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东京喰种]我这么美我不能死叔叔

作者:边源 来源:晋江文学城

林栀:“……”

敲门的手堪堪停在半空。

勇气像被扎破的气球一样瞬间流走,脑子里跟过弹幕似的,飞快闪过“我不配我不配我不配”。

耳环而已,找不回来就算了。

林栀飞快给自己做好思想建设,屏住呼吸收回手,打算假装没来过。

刚转过身,房门毫无征兆,被人从内拉开。

屋内明亮的灯光争先恐后涌出来,林栀微微眯眼,猝不及防地与沈南灼四目相对。

男人身形挺拔,一身熨烫平整的衬衣长裤,气质卓然。大概是背对着光源的缘故,面容隐在一片浅淡的阴影中,有种疏远矜持的气势。

他心情似乎不太好,微微皱着眉,神情疏漠。可眉眼仍然清峻,唇角抿起,透出漫不经心的贵气。

见到她在门口,他显然也愣了一下。

还没开口,沈寻就兴奋道:“爸爸,我就知道您还是心疼我的!”

“让你说话了吗?”沈南灼一秒变脸,“站好,鼻子贴紧墙。”

沈寻:“……”

沈寻乖乖面壁站好。

沈南灼收回目光,垂眼看林栀:“你怎么回来了?”

声音里的怒气一瞬散尽,嗓音低沉清越,如同溪流从高山坠入深谷。

林栀有些不自在,老老实实:“我耳环掉了一只,想回来看看能不能找到。”

沈南灼一言不发地打量她,她停顿一下,又忍不住补充:“因为是我一个好朋友送的礼物,所以想看能不能找回来……找不回来也没关系,我打算走了,沈……”

“今天太晚了。”沈南灼声音清澈,轻而缓慢地,低声打断她,“你先回去,我让人找找看,找到之后,给你送过去,好不好?”

所以原来刚刚沉默那几秒……是在思考怎么办吗。

林栀微怔,眼睛一亮,抬起头:“好啊,谢谢沈叔叔。”

今晚第五次了。

见面不到三个小时,她叫了五次叔叔。

沈南灼抱着手靠在门上,眯眼“啧”一声,嗓音清冽,莫名透出慵懒:“我就不该认养这个小孩是不是?他一声爸爸,把我叫老了二十岁。”

沈·正在面壁的小孩·寻:“……”

嘤。

林栀眨眨眼,突然意识到,虽然沈南灼拥有一个跟她同岁的儿子,可他也只比她大七岁。

更小一些时候,沈寻还没有被接到沈家长住,她仗着年纪小胡作非为,也曾经追着沈南灼一声声叫“哥哥”。

最后一点紧张的气息也消散在空气中,林栀轻声笑:“我总不能还像小时候一样不懂事,叫你哥哥。”

也不是不可以。

沈南灼看着她笑起来时脸颊两端浮起的梨涡,挑挑眉:“几年不见,你好像长高了一点。”

“几年不见,沈叔叔还和过去一样好看。”

看来一时半会儿,这称呼是改不过来。

沈南灼心里失笑,声线沉缓:“留个电话吧,如果找到耳环,我再联系你。”

“好啊好啊。”林栀没有多想,拿出手机记号码,“我的号码还是旧号码,但回国时换手机,之前的联系人都清空了……对了,你也可以加我微信,我微信同号。”

沈南灼眼尾微扬,声音落在空寂的走廊,染上几分笑意:“嗯。”

这个短暂的气声,将沈寻心里听得一惊。

他从来没听过沈南灼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话……而且主动跟人交换电话?是爹疯了,还是儿子在做梦?

林栀毫无所觉。

她低着头记下号码,点开姓名框。

沈南灼突然低声开口:“不要备注叔叔,太老了。”

他离得很近,空气中飘散雪松木的气息,声音带着一点点温热的触感,在头顶卷开,“写哥哥。”

四下静寂,灯火幽幽。

不知怎么,林栀心头蓦地一跳。

***

林栀回到家中,已经是半夜。

继妹和林父都休息了,她就也没有惊动其他人,直接冲上楼睡觉。

然而翌日清晨,仍然不可避免,被父亲碎碎念。

“栀栀。”早饭时间,林父抓紧教育,“就算是参加宴会,你一个女孩子家,也不该回来得那么晚吧?”

林栀前夜没睡好,一直翻来覆去地做噩梦,大清早就心情不佳。

她头也不抬,将祸水直直引向旁边的林幼菱:“我菱菱妹妹还动不动就夜不归宿呢,她现在还是大学生,您不是更应该多管管她?”

突然被cue,林幼菱一脸无辜:“我……”

林父清咳一声,表情有些尴尬:“她那是跟阿寻在一起呢,又不是跟谁在外面乱混。”

“那我——”

我还跟阿寻他干爹在一起呢。

林栀话到嘴边,硬生生咽回去:“那我跟沈寻还没分手时,也没有夜不归宿啊。”

林幼菱表情无辜,林栀就装得比她更无辜。

反正说来说去,尴尬的人又不是她。

“我……”林父一时语塞,遇到回答不了的问题,他立刻板起脸,“你怎么跟爸爸说话?”

现在一提到“爸爸”这个词,林栀满脑子都是沈寻那张惹人嫌的脸。

“我哪句话说错了?还有啊,我早就想问您了,‘平日里趾高气扬的大小姐终于被未婚夫高调退婚,横刀夺爱的是跟她年纪差不多大的继妹’——咱们家拿的这什么剧本啊,几点档?”

林幼菱嗫嚅:“姐姐……”

“别,别叫,我妈就生了我一个。”林栀赶紧让她打住,“对不熟的人叫得这么亲切,你不会觉得很尴尬吗?”

林幼菱不说话,垂眼咬住唇。

确实不熟,确实尴尬,可明明都是林家的女儿,两个人在北城的地位一直天差地别,林幼菱人在屋檐下,又不得不对大魔王假意顺从。

原因无他,林栀是名正言顺的大小姐,而她只是林父年轻时在外风流时,留下的一个小意外。

甚至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林父根本不知道有这个女儿,直到林父与元配离婚、林幼菱生母去世,她才被低调接回家。

就连对外也没有公布身份,只称是养女。

养女。

林幼菱每次想到这个词,都在心里冷笑。

论容貌论能力,她哪里比林栀差?可外人提起,向来都只夸林家那位千金大小姐,仿佛她这个妹妹从来就不存在。

现在呢,被人追捧又怎么样?不是一样被退婚,沦为笑柄。

林幼菱想到这个,心情恢复不少,又软声道:“你本来就是我姐姐,我怎么会尴尬?”

林栀:“我没见过抢姐姐未婚夫的妹妹。”

林父皱眉:“你怎么跟妹妹说话?”

林幼菱连忙放下筷子,打圆场:“爸爸,姐姐,你们不要为我吵架,我……”

“我知道你是来加入这个家,不是来拆散这个家的。①”林栀迅速抢话,吃完餐盘中最后一枚牛角包,“我今晚不回来吃饭,不用等我。”

“哎,你这孩子——”

林父还没说完。

林栀已经迅速遁走。

林父看看她的背影,又看看坐在原地表情乖巧、眼神透出谨慎小心的二女儿,无奈地叹息:“你姐姐要是有你一半听话,我也少操不少心。”

林幼菱想,听话有什么用?如果她能选,她也想投胎成林栀,父亲母亲都家大业大,从小就不必看人眼色。

像真正的公主。

可话到嘴边,林幼菱无害地笑着。

出口时,仍然是一句柔软的安慰:“姐姐最近刚刚分手,心情不好也是正常的,等过完这一阵子,她交到新的男朋友,一定就会想开了。”

***

但林栀觉得,她一时半会儿是想不开了。

她昨晚睡得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参加宴会时遇到了沈寻的缘故,竟然又在梦里见到他。

冲天的火光中,面容模糊的高个子少年将她护在怀里,一路带她冲出火海。她昏昏沉沉地,听到他在她耳边低声喃喃,让她醒一醒,不要现在睡着。

可是她努力睁大眼,怎么都看不清对方的脸。

直到两个人出门时,她不小心绊倒金属灯架,架子重重地砸下来,砸在他身上——

混混沌沌地进行着梦境倒带,林栀盯着面前的咖啡机,困倦地打个哈欠。

严格说起来,她跟沈寻是有一段孽缘的。

那阵子林父林母闹离婚,没人管她,她一个人待在家里,不知怎么就起了火。林家那时住在市中心高层,保姆逃跑时没有叫她,临走还堵住了逃生通道。

那个高度,消防云梯够不着,无人机干粉不够用,林栀一氧化碳中毒,后来是被人背出火场的。

她至今都不太确定那个人是谁,因为她始终想不起对方的脸。

但她醒过来时,有个高个儿少年告诉她,是他救了他。

他说他叫沈寻。

“明明那时候还是个挺正常的男生……”水杯快要接满,她一边起身一边小声碎碎念,“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

还没完全站起来,两个女生手挽手走进来。

耳朵里敏感地捕捉到关键词,她来不及反应,下意识又蹲了回去。

两个女生立在另一台咖啡机面前,林栀所在的地方刚好是她们的盲区。

她们显然也没意识到茶水间还有别人:

“你说林栀是吧?我真服了,怎么什么好事老胡都第一个想着她?就因为她后台硬?”

“那可不好说,我们林大小姐的大腿,谁不想抱。”

“嗤,她算什么大腿?她那未婚夫家里才叫真厉害好么?哦不好意思我忘了,林大小姐已经被人家甩掉了呢,嘻嘻。”

“五年的男朋友说分就分,联姻真是没尊严,说不要就不要了……不过这一次,我们工作室这个项目要真给了她,我还是酸。”

“听你们讲了一上午了,到底是个什么项目啊?”

“最近有个科技公司想建新的EAP团队,要外派几个咨询师过去,正在跟老胡谈,要在我们工作室挑领队建个小组——别的不说,那公司总裁巨他妈帅!就是选我过去吹彩虹屁也行啊!”

“不是,这种项目,凭什么也优先考虑林栀?她不是我们几个里资历最浅的吗?”

“人家学历牛逼,业绩也第一呀。”

“嗤,工作再牛逼有什么用,连个男人都留不住。”

……

林栀抱着咖啡杯,有些哭笑不得。

她工作的地方是一家私人心理工作室,名字叫“零壹”。

这工作室在业内很出名,创始人是她本科导师在国内的朋友。她年纪小,但因为学生时代成绩太好,本科研究生的导师都是业内大牛,几乎一路顺风顺水。

可她最近被退婚了,事情又闹得满城风雨。

全天下的无脑同事都一个样子,只会在茶水间和卫生间里逼逼赖赖。

“嗡——”

林栀还想往下听,手机突然震起来。

两个女生立时停住,微顿,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脸色大变,匆匆忙忙地离开了茶水间。

没有瓜可以吃了。

林栀叹口气,从咖啡机后面直起身:“怎么啦?”

“栀栀!”徐净植那头永远吵吵闹闹,“我酒吧重新开业啦,你晚上几点下班,过来玩呀!”

“今天吗?”林栀看一眼schedule,按照计划,她应该能在五点前结束工作,“可以啊,我今天下班早。”

“那我们晚上见!”徐净植嘿嘿嘿,“庆祝你甩掉渣男,恢复单身!”

林栀笑意飞扬,两个人又聊了几句,她摇着钥匙下楼开车。

今天天气不错,日光澄明。

林栀在附近吃完午饭,开车回来加油,出其不意地,竟然看到街对面的咖啡店门口,停着一辆眼熟的……小沈公子的车。

林栀:“……”

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沈寻平时开得最频繁的是一辆SUV,由于车牌太招摇,她印象非常深刻。

放眼整个北城,这车总共就一辆。

心头涌起一股窒息,她转头就走。

同一时间,咖啡店内。

身形颀长的男人闲闲坐在窗边,深灰色长裤包裹住笔直的长腿,他微微垂眼,手中摊开一份报表。

玻璃外阳光如瀑,他薄唇抿紧,合成弓似的曲线。

明明透着漫不经心的慵懒,却是森冷寡情的一张脸。

他气场太强,助理坐在他身边,不敢发出太大动静。

可窗外好像突然闪过什么。

助理微怔,眼神一亮:“先生,对面刚刚过去那个,是林栀小姐吗?”

沈南灼翻页的手指停了停,抬起头。

冬日柔和的日光下,只看到一个女孩子匆匆的身影。

隔着窄窄一条街,她在加油站下车。年轻的女生身形纤瘦,长发高高束成马尾,露出颈后雪白的肌肤,像一道明亮的火焰。

沈南灼目光微沉,很快收回。

再落到报表上,眼尾挑出风轻云淡的笑意:“嗯。”

是她。

“走。”停顿一阵,他合上报表,将目光落在一旁小小的金属耳环上。

男人唇角微勾,“过去打个招呼。”

延伸阅读

玖哲洗衣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e5n.shtml
由于市场的急剧扩大,玖哲洗衣的“阳光、活力、时尚”的品牌形象和专业规范高质量的服务,

阳江月嫂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gnp0.shtml
阳江月嫂培训费用,广东阳江市月嫂培训费用多少,昌兴供湛江市铭迪家政服务培训有限公司是

旭海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pk36.shtml
旭海汽车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日用五金、五金机械、机械配件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泽诚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s4wq.shtml
新加坡泽诚石化(国内外)公司,在香港注册成立的公司,依靠享有国内外盛誉的新加坡石油公

老陕西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nguy.shtml
老陕西土豆粉项目介绍特色小吃是人们热衷的食品,老陕西土豆粉不仅口味好,而且吃的更开心

海金蒲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6a1g.shtml
海金蒲床上用品的产品原料多采用韩国进口的斜纹布和国产的百分之百纯棉布。产品图案自主设

佳立儿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y6tw.shtml
佳立儿婴儿车是婴儿推车、学步车等产品生产加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平湖

森耐特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uxuc.shtml
广州市森耐特户外旅行用品厂是一家集专业设计、生产制造、销售为一体的专业户外制造企业,

HICOOL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goj8.shtml
HICOOL袖套总部是百货、百货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卡菲兰丝带绣加盟  http://www.james-marsters.com/s1g0.shtml
卡菲兰丝带绣,中国时尚丝带绣创新者,诚招各省市各地代理加盟商!卡菲兰丝带绣隶属郑州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厨娘修仙:帝君请赐教在线阅读第4节

    第四章各方云动,志在不死药!【新书求收藏,求鲜花,求一切!】海港,夜晚。三天时间悄然而逝,此时海港附近已经完全戒严,海港百米之内任何人都不允许靠近,就在昨天,董翳抓到三名想要偷偷出海前往蜃楼的六国余孽,三人抱着必死之心出发,被董翳抓到后全部自杀身亡。透过这件事情,董翳嗅到暗中越发汹涌的暗流,琅琊郡完

  • 墙头马上第8章在线阅读

    日子继续平淡无奇的过着,路熹微没有再过来医院挑衅,但韩临来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好不容易熬到了终于要出院这一天,韩临没有出现,只让助理过来接她。她苦涩的想,她真的成了苦苦等待宠幸的嫔妃了。但她不会气馁的,她一定会让韩临爱上她,路熹微不过是个结了婚的过去式而已。她继续准备自己的考研,每天定时定点去找韩临,

  • 天下第二权臣之体育课

    球丢过去的同时,甚至还伴随着凌烈的风声,那些女生中有人忍不住捂住了眼睛,失声叫了出来,“啊——”砰地一声,球落地。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捂着眼睛的女生缓缓将手放下来,抬头便看到了她前面领头找茬的李倩。李倩站在她的面前,没有挪动位置,按照以往的经验,女生觉得李倩一定是在酝酿什么大招,准备给夏青一个好看

  • 大海商购琴

    结束了几个时辰的修炼,楚云凡失落的叹了一口气,这几个时辰自己虽然能够感受灵气,却无论如何努力也做不到引气入体,反倒坐了几个时辰浑身酸痛,实在受不了了就起身,打算活络活络。想了想,楚云凡还是去隔壁的房间找陆曼空了,正好可以请教一番。楚云凡敲了敲门,便听到陆曼空让她进去的声音,有些失落的低下头,走近了屋

  • 祖传账号,直播修仙第10章在线阅读

    Chapter10进化——————1885·伦敦“那是我照常去第欧根俱乐部的一天,你知道当我没什么事的时候,我喜欢呆在那里放松自己。”迈克罗夫特说道。“第欧根俱乐部?”华生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有什么特殊的吗?”“就是一家俱乐部,我哥哥是这个俱乐部的发起人之一。俱乐部位置就在我哥家对面,走到蓓尔

  • [刀剑乱舞]二分之一个审神者在线阅读第十章

    又是一个星期天,今天的天气不怎么好。灰蒙蒙的雾气沉沉,很适合她和哥哥。今天她和哥哥要去一个地方,是哥哥盼了好久的地方。F市郊外的墓园秦若轩已经站在园外很久了,身侧的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反反复复。他想看看奶奶,上次看奶奶是下葬的那一天。可是他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奶奶,如何解释这17年为何没有来看她。手捧

  • 夫君他身娇体软第七章在线阅读

    陈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在战斗中一旦被情绪所挑动,那基本上就输了。怪物距离他越来越近,一股恶臭扑鼻而来,堪比常年未清洗的厕所。“既然是试炼,那么系统不可能安排比我强太多的对手,眼前的怪物绝对有我不知道的弱点。”陈墨冷静的思索着,就算怪物离他只有......5米了。踏踏踏!强烈的震动从脚下传来,陈墨瞬间

  • 外星神龙在地球在线阅读第七章

    午后的阳光炙热,11月的天气虽有些凉意,但在这个时间仍有些热度。唐堰时盘腿坐在床上,整个人处于冥想状态。明朗的天空骤然失色,短短几分钟内就成了黑夜,电器的失灵让整个世界陷入一片黑暗。数分钟后,天空终于有了些许亮光,却是深沉诡异的暗红。唐堰时只觉得有一股一股力量从毛孔中钻入体内,充盈着浑身脉络,让他原

  • 剑目归心在线阅读第1章

    这是座本不该存在的城市,机构和黑帮掌管着这里的一切。在这里,所有人都被强制服用某种维持快乐的药物。近卫局监督着每位市民,以确保简陋的法律得以维持。形形色色的暴力只不过是这座城市底层日常的剪影,贫民区的生活品质每况愈下。对很多人而言,这是难以承受的负担。因此他们选择服从,或者抛弃家庭逃离到远远的地方。

  • 至尊神皇之团宠大力(求鲜花!求评价票!)

    “你们不知道她以前是怎么折腾我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现在在欺负一个小姑娘,我们看不惯!”我去!这是要成为团宠啊!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瞪着曾小德。算了,形势比人强,曾小德开口道:“大力,回来看电影吧,我不渴了!”“嗯。”大力乖巧的回到了沙发上坐下。“多好的一个姑娘,大力,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