔怪:”嫂子小心惯坏了她。”

王氏却不依:”我疼梦雪那是应该的,再说这些也该我们梦雪有!”十分的理直气壮。

王氏已经三十多的人了生了三个儿子还像个二十出头的姑娘。

萧侧妃的父亲是广西巡抚,哥哥萧景年是昭和三十年的进士,如今在翰林院做侍讲学士,寻常皇上总会召见萧景年进宫陪伴,十分的受宠,而萧景年又十分爱重王氏,一个侍妾也没有,王氏争气,进门连生了三个儿子。

萧侧妃想着不经有些黯然,要是她当初生的是个儿子,现在又没了李浩然那该多好。

外面的风云涌动你争我夺跟如意完全没有关系,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空间种的草药才几天就好像生长了几十年一样,这么多的草药品相又这么好,就这么孤零零的种在园子里那得多可惜,她吃着李宣睿从外面买过来的橘子糖,酸甜适中味道十分的好,更重要的是现在不会有什么添加剂,吃着心里都舒坦,真没想到李宣睿还会给她买糖吃,难道是把她当成了小孩子?或者是手下办事的人机灵专门给她加上的,那她可要好好感谢感谢这人了,这糖她挺喜欢吃的。

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大起来,在过上些日子就完全掩藏不住了,那时候又该怎么办?她不过是个侍妾,无品无阶的又不能自己养孩子,可叫她把孩子送给别人养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她至少也该是个五品夫人才有资格自己养孩子。

成了五品的夫人又养着一对龙凤胎,那得多扎眼,要想完成原主的心愿,她也得要有能力自保才行,李宣睿就成了关键,一定要巴结好这棵大树才好行事,不然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怎么立足,按照原先这个如意的思路和记忆,还有一样在这后宅生存中至关重要,那就是银子。

等到她有了孩子成了夫人,家里未必不会贴上来,可她爹一个从五品的礼部员外郎,没有什么家底又一惯清高,在加上嫡母对她的厌恶哪有什么银子给她?

如意正胡思乱想着,梧桐树下又有两个丫头经过,一色的穿着绿色的裙衫,低声说话:”这几天真是能吓死人,听说外院也遭了殃,收拾了不少人,连我们针线房都不放过。”

李宣睿接着这次的事情,拔掉了好几个外面进来的钉子,当然这些事情丫头们是不知道的。

“少说两句吧,最近千万别出岔子,小心被人逮住了错处整死了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雀儿姐姐说的我知道了,那我们下午还要不要出去买针线?采买上的说他们找不到我们要的丝线,这个时候还去吗?”

“当然要去,要是事情办不好,那才吓人。”

两个丫头渐渐走远,说着要去哪里买,买什么样的东西之类的话,如意已经听的不太清楚,她一低头瞧见地上掉着个牌子,仔细瞧好像是府里下人的身份凭证一样的牌子,出入大多要靠这个,如意略一犹豫就捡了上来。

只要可以出去,药材完全是可以贩卖出去的,这么好的药材,银子还不是大把大把的来,一旦有了这个念头就在也止不住,她回了院子进了空间挑拣了一些成熟的比较好的药材准备好,换了一身颜色素淡半旧不新的长袄和长裙,头发梳了个双丫髻,带了一朵旧旧的宫花,衣服虽然寻常,只是模样过于出众些,有些惹眼。

如意也没把这当成威胁,得意洋洋的笑了笑,瞧着日头正是吃饭的时候,后门的位置应该比较松懈。

自古宅子就当是坐北朝南,大门在北后门在南,如意一路往南面走,才看清楚这园子往后渐渐就成了下人聚居的地方,浣洗房,采买处,针线房,大厨房,出了内宅的侧门人口明显杂了起来,小厮们可以在这个靠近内宅的地方活动,帮着大丫头和主子们传话,年纪在小一些的也能进了内宅见主子,说起来主子没有几个下人们到是不少。

后门这会人也少,两个守门的下人正在打盹,如意轻手轻脚走过去,没想到还是惊动了这两个人,大家都是常来常往的,寻常见过的人都有些印象,方脸的那个皱眉瞧着如意:”你是哪个地方的,怎么寻常没见过你?”

如意忙堆了一脸的笑:”大哥,是这样的,我原本是前几个月新进门的侍妾身边的丫头,结果她刚进门就被冷落了,王妃做主把我放在了针线房,今天也是第一天出门办事,雀儿姐姐叫我出门去四合楼买丝线,大哥不认得我也是应该的。”

这话说的半真半假,所以很难识破,方脸的似乎也听说了这个事,并且也知道雀儿,再说如意手上还有牌子,也没拿什么东西,也错不到哪里去。

他就高冷的点了点头,示意如意出去。

如意千恩万谢出了门,过了转角长长的送了一口气,缓了缓才阔步走起来。

没想到出了这条巷子,入目就是繁华的街道,街上人来人往时分热闹,男子多穿圆领长袍腰间束着腰带,头发用各种材质的发冠挽起,家境好的就是玉冠,家境一般多是木质,女子多是交领的长裙外面罩着半臂,服饰鲜艳且民风较为开放,并没有刻意遮面,毕竟如意也没想到街上能看到这么多女子,那些条件好一些的就坐着肩舆出门,上面有个遮太阳的顶子,讲究一些的在四周垂下帷幔,但风一吹,里面的小姐也看的清清楚楚,所以如意猜测这帷幔的作用也不怎么是用来遮掩的,不是为了漂亮,就可能是在效仿。

如意突然觉得还是很喜欢这个不知名的朝代的,如此民风只能说明女子的地位还是说的过去的,并没有低到尘埃里。

这样就好,如意十分欢快的上了路,刚开始她还真怕自己装备不齐全被人当作精神病。

路上问路不少人,回答都是一致的:”最大的药铺自然是城西的药王庄。”

听这名字就很霸气,如意很顺利的找了过去,店小二招待的很热情:”请问姑娘要些什么?”

像她这样势单力薄的人想要做成生意,有时候就得表现得倨傲有底气一些,先发制人,如意学着李宣睿的样子淡淡的撇了一眼那小二:”把你们掌柜的叫过来,我有笔生意要谈。”

店小二多少有些犹豫,打量着如意,瞧着也不过十八九岁,白白净净漂漂亮亮的,一双眼睛格外好看,像个养尊处优的小姐,但衣裳又过于旧了些,这多少有些气势的眼神实在让人捉摸不透,小二只好试探着道:”不知道姑娘找我们家掌柜的有什么事?”

“你若能管事那就同我说,要是不能管事那就去叫掌柜的,到时候我若是和那同仁堂的老板谈妥了,同仁堂受了益,不知道你们掌柜的还要不要你?”

同仁堂和药王庄是几百年的死对头,人人皆知,掌柜的要是知道因为他而错失了踩上同仁堂一脚的机会,只怕他不但丢了事情做还要先脱一层皮,小二略一思量就决定去喊了掌柜出来,到时候就算这姑娘是没事找事,他大不了被训斥一顿,没有什么危险。

不知道小二是怎么说的,掌柜的到也来的快,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留着山羊须,看着很精神,也很和气:”在下就是药王庄的掌柜,听说姑娘找我,不知道有何要事?”

只要来了管事的,如意就丝毫不想拖延时间,要是回去的晚了还不知道会不会生什么变故,她砰的一声把用布包扎好的一捆药材仍在了桌子上:”掌柜看着给个价钱吧,东西是不是好货我比您更清楚,想来您一看也一定清楚,您要是诚心诚意给个合适的价钱这生意今天就成了,要是不诚,那我就去找别家,总有识货的人,毕竟酒香不怕巷子深嘛。”

掌柜的只瞧了一眼就在挪不开,瞧着不足百年的何首乌,天麻,茯苓,菟丝子,种种的好药材还占着新鲜的泥土,但根茎完整,品相极好,他做了几十年药材行道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好的东西。

他忍不住又打量了一眼眼前的这姑娘,白净的脸上有一双十分清澈漂亮的眼睛,却带着漫不经心和随意,总是瞧着外面的路,像是着急着要走一样,身上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让人心生好感的亲和力,和一种有别于他所知的所有人的气质,让她显得十分别致出众,不知道这姑娘事做什么的,哪里来的药材,但看着实在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掌柜的心里百转千回,面上却不显,照样笑着:”姑娘想要多少说个数吧?”

其实这个时候谁先开口却就被动了,尤其是如意根本不知道行情,心理又十分想要脱手这些东西。

她略一想,就冷着脸站了起来:”我看还是去别家算了了。”

掌柜的连忙拦住:”姑娘别急,一百两百两如何?”

如意还是要走,看起来相当不高兴:”掌柜别在说了。”

掌柜这才有些着急,看着如意好像很生气,不想在卖给他的样子,他连忙道:”五百两,五百两!”

如意这才停了下来看向掌柜,商人们自己说的都不会高,要不然生意就没法做了,她倨傲的抬起下巴:”八百两白银,这样的货色我还多的是,掌柜还是还想和我合作,就一分不能少。”

掌柜的一听还有,一咬牙答应下来:”成交!但姑娘以后有了这些东西,还要拿到我们这里来。”

如意这才眯眼笑起来,像个得了好东西的猫咪:”一切都好说。”

如意要了银票,又兑换了一些散银子,出了门看着时间还早,去了四合楼买了些丝线,又在路上买了几样点心,害怕药王庄的人跟踪她,就在街上溜达了一会。

延伸阅读

誉耐加盟  http://www.wildgingersushi.com/gd6s.shtml
暂无

迈凯润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wildgingersushi.com/6gl7.shtml
汽车美容用品,是有车一族非常关注的产品,可见,汽车美容用品市场销量是相当高的。迈凯润

红宝石KTV加盟  http://www.wildgingersushi.com/pcnu.shtml
红宝石KTV娱乐会所多年来一直保持着某种贵气的娱乐造诣,也许正是源于这一划分。总投资

曼古王加盟  http://www.wildgingersushi.com/b79f.shtml

希望英语加盟  http://www.wildgingersushi.com/siga.shtml
希望英语加盟_公司简介希望英语是北京中视希望国际文化交流有限公司用10年时间打造的中

艾施净水加盟  http://www.wildgingersushi.com/6kxa.shtml
Aqua-Sources集团公司以诚信、专业、创新、服务为中心思想,从1987年来致

青山湖加盟  http://www.wildgingersushi.com/s9xc.shtml
葆春蜜蜂场坐落在风景优美的宽甸,成立于2001年,是集养殖、生产、加工、销售于一体的

姿语化妆品加盟  http://www.wildgingersushi.com/bzsy.shtml
香港裕通行目前在国内500多个地区建立了销售网络,并同广大经销商建立起了互惠互利的合

雅家惠加盟  http://www.wildgingersushi.com/dhun.shtml
雅家惠床上用品项目介绍:雅家惠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从事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企

仁吉加盟  http://www.wildgingersushi.com/a5xi.shtml
仁吉阳春挂面从事小麦粉和挂面的生产和营销的企业集团,集团公司是中国面粉协会的常务理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伪少女异星求生记不知火

    很快,就源氏阴阳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的问题,雇佣到船上的几个阴阳师们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不必说,也是专程为了不知火的传说而来的吧。”眺望船下团簇的火焰,其中一位毫不掩饰骄傲与赞叹。“真是幸运…这可是一生也难得一见的传说之景啊……”“倒不见得,”那位回答了真夜问题的阴阳师分析道,“听说源氏近些年在京都、

  • 江州驿道之一剑斩巨猿(6)

    “啧啧。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张楚看着怀中艾斯德斯暗自惊叹道。这并不夸张,先前隔得太远,再加上大雪弥眼,看得并不清晰,现在近看之下,当真美若天仙。那宛若羊脂玉雕刻的容貌简直就是上神送给她的礼物。张楚缓缓放下仍处于木讷状态的艾斯德斯,淡淡说“我去去就回!”“你是?”艾斯德斯

  • 奥特曼:开局激活黑暗欧布在线阅读第1章

    有可能很多人有过这样一个梦...如果我能够重生...如果时光能倒流...如果我能将人生重新来一次该有多好,那样就能弥补过去的很多遗憾,亦或者能够在原本的基础上做的更好,迈的更远,哪怕只是重生在人生旅途的某一站...可惜,很多人的这个梦,都只是一个梦。如果始终是如果。但对于我来说,可能这个如果并不是一

  • 赛尔号之光之心在线阅读敢喊老婆么?【第三更!】

    “大家不用等了,这主播被我找人打的住院的。”“哈哈哈,报应啊,这小白脸终于被打了。”“笑死了,打的好,早看他那张脸不爽了。”“老哥,打的他破相没?”“当然破相了,打的他差点喊爸爸!”“哈哈哈,下次去带我一个!”“我也要,此生最恨小白脸了。”这就是张扬一打开直播间看到的聊天,不用说他都明白。这一百多人

  • 综漫之柳家有女第六章

    他轻轻的捏了捏鼻梁,有点不好意思。“这……难道不是只痛一次的吗?”姜筠听了他这话只想翻他白眼。她不想搭理他,借着他的力气,从地板上起来,重重地靠在了沙发上。她单手一直搓着小腹,最近气温高,她没一会,冰冰凉的肚子终于有了一点热意。姜筠才瞪他,气愤。“谁告诉你只会痛一次的!”蒋嘉童单手握拳,抵在鼻下,轻

  • 京都娇女之许愿珠

    晚上12点。林昆提着刚买的宵夜往家走。“恩,今晚是玩300逗逼还是看新番好呢?”林昆一边走喃喃自语,作为通宵党,苦恼着今晚的安排。“哎呀,谁?”林昆一声惨叫,用手扶头,四处张望胆敢砸自己的犯人。“恩?没人啊。”林昆到处看过去,小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奇怪,难道...是鬼?”林昆一个哆嗦,加快脚步往家里

  • 暴君他又馋上了师尊[重生]在线阅读第3章

    马车平稳地向皇宫驶去,慕容止自己的宅府在身后慢慢消失。自己以后应该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了吧。慕容止心中想着。这个地方有太多的回忆是她不愿意记起的,有太多的如果天天都要生活在充满那个人气息的宅府,还不如就此离去,顺了他的遗旨住在皇宫内。车内有一个奴婢为慕容止布置好矮桌放上点心和花茶,并在车内的小炉中生起金

  • 一路尘土飞扬第6章在线阅读

    第六章太残酷了丁浩长呼一口气,稳稳的踏在了第九十级台阶之上。十倍重力!此时,他的体内正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那一缕元气还在被压缩,原本已经是金光闪耀,此时,那一缕元气正在朝着某一个处在浓缩。元气本身是透明的,只有浓郁到一定程度才能显现出颜色来,当然浓郁到一定程度了,自然也就形成真元了。元气到真元的

  • 前朝独苗苗在线阅读第六节

    “伯父,有个问题我想问下,那个廖书成那么有钱,为什么他还要千方百计的想要得到你的店铺啊?”章一天问道。“那是因为他们廖氏集团准备在附近建一栋大厦,而他们又听信风水师鬼话说什么我们这里是凶宅,不拆了会挡了他们的财神位,所以他才要那么急着想收这里的店铺。”店老板解释道。“那你怎么不卖呢?那个廖书成长的贼

  • 盘秦 [参赛作品]温逐流也被阉了

    王灵娇自然不知道,她的离间计用的那叫一个成功,此刻一脸苦逼的给温晁洗脚呢!妈妈呀!快救救我,这酸爽的味道,老娘快被熏狗带了……艰难的洗了一次脚,王灵娇整个人都不好了,话说当个正派人物好难好惨啊,一点也没反派爽快,光洗一次破脚就让她接下来几天的饭都是臭脚丫子味,更别提还要不时的给温晁灌输温逐流极坏的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