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从急诊科医生开始!在线阅读黑布红刀

作者:天榜栗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对于他来说,

天下任何一处地方都可能是他的落脚之地,孤独和内心的寂寞则是时常相伴。

对于他来说,

生命中的每一天都可能是他的最后一天,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突然死去。

对于他来说,

世上能够让他留恋牵挂的东西已经很少,唯有那柄黑布红刀,可以证明他还活着,血还没有凉。

对于他来说,

他自己都不知道生命的意义是什么,更不知道人为什么而活着,也许也正是因为这样,他还没死,他还活着,他的血还没有凉。

春风一笑送百里。

情断头断皆一刀?

江湖中有许多姿色各异,风情万千而妖娆的女人,但能够算得上百里笑女人的女人却就只有那么几个,春来楼老板娘雨香飘,香飘老板算是其中一个,“十里飘香,迷倒一片”的香飘老板。

有这样一个香飘老板,春来楼想要不火,不景气都不行,凌晨两三点关门打烊是常事,一夜通宵红火更是常有。

二月正是春来的时节,凌晨两三点也正是春来楼最热闹的时候,但不知怎么,今夜,春来楼的老板娘就早早的在大红门楼上挂起了打烊的招牌。

在春来楼里面,香飘老板刚关上房门,转身就被一黑影拉倒。

雨香飘正欲惊呼,却被两根白皙而修长的手指挡住,便是再也惊呼不出。

因为惊吓而僵硬的身子也瞬间变得柔弱无骨,上了年月却依旧白皙紧凑光滑的脸蛋泛起阵阵红晕,仿佛见了初恋情人一般,眼神也变得温柔迷离却又带着说不出的嗔怒。

双臂一楼反而将黑影紧紧搂在了怀中,声音柔软却又幽怨道:“死里笑,这久又跑到哪个臭女人的怀里去了,算算你上次离开的时间,已经有半个月了。”

黑影也搂了搂怀中女人,笑道:“不是跟你说了,去办正事吗,再说了,就那么想我吗?怎么上次来,还没喂饱?”

怀中女人动了动,声音依然幽怨:“去办正事,定又办到女人床上去了。当然没有喂饱,你不听说,三十女人如狼似虎吗?”

黑影低了低头,似疑非疑的道:“我可记得你今夜子时一过,可又过了一岁了,这不我才紧赶慢赶过来祝你生快嘛,还有你的记性有些不好了,我离开差不多有一个月了。”

怀中女人听了,愣了下,而后有些别扭的笑了笑,声音却变得更加柔软,似乎对黑影能够记得她的生辰甚是满意,嘴上却又叹了口气:“是吗?也许等我老了,你就再也不会来找我了,我也不想再见到你。”

这话既是叹息感慨岁月匆匆不饶人,又算是对黑影回答的答复。

就在女人想着得不到黑影回答的时候,黑影突然动了动嘴,“你老了,我也老了,那些漂亮年轻的女孩,也不会看上一个糟老头了。”

听到这里,女人咯咯笑了,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女人笑得幸福和满足,之后,突然站起,将黑影反拉入自己怀中,黑影轻嗯了一声,但女人却是没有听到:“有你这句话,我雨香飘就算死也知足了,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做你真正的女人,也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女人,不管了,今夜我要如狼似虎。”

“怕我吃不消。”百里笑莫名的笑了笑。

正准备将黑影抱起的雨香飘,停住了动作,“你,怎么不动?你受伤了!”

对于雨香飘的后知后觉,黑影只是笑了笑,难道?女人?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永远都是愚笨和迟钝,黑影往女人怀中蹭了蹭,声音已经变了味道:“没事,还行,死不了,要死,也只会死在你手里。”

女人的身体明显的僵硬了起来,睁大眼睛看着黑影,道:“你怎么会死在我手里呢,我怎么会舍得杀你!”

黑影还是躺在女人怀里,没有丝毫要动的意思:“以前兴许不会,但,今晚,有月了。”

女人摸向腰带的手和身体一样僵硬,声音却已不再那么平静,又感到莫名其妙:“什么今晚有月了?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百里笑漆黑的眼看上女人的眼,之后又是咧嘴一笑,注视着雨香飘,一字一顿道:“我是说,今晚有月了,所以我可以看到你脸上很多的皱纹,但我知道的雨香飘脸上却是没有皱纹的。”

雨香飘的身体明显的僵硬:“人总会变老,变丑,就会有了皱纹,奇怪吗?”

百里笑抬头看看雨香飘,笑道:“漂亮的女人总是不喜欢变老,总是会想办法保持年轻,雨香飘显然就是那样的人。”

百里笑注视着雨香飘,只不过后者的眼神已经有了惊讶变化:“你对雨香飘还真了解。”

百里笑却是突然叹了口气,道:“算不上了解,也算不上不了解,女人总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琢磨的动物。”

“你说的很对,不愧是春风一笑送百里,不仅笑得能够迷死人,更是个内心采花高手,连我都要不知不觉喜欢上你了。”雨香飘也叹了口气,“只是我还是不相信你能够识破我的易容”

“雨香飘她喜欢我,所以会更加关心注意我的举动,我身上有伤,她不可能在我轻哼出声时还不知道,”百里笑仍然躺在雨香飘怀里,“并且,雨香飘的胸没有你的大,你的易容术的确已到化境,但世界上任何完美的事情,只要你用心,便会找出瑕疵。”

“呵呵,”雨香飘冷笑几声,“你为什么翩翩有这样的嗜好,这个嗜好很不好,因为它可能会要了你的命。”

百里笑依旧笑得如沐春风:“你说的也很对,这个嗜好是不好,但我却偏偏染上,我自然也知道这个嗜好可能会让我死得快,但偏偏这个嗜好又救了我好多次。”

雨香飘盯着百里笑,似要将这个人看穿:“你身上已经有伤,我想知道,今晚,你那个会要命的嗜好,能不能救你的命呢?你既然敢来,看来你还是太过相信你自己了。”

百里笑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女人怀里,声音带着莫名的笑意:“我这人也喜欢*博的,特别是对不确定的事情,怎么样?想来一局吗?”

雨香飘脸上出现一丝兴奋,顿了一下:“可以啊,*什么?”

百里笑仰了仰脖子,更靠近了雨香飘一些,可以感觉到雨香飘身体再次僵硬,充满了戒备:“如果今晚我没有死,侥幸你也没有死的话,我就确定一件事情?”

雨香飘疑惑:“什么事?”

百里笑道:“我想确定下,你到底是不是女人?”

雨香飘全身抖了起来,却努力镇定的呵呵笑了笑:“但今晚却必须有一个要死!”

刚一说完,雨香飘就一掌击向百里笑胸,而后鬼魅般的往后闪了开去,一道亮光飞向百里笑,同时一股迷人的香味直冲百里笑鼻子。

可是百里笑似乎早已有了准备,手掌成刀,不仅不慢的切了上去,刚好在雨香飘手掌到得胸口拦住了她,一个鬼影闪移,就避开了飞来的亮光,身后传来一声叮的铁器入木的声音。

避开飞来的亮光后,借着外面透进来的一丝月色,百里笑脚下精准诡异的踏出六步,之后小移半步,落地时已经贴上了雨香飘,一只手迅速点在了雨香飘左边腹部,之后一把捏住了雨香飘的另一只手腕,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是突然成爪,捏在了雨香飘喉咙位置。

雨香飘还没移出多远,就被百里笑贴上,左边腹部一痛一痒,半边身子就已经不能动,而后又被突然的擒住,耳朵边传来百里笑淡淡的声音:“现在知道了,你真不是女人,雨香飘去哪了,快点把解药拿出来,还有你输了!”

“呵呵,”雨香飘的声音突然变得阴阳和异常,“百里笑,要想救你的雨香飘,就快点放了我,还有你已经中了我的“夺命七步散了,”并且刚才你已经走了七步,毒性很快就要发作了,你就好好等死吧。这夺命七步散阴柔得就像美丽少女抚摸你的手,你去阴曹地府也值了。”

“呵呵,”百里笑也笑了笑,丝毫没有害怕恐惧的迹象,手上用劲,“你不说是吧!”

咳咳!由于百里笑手中用劲,雨香飘直感到要窒息,连咳几声,“百里笑,你不要乱动,乱动的话,只会加速毒素扩散,你再也找不到雨香飘,只能死得不能再死。”

百里笑冷笑几声:“是吗?”问出这两个字,百里笑右膝抬起,猛然顶在了雨香飘的胯下,果然,那里空空如也。

受到如此侮辱,以及下身传来阵阵疼痛,雨香飘被识别出身份,怒得阴阳怪叫:“百里笑,你他妈不是人,竟然顶我跨下,你等着吧,待会,你,你死的不能再死。”

对于雨香飘的愤怒阴阳尖叫,百里笑丝毫不以为意,冷笑道:“阴阳,实话告诉你,我虽然中了毒,但没有走出七步,如果就这样站着,收拾收拾你,一天的时间已经足够你比我先死了。”

听了百里笑的话,阉人的身子一抖,随后呵呵笑道:“你,你骗谁啊!我刚才明明看到你走出七步了,我不会看错的,不要乱编瞎话骗我。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你刚才为什么不出刀。”

百里笑脸色一冷,手中用劲,阉人立刻感到了呼吸困难,急咳几声,见状百里笑冷冷的道:“对付你这种阉人,还不配我出刀?你不信是吧,待会,你不要求饶!”

不等阉人说话,百里笑捏着阉人手腕的手突然用劲,顿时听到格格骨碎的声音。

被人生生捏碎骨头,这样的疼痛,又有几人能够忍受,阉人的身子抖动更加厉害,脸色已苍白如纸,嘴中大喘着气,可是还没等阉人喘口气说话,百里笑已经彻底捏碎了其喉咙,阉人睁着不敢相信的眼睛,身子软软的倒下。

百里笑从阉人身上搜出了夺命七步散的解药,吞服下去之后,已经有些麻木的双脚,便是恢复如初。

夺命七步散只要没有正常的走出七步,只能算是麻药,但要是走出七步

的话,便会迅速扩散,变成毒药,一分钟之内没有解毒,便会抽搐鼻孔流血死亡。

百里笑慢慢的蹲下身子,一只手嗤的扯开了阉人的衣服,就看到在其脖子位置上,印着水火交叉缠绕的标志,百里笑定定的凝视着那个标记,脸上现出凝重和疑惑。

阉人脖子上的标记显然是江湖上出现不久的以怪异诡异狠辣闻名的三宗之一,阴阳不分。

就在百里笑皱眉之时,身后传来了密集的铁器呼啸的声音,百里笑迅速侧移闪避,但可能之前就有了伤,尽管避开了大量的铁器,自己肩胛骨位置还是挨了一刀。

百里笑再次皱眉,不顾身上的刀,反手就是向后甩去。

噗!噗!窗户纸被洞穿的声音接连响起,之后是惨呼,但也有几道身影迅速飞跃而去。

百里笑一个点地,身体便来到了外面,借着月光,至少有七八个身穿黑衣,脸蒙黑纱的大汉翻滚哀呼着,地上到处都是血点,甚至有耳朵。

百里笑一把抓起身边的一个人,厉声问:“说,谁派你们来的。”

那大汉被提至半空,惊恐的挣大了双眼,嘴巴蠕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百里笑皱眉,一把捏开大汉的嘴,里面空空如也。

总共八个大汉,都被割掉了舌头,百里笑直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寒意,心里更是对雨香飘充满了焦急和担心。

反手拔了插在肩胛骨里的刀,刀身还是银色,表明上面没有毒,但拔出刀,百里笑直感觉身体中的力量被抽去了三分之一,只是他不能够休息,他要弄清楚,雨香飘到底怎么样了?现在在哪里?

逼问大汉无果,到拔出刀,仅仅只用了一分钟不到,随便撕块衣服缠在伤口上,百里笑来不及多想,手臂攀住屋橼,翻上瓦顶,向着已经逃走的几个人追去。

只见他轻功了得,身影只是一闪就已在几丈开外,简直比鬼魅还鬼魅。

以这样的速度追了差不多五六分钟,百里笑便是远远看到几个起伏跳跃的黑点,又是几个鬼魅闪移,将距离拉近到十几米。

随后,手一翻,几道破空的声音怵怵而去,几声惨呼响起,跳跃的黑点径直坠了下去,而后听到落地的声响。

最前面的两个,明显的停了停,发现百里笑竟然追了上来,顾不上同伴死活,拼了命跳跃逃窜。

“怎么没了?真是关键时刻掉链子。”反手摸了摸,百里笑一阵苦笑皱眉,铁珠子就十几颗,现在已经没了。

在这苦笑时间,最前面的两个人,又消失在了百里笑的视线之中。

逃,追,三道身影在月光下,奔跑跳跃着,很快就离开了城镇,来到了野地郊区。

百里笑肩胛骨的伤又裂开,渗透出来,染红了肩膀衣衫。

在一个破败的石庙前面,百里笑终于追上了两人。

看着拦在前面的百里笑,可以看出两人的震惊,但只是一下,两个人就一起朝百里笑扑了上来,手中多了两把明晃的长刀。

其中一个黑衣人长得比较瘦小,手持柳刀,使用的正是以细密凶狠著称的杨柳刀法,另一个黑衣人身材高大,手中一柄精钢打铸的弯刀,在其手里大开大合,刀声呼啸,却也弥补上了细密凶狠所没有的狂暴猛烈。

一时间,百里笑被两者围攻,竟是闪躲已经吃力。

两个黑衣人配合默契,又各互补,对方的空门缺漏,几乎已经找不到。

只是两个黑衣人再怎么努力,却碰不到百里笑一丝一毫,到现在,百里笑也只是在不停的躲避,也没有拔刀,只是时不时突然出拳或出掌,袭向两人。

两个黑衣人的刀,总是差了那么几公分,碰不到百里笑的身体。

很快,两个黑衣人都沉不住气了,开始不顾对方的配合,而也就在这时,百里笑避开了瘦小的黑衣人的柳刀,突然出手成拳,打向其胸口。

同时,抬脚巧妙的踢在了高大黑衣人的手腕之上。

瘦小的黑衣人眼中出现了一丝慌乱,竟是弃刀,准备飞退开去。

可是百里笑速度太快了,柳刀还未落地,拳头就砰的轰上了瘦小黑衣人的胸口。

“啊!卑鄙可恶!”柳刀落地,黑衣人快速倒退开去,一只手护住胸口,另一只手则是捂住了嘴,可以看到其眼睛中能够杀人的目光。

看到瘦小的黑衣人受伤欺负,高大黑衣人大困一声,手中弯刀在被百里笑踢到手腕前,突然脱手而出,同时也是飞起一脚,和百里笑飞来的一脚相碰,两人迅速倒退两丈开去。

“我要杀了你!”高大黑衣人眼中尽是愤怒,朝百里笑扑过来,拳声呼呼。

击中瘦小黑衣人胸口的瞬间,百里笑就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揉揉和丰满,竟然是女人!

刚愣了一下,后面的高大黑衣人就怒嚎着冲了上来,拳声呼呼中,后背上已经挨了一拳,一个踉跄,冲向前方瘦小黑衣人面前。

见百里笑再次朝自己冲来,瘦小黑衣人眼中现出一抹报仇的狠色,双手齐出,拍还在百里笑的胸口之上,百里笑闷哼一声,完全没有抵挡。

后面的高大黑衣人咧嘴再次冲了上来,百里笑眼睛猛的睁开,后面的高大黑衣人表情瞬间僵硬,眼睛瞪得大大的,根本不敢相信的样子。

只见在他胸口位置,一柄刀直没进去,黑布包裹的刀柄,穿透而出的刀尖,则是和其身体完全融合在一起。

高大的黑衣人喉咙滚动,想要说出什么,但最终却什么也说不出,身体软软的倒下。

黑色的布,红色的刀,就那么插在高大黑衣人的身体中,在黑夜中显得那么耀眼。

“你,你,黑布红刀!”瘦小的黑衣女人,嘴巴抖动,浑身发冷,颤抖着看着百里笑,又看看地上的同伴,连逃生的想法都没有。

“快走吧,不要等我改变主意!”百里笑眼神冰冷,声音更是说不出的冰冷彻骨。

黑衣女人这才惊醒过来,连句最基本的为什么放我都想不到问,就迅速逃了开去。

延伸阅读

海象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w3k.shtml
湖南省昇泽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经过多年发展,积累了丰富的营销推广资源,组建了一支富有实

传奇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x7nd.shtml
效果化妆包总部经销批发的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

搏阳筛网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ykms.shtml
搏阳筛网-位于珠江三角洲(佛山南海)生产销售:不锈钢丝网、铁丝网、护栏网、围栏网、勾

隆昌照明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e7v.shtml
隆昌照明专业生产户外照明用的各种锥形灯杆,变径灯杆,电力输变电用锥形钢杆,电气化铁路

久久艺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prmc.shtml
久久艺墙砖一直致力于重量级家装背景墙、浮雕艺术背景砖、艺术马赛克立体拼图、浮雕壁画、

曾阿驴奶茶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ust3.shtml
曾阿驴奶茶是厦门城市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其拥有一个与别的奶茶店都不一样的店面形象,

科飞亚家具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giqm.shtml
科飞亚办公家具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科研、设计、制造、销售、安装、售后服务于一体的钢制办公

柚子新车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gqfa.shtml
柚子新车是上海畅点信息科技有限公式独立研发的集汽车订购、软件管理为一体以整合汽车资源

YUNSHUN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x9rm.shtml
暂无

梓思晨加盟  http://www.liandieer.com/xnvk.shtml
梓思晨女装总部是女装、毛衣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我们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乘风歌在线阅读第四节

    咔嚓——房门被拧开,开门声打断了戴筱茜的凝思。她错愕的回眸,盈盈美目正好对上进门的温明生。照片上被腐蚀的容颜,此刻就清晰的展现在戴筱茜的眼前。6年,他的容颜更为俊朗,眉宇间的年少轻狂之色褪去,化为沉稳老练。戴筱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男人和照片上的男孩子是一个人。温明生的手上端着托

  • 在劫难逃在线阅读第二章

    “嘿,你们知道顾学长是学什么的吗?”“金融呗,那还能是什么?”夏雪一脸懵的看着她们,“你们怎么知道?”林潇摇了摇头,揽过她的肩膀,“小雪啊,以你的智商到底是怎么进T大的?我表示深深的怀疑啊。”“我们也是!”夏雪羞红了小脸,“考,考进来的啊……”三人翻了翻白眼。“顾城家里是搞房地产的,做生意的,当然学

  • 我在异能世界当奶爸第9章在线阅读

    《山海经·大荒东经》记载:夔牛是古时代神话奇兽,古时生于东海流波山,“其状如牛,苍色无角,一足能走,出入水即风雨,目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名曰夔。黄帝杀之,取皮以冒鼓,声闻五百里。”也有《神魔志异·灵兽篇》记载曰:夔牛:上古奇兽,状如青牛,三足无角,吼声如雷。久居深海,三千年乃一出世,出世则风雨起,雷

  • 圣道永恒无名之尸

    一、常无梦出了洛阳县衙,直奔洛阳县城西的乱葬岗,凡是无名无籍,无儿无女,无田无地的无主之人,死后为免暴尸荒野,滋生蚊虫,大多都有官府出面登记亡者身形样貌,然后安排府衙里的不良人埋尸于此。申初,城西乱葬岗。新的封土,旁边有一三尺来高的青石,青石旁有一丈许高的松树,便是这里了,常无梦站定,脱下外衣挂在松

  • 回顾花丛得见君猎物

    李雁带着沈展宏和吴梦洁退入了森林中,李雁说到:“当初参战的只有三位三阶妖王,我们可以去那些没有参战的妖兽领土躲躲,西边有一只三阶巅峰的冰灵,冰灵感应能力不是特别强,躲开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我带你们过去。”三人小心翼翼的避开妖兽,慢慢靠近了冰灵的领地,冰灵生活在一个山洞的深处,平时也不出去活动,如果

  • 毕业快乐 后会无期在线阅读第3章

    两人就那样对视着,闻蕴脑子里闪过千百种解释,最后决定破罐子破摔。如果监控器真的把一切都拍了下来,她再怎么狡辩也没有用。幸好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大不了到时候解释一下,说不定还能刷一波人设值。打定了主意,闻蕴屏气凝神,把心一横,张口准备率先解释。“我已经派人赶她们走了。”“???”“在凌家的宴会上让你

  • 乱世天骄第五章在线阅读

    要是温乔见到这番场景,一定会感叹齐琅这金屋藏娇的本事还真是有一套,不过现在的温乔正忙于玩乐。拿着玉佩,领着之若,两人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出了王府。王府大门的守卫们见着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想拦时在看到温乔手上的玉佩时又收住了,他们实在是搞不懂王爷在想什么。这真是胡闹。等到两人走远,一人才开口:“你说王爷这是

  • (卫非)成灰在线阅读第六节

    一天过去,林凡拖着疲惫的身体回道房间之中。下午的时候,莫青虹教了他一些功法。虽然平时经常看他演练,自己也偷偷学了不少,但是等到实战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错了。莫青虹舞起那道功法,简直是天衣无缝,根本看不出什么破绽,攻防来去自如,一招一式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林凡在一旁简直都要看呆了,最后竟然连

  • 被一只狐狸看上了怎么破在线阅读第五章

    正午时分,阳光灿烂,万里无云,山间的空气分外清新,真是最适合爬山,与诈尸。意识渐渐清醒,穆宸并没有急着睁开眼睛,而是先做了个深呼吸,感受着魔力缓缓流过全身,又把感知向外扩展了下,探查着周边的环境,大概把整座山扫得差不多了,他又顺手确认了下亮晶晶的火元素们都亲亲热热地围在他的身边,没有反水或是消失的可

  • 三国:我就是NPC灾难

    异形龟注视着二人,朱天豪发现后,手里开始聚集火焰。虽然知道不会有任何作用,不过不能随便死了对吧。然而,异形龟看见火焰后,竟伸头到了地上,朱天豪十分茫然的看着这个庞然大物,然而异形龟就这样一直低着头,朱天豪壮着胆上前摸了一下,异形龟纹丝未动,朱天豪似乎明白了什么,背上青鱼坐在了异形龟的头上,果然,异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