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漫威:最强圣主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勤能逆天改命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天夜里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一直未停歇,顶峰摇摇欲坠的旧庙,有昏黄的火光,床上的人睡得安稳,耳边是散落的发丝。

道藏坐在床边,盯着原心的睡颜看得仔仔细细,生怕漏掉任何一处。过了很久很久,天差不多要亮了,他才轻叹一声,思绪万千,无奈万千。

第二天清晨,暴雨仍未停,反而越下越大,大有要把天下穿的节奏。原心披头散发的坐在门槛上,脱了鞋袜,把脚伸到屋外让雨淋着。

等道藏和尚把经念完,经过他身边时,眉头又皱起来了,“雨水凉,把腿收回来。”

原心往他身上甩了一把水,道:“别啰嗦,一边去。”

“晚上脚腕会疼。”道藏接着说。

“啰嗦死了。”

不知是烦了还是真被道藏和尚戳中了,原心不情愿的把腿收回来,颇有几分咬牙切齿,“我说你这和尚怎这么多事,老爱来管老子的事,洗个脚你也要管,那你倒是给我烧锅热水啊!”

他也只是习惯刺两句,谁知道藏和尚居然点头,“好。”

转身就去给大锅加水,往灶里添柴加火。原心眨眨眼,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等水烧好了,道藏和尚用一个大木盆端到他跟前并且给他准备好小板凳,熟练的挽起他的裤脚,用手拍拍那段细白的脚腕子:“坐好,把脚放到盆里。”

道藏本来打算循环渐进,慢慢的让原心重新接受自己,如今看来不必了,他也懒得装了。苦苦找寻三年,他只想快点带人回去,完成三年前未完成的仪式。

原心坐在小板凳上,瞅着道藏和尚给自己洗脚,骨节分明又修长的手轻轻滑过他的脚背,他觉着有些痒,还有点……怪异。

“我不洗了。”

一边说一边就要把脚收回来,一个秃驴蹲着给自己洗脚,怎么看怎么诡异。

道藏却握住他的双脚,低声说:“洗完吧。”

“不洗了,谁大清早的洗脚啊。”原心多少感觉有些不自在,道藏和尚给他的感觉太过奇怪,他不讨厌,甚至是觉得熟悉,好似这种事他们曾经做过千千万万遍,可是他们明明才认识没多久啊!而且他一直把道藏和尚归为宿敌。

原心说不洗了,还强行把脚缩回去,道藏低头,看着木盆里倒映出来的影子,原心脸上的别扭表情他看得真切。

他握了握拳,隐忍许久的情感冲破了心底的防线,他倏然抬头,视线紧紧锁住原心,眸子黑沉得可怕,与以往那种淡然透明,没有烟火,没有喜怒哀乐截然不同的眼神。

“原心。”

其实原心一直没有说过自己的全名,只道自己姓原,而道藏也一直是以原施主或者施主称呼他,从未叫过他的全名。

“你从何得知我的名字。”原心的语气陡然一冷,如果道藏和尚有什么不适举动,他手中的剑会以最快的速度刺入对方的心脏,直接要命。

可是道藏没有,他看着原心,不避不让,眼中饱含对这个人的所有思念,三年时光,说短不短,说漫长也不漫长。但他仿佛觉得自己过了千年一般,三年,三十又六个月,一千零九十五日。

“我怎会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姓原,单名一个心,乳名心儿,本是上阳郡西朗县蛇祖庄人士,你父亲叫原望,母亲叫清娘,你十岁手刃仇人,一把火烧尽让你憎恶的蛇祖庄。同年夏,你离开上阳郡,途中偶遇一西域道人教授你武艺,赐你青冥剑,我说的对吗?”

原心的内心已是掀起一片惊涛骇浪,他的身世,他的过往,这些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

“你是谁?!”

离开蛇祖庄后,他从没跟任何人提及过往,就算是他师傅也不晓得这些事,这个死秃驴是如何知晓?

还知晓的那么清楚!

原心手中的剑已经指着道藏的胸口,不久前这个位置也被刺过一剑,伤口或许还在,他不介意再刺一剑进去。

然而道藏却用手拨开指向自己的剑,神情悲伤道:“三年前你意外坠入深海,所有人都说你死了,可我却不信。我找了你三年,幸得上苍垂怜,让你我重新相聚。”

他伸出手想碰原心,却被躲开了。

原心后退一步,满脸防备,“不知道你个秃驴在胡说八道什么。”

大清早的犯病,鬼话连篇,他才不信。即使他有些记不起从前的事,也不会相信一个秃驴的片面之词。

早料到原心是这样的反应,也有了心理准备,但道藏还是十分受伤,他们曾经是那么亲密的两个人,而且……

“我知道你不信,以前的事你都不记得了,”道藏接着说。

不管如何,他今天都要把话说清楚,他怕拖得越久原心对他防备越多,说不定哪天趁他不注意就又不见了,那时他该上哪里去找人。他经不起再次失去原心,那种感觉不好受,说撕心裂肺也不为过。

“谁说我不记得。”原心兀自强撑,“你个不要脸的秃驴少在那套近乎,老子可不认识你。”

“是吗?”道藏笑了一下,“那你可曾记得潼钟青阁的老黄杏树?可曾记得孤生山的红莲?可曾记得桂月婆婆的梅花酥?”

原心抿嘴,道藏说的这些他当真一点印象都没有,料定是这秃驴为了骗他而胡诌出来的鬼话。

原心只要稍稍蹙一下眉头,道藏都能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对他的了解可谓透彻,便不给原心任何反驳的机会。

接着说:“你的腰上系着一条红绳腰链,两端和中间各缀着一枚金镶白玉,白玉的底端都串着一枚四方铜钱,没错吧。”

提到腰链时原心的脸色就是一变,道藏说的一点没错,他的腰上确确实实系着一条腰链,好几次他都想把那玩意解下来,可不管他怎么扯,那根红绳就是不断,又没有任何解扣,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什么人系上去的。

他还用青冥剑割过,那根红绳居然毫发无伤。起初他觉得戴着这条腰链十分别扭,后来见弄不下来,索性也不管了,反正衣服一穿也看不出来,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这本是原心最私密的事情,毕竟这个世上哪个男人会给自己戴腰链,听着就十分的羞耻,如今被道藏和尚说出来,原心的脸都在烧,拿剑的手都有些不稳了。

“你个无耻秃驴!”

然,道藏只是笑笑,眉眼颇有几分自得:“我怎么无耻。”

“就是无耻!”

“我为你戴上它时,你可是同意了的。”

“胡说你个……”原心倏的反应过来,指着道藏大骂,“你个无耻秃驴胡说什么!老子何时让你给老子戴过那个东西!”

“有,只是你不记得了,”道藏说,“在你十五岁生辰那一年,我亲自为你戴上的。”

其实戴的时候也是费了一番周折,那时原心也不肯戴,觉得女人才戴这种东西,后来是趁着他迷糊睡着之后才戴上去的。

红绳腰链是他们一族对挚爱之人的一种承诺和宣誓,系上之后就再也解不开,而腰链的来历也颇为神秘,任何兵器宝剑都无法将其斩断。故而,它也被称作结缘锁,结有缘之人,锁心中之爱。

道藏这一席话让原心心底无端发毛,如果道藏所言属实,他忘却的那段记忆里果真有这些的话,那他和道藏的关系到底得亲密到何种境地?

“不可能!你别胡说!别想骗我!”

“我没有理由骗你。”

原心吼一声:“那我也没有理由要相信你的屁话!”

道藏垂下眼帘,放在身侧的手隐隐发抖,他对原心说:“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三年前的七月初七,本该是我们大婚之日,可你却在大婚前一夜留书出走,等我找来,却被他人告知你已坠入崖下深海,不知所踪。”

他说这些的时候眼圈渐渐红了,声音哽咽,极力的在隐忍自己的悲伤。原心僵在原地,不知所措,他刚刚还在想,即使他先前与道藏和尚认识,关系也许会比普通人亲密一些,但无论如何也不会是妻子这种惊为天人的荒唐关系!

他们可都是男人!而且道藏还是个和尚!这种违背世俗常理的事情怎么可能!

原心越发觉得道藏和尚在胡说八道,可是……可是……他却能感受到道藏和尚的伤心与难过,真真切切的,一点都不虚假。

一种心有灵犀的奇妙之感,让原心着实慌张,他不知道除了愕然和发愣之外,此刻还能做什么,什么反应才是最合时宜的。他张张嘴,本能的想反驳,却在视线触及道藏红通的眼眸时卡住了。

“你……”

一滴清泪从道藏眼角滑落,他直直的盯着原心,“你若还是不信,便跟我回潼钟青阁,到那时即使我什么都不说,你也会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你失去的那段记忆里,全部是我。”

原心的呼吸变得急促,脑海里突然闪出好些陌生的画面,不知哪处的亭台楼阁,他站在门前,入眼的是铺满一地的杏黄落叶,那株几百年老的杏树下,有一人在烹煮一壶香茶,回眸见到他时,展颜一笑,与他说,

“醒来了。”

等他想记住那人容颜时,脑袋却猛地传来一阵抽痛,没来得及多想,眼前一片漆黑,原心便昏倒过去。

延伸阅读

大唐:长乐公主的咸鱼驸马在线阅读未曾离开  http://www.hengqinxigui.cn/x4v.shtml
连续两天躺在床上休养,只有我知道近一年内四次交通事故并不是无妄之灾,而是宿命和因果,

骑砍风云寿宴(1)  http://www.hengqinxigui.cn/p156.shtml
很快就到了皇上的寿宴了,各宫的娘娘都在准备着要给皇上的寿礼。。。。忙碌着就延禧宫。没

邢岫烟的红楼生活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hengqinxigui.cn/b6ol.shtml
以前对于汤屋来说,上课就代表着枯燥、无聊。但培优班不愧“培优”二字,授课教师都是一流

炮灰女配拿错剧本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hengqinxigui.cn/lcb.shtml
山坡上的二人可谓地势极好,居高临下,整个田野尽收眼底。二人并不打算,放沈逸二人安全进

万灵界碑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hengqinxigui.cn/dg98.shtml
此刻正在被大家讨论的对象——杰茜小可爱正蹲在奥斯本大厦的楼顶上瑟瑟发抖。是真的瑟瑟发

皇帝替我宫斗(穿书)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hengqinxigui.cn/yl68.shtml
看着满树的樱花,少女不知道叹息了多少回。初语啊初语,你真行,只是出去买个盒饭都可以穿

反派国师总撩朕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hengqinxigui.cn/uv0n.shtml
上学堂很有趣,虽然大部分听不太懂,但东方晨觉得很有趣。下课了有几个**学来叫她一起去

一击999级之迹部景吾游历  http://www.hengqinxigui.cn/ardk.shtml
李威离开宝芝林,离开广州城后就一路北上。不过他不是为了赶路,而是走走停停,他的主要目

我的房分你一半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hengqinxigui.cn/kuv.shtml
“还好,如今咱们华夏已经不再有乱世一说了。”博君放下漫画书,自豪道。“对呀,现在可是

千古奇英在线阅读走正门  http://www.hengqinxigui.cn/xa0t.shtml
峰顶,微风中,鬼辰一人独自伫立,今天的事对他来说有莫大的触动。看着山涧漂浮着的白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法篮球在线阅读第二十一章 小白

    熬了大半天,总算是熬到了晚上放学。结果韦秦正要去会会小舞MM,阿瓜却挂在韦秦身后不远处唠叨着:“老大,今天晚上去酒吧乐呵乐呵吧,我记得那还是你以前带我去过一次,但是最近你都不怎么带我出去玩了!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了,就算是被张景敏拒绝了也不至于改变本性吧,你忘了我们当初立下的誓言了么,我们要泡遍十六

  • 我在美食界下副本在线阅读第八节

    林新沿着河岸边向着河上游走去,现在的他开始渴望战斗,希望战斗能够磨练自己。走着走着林新突然发现前面有声响,看样子是有魔兽正在争斗。“有东西打起来了,得看看,说不定能捡漏。”林新悄悄的潜了过去,躲在大石头后面,观察着前面的情况,但是看到的东西似乎让他十分惊讶。因为在河边打起来的不是魔兽与魔兽,而是人与

  • 我在都市做任务第2章在线阅读

    天际泛白,在那东方之处,一抹朝阳红正如花朵般悄然绽放。简朴的房间,华子生盘膝坐在床上。他的身体表面泛着淡淡的白光,这是天地灵气凝聚的表现。华子生其实没有晚上修炼的习惯,但他却从昨晚白衣男子走后一直修炼到现在,可能是知晓有希望继续修炼,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哪怕这希望很渺小。昨夜白衣男子告诉华子生,他在苍

  • 老子是保安王小黑在线阅读第8章

    卫氏也没追着安锦语问下去,其实她心里面挺开心的。只是这十几年的故作坚强,使得她不再轻易流露内心的感情,即便是面对自己的女儿。安锦语故作镇定,她掀起马车窗帘的一角,装成看街上风景的样子。只是安锦语万万没想到,她不过是随意一看,竟被人“电”了一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本应该前往江南书院的萧迟彦。当安锦语的

  • 王朝再起:红颜乱世萧青

    第一章萧青“哎哎哎......别挤啊!”只见一男子挤在人群中间。那男子也是十分帅气,若是平时走在街上也是回头率十足,但现在就没人有空欣赏了。“滚开,不买就别挡道”忽然一浓眉大眼的彪形大汉把这位男子从人群中丢了出去。“真他娘的晦气”这位男子拍了拍衣服,低声叹了口气“我的新衣服啊!”“斩神**机今天只剩

  • 今天又在修罗场艰难求生校园十佳歌手大赛

    一首歌完毕,杨枫才回过神来,对着摄像头微笑道:“这首歌叫,演员!希望喜欢!”视频录制完毕,杨枫上传上去,网页上显示报名成功,等待审核消息!这件事也就暂时放着,距离开播还有一周,但今天是报名的最后一天,杨枫庆幸自己看到广告推广,不然就错过了。想起一天没看系统,杨枫打开系统虚拟界面,原本只有一千多的好感

  • 我来自洪荒第7章在线阅读

    抬头见齐堇仍如初见时一般惊艳,一点没有才去打扫过房间的样子。想着齐堇自以为隐藏得很好,却能一眼被人看出对各种事物的不熟悉,齐凤将自己身边的东西推开,走了出来。“走吧,我教你怎么用家里的设备。”跟在齐堇身后走进卧室,齐凤打开光脑将家里各项权限给齐堇打开,才教起使用方法来。“为了节约空间,家里的家具和电

  • 大唐:抗旨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八章教室里一阵惊呼,眼看着两人就要撞到一起,韩斐脸色瞬间惨白,他闭上眼睛,一手依旧紧紧抓着讲桌。他胆颤,却没有退让,连晃都没有晃一下。袁华呛呛停住,一脚踏在讲台上,探身停在韩斐眼前,他的鼻尖几乎碰到韩斐的额头。他高大魁梧,仗着身高的优势,居高临下的看着韩斐。他居然没有被吓散!幸好没有被撞飞!韩斐缓

  • 被联姻对象的哥哥看上了!在线阅读第八章

    宠八下。“我们家久久特别爱干净,平时她的房间都是她自己打扫,自理能力强,做得一手好菜,日常爱好就是跳舞,发不出什么大动静来……绝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周音喋喋不休的数着有关乔卿久的一切优点,活像卖瓜的王婆,自卖自夸。乔卿久听得头皮发麻,可她无法发声去打断母亲的话,手心里攥的纸巾褶痕深重。萧恕全程无话

  • 论柱斑生子的未来在线阅读十二尾流岚

    口诀念到最后,我有些力不从心,我眼神变得迷迷蒙蒙,神思也处在半睡半醒之间,我甚至不确定我是否还在掐着九字真言诀。“轰隆轰隆轰隆!”巨大的雷声在我耳边炸响开来,怎么会打雷?后来我听季云水说,我启动逆天法阵的时候,星辰异位,随后九天神雷噼里啪啦的劈在驱魔佛塔之上,若不是他闪得快,怕早就被神雷的余威给劈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