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想去海贼的我意外来了奥特曼在线阅读第二节

作者:从心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次意外扭伤,让秦相南非常苦恼,疼不说,还耽误她工作。

她一个人在医院排队挂号,又去骨科排队候诊,一个上午像只青蛙一样跳来跳去。

她还记得有次闺蜜李苏苏问过她:“秦相南,你一个人这么努力工作不累吗?你知道人在什么时候看起来最孤独吗?”

当时她呵呵一笑,这是什么无聊问题。摇了摇头,“不知道。”

“第一,经常一个人吃饭。第二,一个人逛街。第三,一个人去医院看病。第四……”

秦相南不以为然,这几点听起来跟她有关,又似乎没多大关系,因为她压根就没体会过啥叫孤独。

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中了李苏苏的话。极力辩解并不孤独的自己此刻正一个人在看病。一种孤独感油然而生。

孤独的秦相南等在诊室门口无所事事。张望着医院里来去匆匆的病人。

医院这种充满悲欢离合的地方,小时候的秦相南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也常常往这里跑,当时还是个单纯的小女孩,不谙世事,以为医院里都是白衣天使,就是个治病救人的地方。

而此刻她坐在医院的走廊上,闻着消毒水的奇怪味道,见到的都是神情紧绷,郁郁寡欢的人。哪还有小时候看到的那么美好啊。

去骨科的都是瘸腿断手的病人,秦相南还见着个包着血淋淋的手,抬得高高的,不知道怎么给伤成这般模样的大叔,要不是她见过不少血腥画面,有些见识,这种情况还是叫人不敢多看几眼的。

她看了眼诊室门口的叫号屏幕,还有两个就轮到她了。

无聊的时候往往会做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她此时会看看前面两个病友叫什么名,好不好听,或者看看医生叫什么名,男的女的,是不是个有经验的老医生。

这一研究起来就真让她发现了个了不得的事情。

她看到了屏幕上的一个名字。

这个诊室医生的名字。

这个快从秦相南记忆中消除,十年没有刻意记起过的讨厌的男人。

“徐畅”。

当然,十年前叫这个名字的还是个男孩,那个高傲冷漠,却永远闪闪发光的少年。

秦相南记得他确实上了医科大,但是应该去了B市的医科大。怎么会回到S市呢,这么多年都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也许只是个同名同姓的人罢了。

“徐畅”这两个字,让她脑海中浮现出一张模糊的脸,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再要细想更多,秦相南却已经记不清了。

当叫号屏幕上闪烁起她的名字时,才让她回过神来,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一个名字而已。她立马将脑海里这张模糊的脸捏得粉碎。她站起身,单脚跳进了诊室。

或许,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小。秦相南一进诊室就怔住了。

此时坐在那里的医生徐畅正盯着电脑屏幕,一脸认真。秦相南仔细端详起来,他依然看起来很年轻,浓密的眉毛下,是长而微卷的睫毛及一双深邃的眼睛,还有英挺的鼻梁。他穿了白大褂,每颗扣子都扣得异常整齐,显得整个人干净清爽。

刚刚在她脑海里破碎的模糊的记忆,又慢慢重新组合,与面前的人渐渐重合……

是他,没错!只是比记忆中的那个人更加成熟些,也更好看了些。

她有片刻感觉呼吸停滞,头脑发热,身体当机三秒……

就算不认识当初的徐畅,面对这样一个帅哥医生,任何一个女孩都会不自在吧。

她盯着他看了好久,久到这个医生徐畅转头看向了她。他的眸光微滞,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徐……徐医生……你好……”秦相南从这突然的对视中回神过来,单腿跳着进了诊室,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眼神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心里七上八下。

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自己居然这副样子出现在他面前。

这也太丢脸了吧。

不对啊,她反省起来,这样在乎自己在徐畅面前的形象做什么?徐畅和她什么关系?高中同学?死对头?

片刻后,她将自己和他的关系定义为“普通同学”,甚至是快遗忘了的同学。

因为这么多年,这个一向冷傲的徐畅,肯定是不记得自己了。

想到这里,秦相南似乎又松了口气。

“秦相南?”

她被这一声,本被她抚平的情绪又起了些波澜。

“啊?”她轻轻回了一句,难道,被认出了?

“是什么情况?脚怎么了?”医生徐畅低头看了眼她的脚,他说话的声音磁性、温柔、亲和。他的神情也极为认真,秦相南明白过来,不过就是一般医生对待病人的态度。

哦,还是自己想多了。

此时的秦相南不免有些失落,但她认为这样的失落不是因为徐畅不记得自己,而是这样的人从始至终都离她太遥远了。他就像一束光芒,无论他身在何处,让人第一眼就能抓住他,移不开眼。

她记得高中时的他就是这么个发光体。

“我……扭了脚……”秦相南感觉自己的舌头都要开始打架了。

“把脚抬起来。我看下。”徐医生边说边戴上手套。

她错愕。这是要怎么看?他要上手吗?

没有得到回应的徐医生也呆了片刻,刚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

“哦。”她率先打破了僵局,缓缓抬脚,指了指自己的脚腕。

“就这里,疼。”她这时也傻了,没想到现在自己的脚腕都快肿成了一个馒头。

徐医生毕竟是专业的,也见怪不怪了,神色平静。

而之后徐医生的动作,虽然她有所准备,但这种感觉还是令她始料不及的。

他握住了她的脚腕,轻轻捏了捏。虽然隔着医用手套,她都能感觉来自他手指的温热,一种酥麻感从疼痛处蔓延,秦相南居然全身起了鸡皮疙瘩,连哎哟都忘了叫唤。

其实她确实疼,但这种情况下,哎哟声显得多余。

看来,他当年选择当医生还是明智的,对于女病人来说,看他一眼,可能会失去理智,还能忘记疼痛。

“看起来只是扭到了,没有骨折。保险起见,去拍个片子吧。”

徐医生说完脱了手套,露出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随后电脑旁的打印机发出吱吱的声音,一张纸从打印机中吐了出来,他捏起单子递到秦相南面前。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而他的眼神始终没有落在秦相南脸上。

“付钱去拍片吧。”

她盯着这个单子,以及他捏着单子的白皙且骨节修长的手指。

她记得,当年高中时,他就是用这么好看的手指,在她的试卷上打叉叉。

“这题错了,这题也错了……”

……

徐医生感受到对方动作的迟疑,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不明意味。

“还有事吗?”他试探性的问道。

“没事!谢谢徐医生!”秦相南飞快抓起那张单子,跳起来转身就要往门口走去。

没想到这突然一转身,本就单脚跳的人一个重心不稳,整个身体失去了平衡,直往前冲,秦相南眼见自己的脸都快磕到门把手上了。

她一个机灵,立刻使出最大力气伸出双手撑住自己的身体。

“砰”一声,本来打开着的门被她重重合上。

还好,保住了美貌。却丢了面子。

她脸都快红到脖子根,一句话没敢说,迅速打开门,飞快地单脚跳出门,直到逃出那个诊室,她的心都快跳到了嗓子眼。

而坐着目睹一切的徐医生,此时正用拳头抵着上翘的嘴唇,强忍着不笑出声……

秦相南这回真是气炸了。她本就不期待与徐畅来次久别重逢,就算认出了也不过是出于礼貌的尬聊,自己也没什么旧要和他叙的。毕竟已经十年没有见过面了。

但今天她确实丢脸了!这让她心里感觉非常不舒服。

等秦相南拍完片子,已将近中午。

在等片子出来的间隙,她接到了弟弟打来的电话。

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秦向北”的名字,她才记起来这个弟弟也是在这家医院上班的。秦向北是这家医院的儿科医生。

“秦相南,我告诉你件事,你先找个位子坐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什么事啊?” 她问他。

秦向北还卖了个关子,呵呵一笑。说道:“你猜,谁回来了?”

“谁啊?”她一脸疑惑。

“就是,我哥,你高中同学,徐畅啊!”

“……”秦相南一时无语,这事她好像已经提前知道了。

“徐畅他从B市医院转到我们医院来了,就上个月的事,我前几天才知道。听说是在我们院骨科,我正准备见见他呢。好歹他是我哥啊,小时候他对我就很好。从他大学毕业以来,我们就没见过面。秦相南,你知道吗?徐畅一来,我们科的女医生女护士啊,一个个都疯了,先前还说我是医院最帅的医生,现在立马变第二名,没想到翻脸比翻书还快。”秦向北的话像机关枪一样,“不过这还真是事实,毕竟是徐畅啊。怎么样,这消息劲爆吧。”

“秦向北!”秦相南在电话里怒吼一声,震得秦向北差点手滑,手机都快掉了。

“立刻!马上!给我过来!”

五分钟后,秦向北迈着缓慢的步子“赶”了过来,秦相南见他嘴角慵懒地上扬,眉目含笑,白大褂随意搭在身上,衣襟敞开,双手插进白大褂的两侧口袋中,她从他身上看到了四个字:

吊儿郎当!

“秦相南,你怎么在这?我这消息刚说好,你就迫不及待来见他了?”秦向北一脸坏笑。

“滚,拿去!”说罢将一张X光片甩在了他胸前。

他一把抓过,一脸好奇:“什么玩意?”

“喏,把这给你哥看看,我还有事,先走了。回头记得告诉我结果。”等秦向北反应回来被扔了什么东西时,他一抬头,就瞧见秦相南单脚跳着离开的滑稽背影。

“哎,你腿怎么了?”

“哎,你见过我哥了?”

”秦相南,你跑什么……”

她头也没回,不耐烦地抬起右手挥了挥……

“你们两好好叙旧,我有事,先走了。别忘给他看一下啊。”

延伸阅读

迩银时代加盟  http://www.ristorantebelsoggiorno.com/xlhn.shtml
迩银时代银饰位于中国海丰梅陇,是国内饰生产的工厂。梅陇迩银时代饰厂是一家项链、耳环、

巴马纯净水加盟  http://www.ristorantebelsoggiorno.com/yvg8.shtml
巴马纯净水成立于2010年11月,注册资金3000万元,生产基地坐落于国内外长寿之乡

森朗蒂门窗加盟  http://www.ristorantebelsoggiorno.com/tq4.shtml
森朗蒂门窗打造的中国建筑门窗幕墙领域高端品牌,以“改善人类居住环境,畅享绿色健康生活

奇居良品加盟  http://www.ristorantebelsoggiorno.com/6ukq.shtml
奇居良品一直以质量为生存发展之本,无论从产品设计、模具设计与制造、注塑到组装、检测的

凯文加盟  http://www.ristorantebelsoggiorno.com/nnb7.shtml
凯文电器总部是文件夹、pp材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台

LINCS加盟  http://www.ristorantebelsoggiorno.com/68uw.shtml
LINCS是在美国市场上的一个高端男装设计师品牌,其品牌设计师DAVIDCHU先生在

益节/eje加盟  http://www.ristorantebelsoggiorno.com/sr58.shtml
苏州益节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吸尘器研发,生产,推广。立足于高端的智能吸尘器,产品线

福泰加盟  http://www.ristorantebelsoggiorno.com/d2n5.shtml
1、投资资金少,适合中小投资者创业。2、福泰风险低,在经营中,当天营业当天即有回报。

万利鸟加盟  http://www.ristorantebelsoggiorno.com/dzgq.shtml
万利鸟手机壳总部是手机皮套、皮质皮套、手机贴皮、电脑包、平板贴皮、创意手机TPU、全

方之祖加盟  http://www.ristorantebelsoggiorno.com/g0ph.shtml
仲景药浴养生馆吸纳我国东汉年代医圣张仲景养生精髓,传承张仲景熏、蒸、洗、浴、泡之药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生死恋之为你落尽之奇怪梦境(10)

    (小心超人那边)开心超人花心超人粗心超人三人匆忙赶去宝石山。“希望小心超人不会出什么意外…”,开心超人在心中祈祷。远远地望过去,一颗大树下躺着一个穿黑衣服的人。“好像是小心超人!”花心超人说。开心超人几乎没认出小心超人,眼前的小心超人伤痕累累。“该死!”开心超人自责。“先把小心超人送到医院吧!”粗心

  • 王者荣耀之大内九千岁之技能领悟

    放下了手中的剑我坐在了地上拿出背包当中的馒头开始卖力的啃了起来。帝王这个**是有着饱食度这一说的。一旦饱食度降下来气血的回复也会降低,并且自身的属性也会根据饱食度百分比的大小进行下降。在**当中吃东西会有味道的产生,并且也会缓解饥饿的感觉,给人一种我吃饱的感觉。但是给的也只是一种感觉而已。如果在现实

  • 从遇见你的那一刻之第七章(7)

    一个优秀的执事会熟知每一个家庭成员的喜好和禁忌,将晚餐安排的妥当又丰盛,按照精心安排的上菜顺序,搭配合宜的酒水,让每个人都能就餐愉快。在这一方面,如月一直都做的非常完美。此外,在森鸥外用餐之后如月会根据他的爱好,将书放在他惯用的位置,并贴心按上一次书签的位置翻开用可爱的镇纸(镇纸是如月特意按照爱丽丝

  • 云述在线阅读第九章

    沈轻浓也闻到了,他反射性地捂住后颈。陈宴抬头看了看顾微和蒋磊,好在他俩离得远,闻不到。这时顾微朝他们喊:“我们先回去了——”“好——”沈轻浓回喊。顾微和蒋磊哼哧哼哧划走了。陈宴抬手捏住沈轻浓的脖颈,轻柔却有压迫性:“我给你一个临时标记。”沈轻浓点头,乖乖地把头底下,雪白的脖颈暴露在陈宴面前,在月色下

  • 好O爱吃回头A在线阅读第一章

    新的一天,往往伴随着人们的是满满的日程安排,然而在现在,人们从繁复的生产工作中解脱出来,人们开始迷茫,开始了寻找新的生活的意义。在清晨的第一缕光照射在大地的面颊上时,唤醒了万物,也让一些夜间生物休息去了。王丰,一个普普通通的名字。它代表的是在芸芸众生中的一个个体。此时也开始他的新生活。铃……,伴随着

  • 大清之我在线阅读通灵兽

    凡平睡的正迷迷糊糊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脸上爬。用手一抓没抓住继续睡,一会感觉又爬到脸上去了凡平翻身想继续睡,可是凡平一下猛然一起。凡平心想刚刚从大猫那头出来我就晕倒了,怎么就睡着了真是该死,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啊。凡平刚起身坐起只听一个娃娃声道;‘哎呦摔死我了’。凡平一看是五灵鼠从地上,凡平明白了刚才为什

  • 影帝顶流互宠日常之内有乾坤(2)

    这大蛇从舒适的洞穴游出,躺在灌木丛中,望向空中,目之所及,花木扶疏,树林阴翳,光线寥寥无几,它不免回想起了旧事几何。几旬之前,大蛇还是人,或者说里子是人。才按揭了一套80平方的公寓的佘箫钟准备去跳蚤市场淘点旧货,装点一下新房子,因他从小就对古代的书呀,还有古代的各种物什感兴趣,有一间像古代一样的厢房

  • 久爱成疾之想变的优秀

    稳定情绪后,冲个热水澡,在室友面前还是装做没事的样子,嘻嘻哈哈,跟着室友玩**。只是突然来了一个电话,黎汐这时的嘴角扬了起来。“小不点,想姐姐没”对方的声音温柔但又带着些霸道。“想你干嘛,哼”黎汐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心里暖暖的,只是嘴上还是喜欢跟她对着。“没良心的家伙,我下个月九号回来,记得接驾!”“

  • 心里都是你第九章

    第一次真正见周书棋,是我大四的时候。我23,他30,7岁的差距。记得那天阳光很好,微风习习,吹的人心痒痒的。我就是在这样一个晴朗的天,和周书棋遇见的。那时我还不知道,我和周书棋会变成现在的关系。或许两个人的缘分真的是上辈子就注定好了的,这辈子初次相见或许就是上辈子的久别重逢。有一种倾心叫一见钟情,有

  • 师父,求别作(系统)在线阅读第十章

    “上清!他这样下去不行,力量一旦冲破了元婴这层壳子,他会死的!”云念反应过来,他倒是没有见过元婴爆发的场面,但是也在妖神所存着的古书上看到过关于这一方面的故事,元婴本来就是本体分出来的一部分意识,独自成形已经很不容易了,骆安楠这个状态,明显就是离开本体太久,无法控制住元婴的力量,再这样下去,等待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