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我的黑色青春不能没有光第七章

作者:晨葬 来源:纵横中文网

六姨太死了。

尸体四分五裂分散在园子各处,一众人东拼西凑也没凑齐个全尸,看那一地的血肉模糊,顾玄武捏着鼻子叫下人赶快抬走,心想可怜他给张显宗娶的这个大美人了,这不争气的也没来得及给睡一下。

而这个“不争气的”此刻正拖着病体晕乎乎地站在顾玄武身边,到底是他家里死了人,顾玄武叫他回房歇着他也不回,在一旁询问下人:“这怎么回事,看见什么可疑的人了吗?”

下人喏喏答没有,并说可能是邪祟作怪,张显宗瞄了眼顾玄武发白的脸色,挑挑眉闷不做声。

顾玄武此刻真是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的霉——一看到那尸体的惨状,他就知道是头发精作祟。他对头发精有心理阴影,埋怨这货早不现身晚不现身偏赶上他来的这天,可有张显宗在身边又不能明说,只能骂了下人两句敷衍过去,想着赶紧把这事处理完了赶紧跑才最重要。

满院子的血腥味,他拿把扇子扇啊扇,看表情难受得直要吐了。而估摸刚才谈及了兄弟过往,加上烧得糊涂,张显宗也不像平时那样态度恭谨了,竟然问了顾玄武一句:“司令枪林弹雨过来的,怎么还怕这个味儿?”

“你怎么还不回去歇着啊?”顾玄武心下烦躁,不耐烦地回,“这能一样吗?让老子杀人那没问题,这……”

这鬼杀的,能一样么?顾玄武扭头看到张显宗的脸,立时闭了嘴。不是这话不能说,而是他忽然想起了曾经张显宗也是这样。一具已经死去多时的身体,腐烂的肉破败不堪,还有蛆虫在其上蠕动,视觉带来的抗拒让他甚至一时忽略了那股同样令人作呕的气味。

以那样的方式活着,想必滋味绝不会好受,偏张显宗死得不甘愿,那时非要来找他索命。

顾大人又恶心了。

他倒抽一口气避开张显宗的视线,尴尬得只差把“我不想看见你”这几个字贴在脸上了,张显宗嘴角动了动,没等追问下去,忽然被几声枪响吸引了注意力,只见有个士兵正拼命往这头跑,边跑边喊:“鬼、鬼啊!”

而在他身后追赶的,正是那头发精。

“我艹!”顾玄武把扇子往地上一摔,在心里把对方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他明明一直刻意远离那口井了,怎么这头发精两辈子都阴魂不散啊!当下往后一躲,指挥手下对抗起鬼怪来。

其时女眷一早都被顾玄武打发回屋躲着了,院子里只剩下一帮精壮男兵和杀气颇重的老兵,一众人里属正在病中的张显宗阳气最为虚弱,又属杀气最重的顾玄武阳气最盛。

□□凡胎自然不是头发精的对手,这头发精又不知怎么气势比上辈子凶狠许多,好在但凡鬼怪对顾玄武这类刀尖上舔血活过来的将军都有所忌惮,顾玄武估摸着这么多人怎么死也轮不上自己,没想到头发精钳制住了周围的士兵后,只吸了一个士兵的阳气,竟放弃了其他人,径直冲顾玄武冲了过来。

一缕湿漉漉的长发正要往顾玄武的脖子上卷去,没等顾玄武反应,一直站在旁边的张显宗猛地推开顾玄武,紧紧攥住了那缕头发。头发精见状便将攻势转移到了张显宗身上,一人一鬼顿时纠缠在一起。

“我艹!”顾玄武又骂了一声,心想:都他妈什么毛病!

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女鬼也是,张显宗也是,都他妈什么毛病啊?

打经历了上辈子那些糟心事,顾玄武对鬼怪一说极为上心,重生以后第一时间就花重金去青云观求了几道灵符随时带在身上。眼看着头发精那水蛇一样的头发要缠住张显宗,他一心急,也来不及想太多,掏出一道符就往那头发精身上贴去。

这符倒真管用,头发精尖叫一声,张牙舞爪的头发瞬时缩了回去,张显宗立刻下令:“给它封进去!”见顾玄武没动作,又喊:“把你的符拿来啊!”

这小子什么时候会驱鬼了?顾玄武皱着眉,不一会儿他发现自己想多了,原来张显宗只是用自己的符咒作为武器,叫一帮老兵打前阵,又放了宅子里的狗血和鸡血,硬生生把女鬼暂时逼回了井里。

前后折腾了大半夜宅子里才安宁下来,估计那头发精今晚不会再出来了,顾玄武终于彻底舒了口气,盘膝坐在地上,嘴里嘟囔:“真可惜啊……”

张显宗坐在他旁边,闻言眼色阴郁地问:“可惜什么?”

顾玄武回头去看他,仔仔细细地看了半晌,忽然说:“这宅子闹鬼,你甭住了。”

张显宗有点惊讶:“不住了?”

“张显宗啊……”顾玄武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他的声音很轻,轻到像是一声叹息,贯穿了前后两次短暂的人生,“……我和你真是认识好久了啊。”

他认识张显宗已经这么多年了。

他待他肝胆相照,他也曾为他出生入死,从总角到莫逆,这个人不可能忽然转了心意叛他杀他,所以这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在一切变数都未发生的现在,他固然不会仁慈到试图挽回这个兄弟,也绝不会原谅他,心底的杀意始终不曾散去,然而他从来都不曾真正明白过的这个人,他不想让他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

最起码,也得等到他弄清这个人的心思以后,再大卸八块不迟。

宅子闹鬼确实住不得人,只是张参谋长家眷众多,旧宅子也卖了出去,一时难以找到合适的落脚地。顾大人得知后当下一拍板:“住我家来啊!”

大病初愈的张显宗站在他面前,显得有点为难:“啊?”

顾玄武想难得自己宽宏大量请敌人住进家来,虽说有那么点监视的意思,但这人怎么还不领情呢?老大不乐意地扬声道:“怎么着,我这公馆不够你住啊?”

“不是……”张显宗歪了歪脑袋,小心翼翼笑道:“……好像确实不够。”

张显宗光剩下的姨太太就有五个,更别提一帮丫鬟、老妈子、门房、下人,顾大人捏着手指头一算,还真是不少人,一拍大腿又道:“那帮下人什么的就不用留着了,我这都有,叫你姨太太们光带着贴身丫鬟过来就行了。”

张显宗咧嘴:“真住啊?”

顾玄武不耐烦地踹他一脚:“快去!”

“可是……”张显宗咳了一声,“我家里那帮上不得台面的,和您的夫人们住一起,怕惹太太们眼烦。”

“哟呵!”顾玄武明白过来,气性更大了:“都是从老子这儿送过去的人,你还怕老子睡了你媳妇不成?”

张显宗盯着自己脚面,不置可否。

顾玄武随手抄起一个本子往张显宗身上砸,气归气,也没使多大力气:“快去!”

张显宗行了个规规矩矩的军礼:“是,司令。”

延伸阅读

缔香妃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dikr.shtml
缔香妃化妆品源于中华古代宫廷汉方医理美学的“缔香妃”化妆品品牌是五千年宫廷汉方美颜文

圣德利珠宝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symk.shtml
深圳圣德利珠宝有限公司是国内独家开采、经营、生产、加工鸡血红梅玉的珠宝专营公司,公司

神壬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a4zv.shtml
神壬驾吧是广州神壬电子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是一家从事网络、软件、电子产品研发、销售

莱特莱德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dgmr.shtml
沈阳莱特莱德纯水机净水设备批发网是一家以家用纯水机、商用纯水机、RO反渗透纯净水设备

探路者户外用品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s8wt.shtml
北京探路者户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创立于1999年,公司通过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牌塑造与推广

左右手手套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6l8h.shtml
左右手手套始终以“专职、负责、效果、创新”的工作作风和态度致力于手套的开发与利用,以

仲量珠宝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skv3.shtml
上海仲量珠宝有限公司于2008年11月在上海成立,系珠宝专业经营企业。以往公司主要面

中建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ynnq.shtml
中建手机套经销批发的电子产品、手机外壳、苹果、三星手机配件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

陈升号普洱茶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b4fy.shtml
勐海陈升茶业有限公司,坐落于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工业园,占地150亩。厂区分为生产

柯依地板加盟  http://www.laburle-ardeche.com/6o3n.shtml
柯依地板加盟柯依地板隶属于安徽宏宇竹木制品有限公司,是公司旗下的知名地板品牌之一。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白月光的掉马日常在线阅读第3节

    最后他撇过头,伸手直接将她抱起来尽量面无表情地走出酒店的房门口。医院。夏凉做了一个梦,梦里王在石把她的衣服撕烂,狠狠地折磨她,她拼命挣扎依旧无济于事,眼见他就要扑上来,她惊得大叫了一声。“……不要啊……”腾地一下,夏凉从床上惊坐起来,额上冷汗涔涔。只不过看着陌生的四周,她的眉头不禁微蹙,入眼是一室的

  • 水浒之小强饶命第1章在线阅读

    云溪死了,她很确定,因为她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灵魂飘离身体的。身为孤儿,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什么就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否则没有人会无条件帮助你,就算是有人可怜你,那也只是一时的,谁也帮不了你一世,甚至有时候得到了什么也不一定保得住,还会被抢走。从小云溪脸上就有一个莲花形状的红胎记,占了大半张脸,

  • 星空在上之第八章

    此言一出,三位面试官都愣了一下,尤其是韩闻逸。而郑佳和夏见灵短暂的愣怔之后又都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韩闻逸——毕竟钱钱是他介绍来的。对面的这个反应让钱钱颇有些羞愧。她自己丢人也算了,现在好像连累得韩闻逸也跟着她一起丢人了。然而韩闻逸虽有惊讶,却并无不悦。他问道:“你哪门课没有通过?”钱钱老老实实地答道:

  • [综]看哪!这作死的人(大蛇丸BG)在线阅读第2章

    乐瑶屁颠屁颠地小跑回了家,嘴上哼着小曲。陈傲天一言不发地坐在沙发上,猛然间拿起旁边的烟灰缸向乐瑶砸过去,她飞身一躲,烟灰缸摔得粉碎。“爸,干嘛呀,你也不怕砸死我!”陈傲天怒视着她,气不打一处来,“我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逆女!”“我怎么了我,天天拿我出气。”“你说,你刚刚做了什么混账事!”“我去我都依你

  • 心之所向契约情人之**

    第三场比赛之前,节目组向外公布了首发八位选手的个人第二组海报。除了官博外,广电大楼外面的墙上,也清一色大照片排开。邓轩和傅星海占据中间C位,既是成绩的肯定,也是资历的象征。吴宇洲在年轻选手里表现最好,排在了邓轩旁边,剩下的基本按资历排。颜色这样的后辈,被排在了傅星海这半边的倒数第二位。彩排那天魏雁看

  • 《识薇知味》在线阅读第一节

    “嘭——”子弹出膛。黑发男人直直地倒了下去,温热的血在空中划过,形成一道流畅的弧线。他的双眸瞪得大大的,似在诉说着惊愕与不甘。血从男人中枪的胸膛处向外渗,张牙舞爪地侵占着地面,渗透进木质地板每一处微小的缝隙里,向四面八方延伸。而杀人凶手此刻就站在门边,她半点都不惊慌,也不急着逃跑,甚至悠闲地从兜里摸

  • 幕天席地之矩阵帝国在线阅读第2章

    “什么??!!”“帝都大学?!小旭啊,你是不是脑袋还没清醒过来,那可是帝都大学啊,你的分数整整还差一百多分呢?”“是啊,小旭,你爸说的对,咱们这次没考好咱们认了,妈也不逼你去复读了,咱们就找个普通的一本学校就行,好歹也是一本是不......”。此时一家三口已经从医院回到了家中,而夏旭也已经接受了自己

  • 小玉儿(山河恋同人)在线阅读老太太

    柳香兰一边往老太太院里走,一边暗骂张家众人土包子,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一口一个妾的,每次听到妾这个词她都有些堵心,哪里有一声姨太太尊重人。一进门就看见老太太带着几个孩子在吃饭,她未语先笑:“老太太,今儿我来晚了。”老太太抬眼嗯了一声,继续吃饭,她虽然不喜大儿媳,但也不喜欢这八面玲珑的柳姨娘,若不是给

  • 末日最终觉醒第8章在线阅读

    感觉不到老者的修为,如果只是单纯的没有修为还好,如果是因为境界太高的话…那样就可怕了!《敛息诀》不只可以敛息,更加可以观息。小成之后便可洞察同一境界的武者,也就是筑基期的武者都能在许振的探查范围之内。高一境界的武者虽然无法探查到,但却可以隐隐约约的感知到。在《鸿蒙转轮经》中,筑基期相当于灵师、地灵师

  • 这个群主不对劲在线阅读第4节

    连续几天,沈坚没怎么做梦了。或者就算是做了,也在醒来的时候已经忘记。他更没有敢尝试自己进入想要去的梦境。日子又回到了平常的周而复始:上班,处理业务,时不时和欣的约会......又是一天普通的上午,刚放了半袋大红袍,泡好一杯茶,正要端起杯子,突然发现周围的景物一变,又是那个舱室......“小东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