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天然求道路岩不受人待见(2)

作者:初远 来源:纵横中文网

可能今天的这出戏就是让我认了这门亲吧!盟主从中调和,外公不可能不给面子。这样的话,不是等于说落霞峰,玉坚山庄还有洛府三方结了盟?

看来神剑山庄和朔月山庄的联姻早就已经让盟主心里不安了,现下,洛葭与赵子豪的婚事终于让路大盟主按捺不住了。

商人虽然没地位,却非常有钱啊!有钱就可以谋划一切啊!

“姥爷,姥姥好!”洛菲羞涩地喊了两声。

“可怜的孩子!!!”荆秋似乎有些激动,眼眶都红了。

耿青风不自然地点了点头,又转过去斥责荆秋:“哭什么?!在盟主和夫人面前,这成何体统啊!”

“这没什么。毕竟这孩子长这么大,你们还没见过,激动些也是正常的。小菲就陪着你姥爷姥姥走走啊!”夫人通情达理地说。

不知道是不是对她已经能够产生偏见,洛菲总觉得她话里有话。

看来这盟主很会笼络人心啊!

在其他宾客都告辞的时候特意留了外公外婆一晚来让我们相认。

陪着外公外婆走了一会,洛菲并没有说太多话,大多是外婆问什么就答什么。

自己现在作为一个傻姑娘,总不能表现得很伶俐,再说自己对这里也还完全不熟。

本来荆秋还想多留两日,希望能跟洛菲好好聊聊的,可是耿青风觉得于理不合。

当天,他们就离开了。

送走了外公外婆后,洛菲回到岩院,看到自己的相公在屋子里发脾气,摔东西。

洛菲示意耿嬷嬷上前打听。

马上有丫鬟回答说:“三少爷在发脾气,不知道为什么。”

耿嬷嬷摆摆手说:“你们先下去吧,我来劝劝。”

那丫鬟听了,赶紧走了。

这种时候,她巴不得马上离开,省得被砸伤。

洛菲走进屋子,接住迎面而来的一个花瓶,放在桌上。

“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吗?”洛菲问,“你再生气也不要摔这些东西啊,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砸了就没有了!你看这个花瓶,可是正宗的“雨过天青”青花瓷啊!”

洛菲看看地上的碎品,一阵心疼,这些要是拿去换钱得有多少银子进账啊!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样?我砸东西连大哥都没说过我,你凭什么说我。这么久你去哪里了?还说会对我好,我爹打我你也不帮我。”路岩指着洛菲说。

大哥,我哪里敢啊?!我又打不过你爹啊!

洛菲拍拍他的背说:“你呢,消消气,先听我说。你爹打你是你惹他生气了,我又打不过你爹。下次,你听我的话,不要忤逆他就好了呀!”

歪了下头,洛菲看到路岩的左脸高高肿着,就拿出自己的小药包,说:“过来,我给你上点药。乖乖地上了药就不疼了!”

路岩挪过来,好奇地问:“药是什么,可以吃吗?”说着,拿起那盒消肿的膏药就要往嘴里塞。

“哎,这不能吃的,要涂抹在脸上。”洛菲赶紧抢下来,揉了些在手心,“过来呀!把脸伸过来。”

路岩觉得自己的左脸凉凉的,很舒服,就说:“凉凉的,以后每天都涂。”

洛菲有些哭笑不得:“这是药,哪能每天都涂啊,你脸上肿了才要涂的,你以为好玩哪!说起来,你以前没有用过药吗?”

路岩摇了摇头。

“那你生病了还有受伤了怎么办的?”洛菲有些好奇,这人这么大了居然没用过药,还活得好好的。

“不知道。自己会好的。”路岩迷茫地说。

洛菲有些心疼,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安慰道:“没事,以后有我在,就会好好照顾你!”

一句承诺就这么脱口而出。

到了晚上,洛菲早早地钻进了自己的被子。

今天早上要敬茶,起得有些早,又陪外公外婆走了一会儿,觉得有点累。

在洛菲快要睡着时,一条手臂缠上了自己的腰。

“!!你干嘛?!”洛菲惊得坐起,面向路岩,只见他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洛菲心里直喊,不要勾引我,老娘会忍不住扑上去的。

“嬷嬷说你是我娘子,要抱着你睡。”路岩委屈地撇撇嘴,“还说这样你会高兴,你怎么不开心啊?”

洛菲只能望望床顶,心里盘算着怎么把那个教坏路岩的嬷嬷拖出去斩了。

你才高兴,你全家都高兴!!!老娘才不要禁不住诱惑和一个智商只有三岁的男人上床呢!

“呵呵,我没有不高兴,我只是不习惯。我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睡的。我们各睡各的,你,不要碰我好不好?”洛菲只能硬着头皮向他解释。

“不好不好!!嬷嬷说你想对我好就会让我抱着你。原来你说对我好是骗人了,你也是骗子!骗子!!!”

路岩突然大声嚷出来,一副快要哭的表情。

洛菲赶紧上前捂住他的嘴:“喂,祖宗诶,你别喊好不好!我们拉着手睡好不好?我哪有骗你啊,我会对你好啊!!”

洛菲见路岩不说话,以为他还生气,继续哄着,直到路岩说:“这红红的是什么?”

洛菲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发现时自己的肚兜露了出来。“啊!色狼!!!”

洛菲猛地一推,将路岩推到了床下。

由于只穿着亵衣,经过刚才的大幅动作,洛菲的肚兜竟露了出来被路岩看到。

洛菲朝他恨恨地瞪了两眼。

路岩睁着大眼睛问:“你瞪我干什么,还推我?你也不喜欢我了吗?”

洛菲很想大吼一声,谁喜欢你啊?!我说过喜欢你了吗?!

可是,转念一想,他是个傻子啊!就又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发不出来。只得又瞪了他两眼,说:“你还不爬上来睡觉?!”

路岩小心地看着她的脸色爬了上来,说:“你别生我气不理我。我以后再也不会了。”

洛菲哼了一声:“再也不会什么呀?”恐怕他怎么惹自己生气都还不知道吧,又说,“算了算了,我才没生气呢!不会不理你的!”

路岩看着洛菲脸色有些缓和,伸手说:“那牵着手睡,免得你生气跑掉!”

看着那张委屈的脸,洛菲又觉得自己的心有些钝钝地疼,心软地说:“好好好!牵着手睡!我保证不走!”说完,握着路岩的手躺下。

路岩开心地笑了,眼睛里满是欣喜。

“小姐,我和你说啊,咱们姑爷的娘亲原来是被活活打死的。据说他当时还很小,为了保护他才被打死。”

有一天,小如神秘兮兮地对洛菲说。

乍一听见这个消息,洛菲愣了愣,脑中顿时浮现出路岩那张精致的脸。那句“你也只会像他们一样欺负我”在洛菲耳边被无限放大,心有些疼。

原来他是被从小欺负着长大的啊!

虽然自己和他命运有些相似,但自己却比他好了许多,至少这些年安稳平淡,还有嬷嬷和小如照顾自己,他却什么都没有。

“知道是谁吗?”洛菲听见自己的声音说。

小如轻轻附在洛菲的耳边说:“还能有谁啊,如果没有正院那位的怂恿或默许,谁敢欺负盟主的儿子和如夫人啊!姑爷好像是被打傻的,四岁以前据说很聪明,是个小神童呢!”

被打傻的?

洛菲有些愤怒:“那路盟主知道吗?就没人管管吗?”

小如叹了口气:“这盟主大概是默许的,不然怎么可能放任别人欺负他啊!!那时候,路盟主也差不多刚刚上位,权力还不够大,江湖上还有些动荡。而盟主夫人的娘家何家不管在朝廷上还是江湖中都有地位,可以助他一臂之力。所以……现在可能连一个山庄里稍微有些地位的下人都会欺负姑爷呢!他身上应该有很多伤。”

那个路添可真对不住路岩的娘亲,娶了来却又没有能力保护她,连带着儿子也受苦受累,真是恶心至极!

洛菲心里竟连那个第一印象还不错的盟主都恨上了。

晚上路岩回来的时候满身是泥,洛菲笑着问他:“今天去哪里玩了?怎么弄得满身都是泥啊?”

“我和小厮们玩摔跤,他们把我推到了那个泥水坑里。我爬上来后就这样了。”路岩回答道。

“什么?”洛菲一听到玩摔跤就想起了小如的话,忙转着他的身说,“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啊?快让我看看。”

说着,就要来脱路岩的衣服。

“我没事。我才不怕他们呢!”路岩有些骄傲地拍拍胸膛。

“什么没事啊,以后不许和他们去玩!”洛菲急了,一巴掌打在路岩的头上,又觉得自己有些过了,放柔了声音说,“他们没安好心,只会欺负你知道吗,以后别去找他们啊!”

“那不是没人和我玩了。不过,我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来找我的,输了的人还要学狗叫呢!”路岩任洛菲拿帕子擦着脸。

“没人和你玩,我和你玩呗!他们怎么能这么欺负你呢?!”洛菲有些生气,那些小厮没一个好东西,只知道欺负路岩傻,变着法地捉弄他。

“以后和我在一起啊,我保护你。”洛菲认真地说。

如果成亲那天对他说保护还有一些玩笑在的话,这次洛菲可是非常认真。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对眼前这个让自己心疼的男子好,不仅仅是因为相似的命运,只是她想好好照顾他。

延伸阅读

好氏婴童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pjdg.shtml
好氏婴童吸奶器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武汉市硚口区绿茵贝贝电子

锋燕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xn54.shtml
锋燕茶具是福建省德化县锋燕礼品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是茶具、茶盘、茶具配件、陶瓷、汝窑等

夏之恋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dv0j.shtml
夏之恋牌泳装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综合性服装企业,常年生产:比基尼、泳装、

蜀湘石材汉白玉精品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gkyh.shtml
加盟、代理合作程序:1.咨询考察加盟商来公司总部或办事处进行咨询和了解(路途遥远可电

喜茶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b6sd.shtml
深圳美西西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喜茶起源于一条名叫江边里的小巷,在这家只有20平方米的小

雅丝丽饰品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b1l1.shtml
雅丝丽饰品加盟_公司简介雅丝丽饰品全国营销总部成立于1989年,是集首饰研发、生产销

玉崤堂养生馆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6h84.shtml
玉崤堂养生馆以“中草药汗发+针对性排瘀疗法”为核心,以“排毒+瘦身+养颜”调理为特色

咖蜜儿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u4av.shtml
咖蜜儿源于中欧、奥地利(维也纳),享誉世界的文化名城,素有世界“音乐之都”和“建筑之

金鹰生态家纺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b6ei.shtml
湖南金鹰服饰集团(简称金鹰集团)成立于2005年,注册资金2.5亿元,是以服饰、家纺

贝佳亲母婴用品加盟  http://www.dominiqueperron.com/ov7.shtml
孩子的世界里本应只有“吃、玩、睡”,过分的保护或过多的行为约束,不仅难以让他们收获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身家百亿的我穿书后成了穷光蛋第一章在线阅读

    盛夏的烈阳炙烤着大地,花草树叶都蔫蔫地耷拉着头,单薄的花瓣边缘已经有了被高温烤糊的迹象,仿佛下一秒就会燃烧。知了躲在茂密的树荫里,发出高亢嘹亮的叫声,用生命在歌唱着,一种歇斯底里的嘶吼……单声循环系高音嘹唱,听得人莫名烦躁,心里仿佛着了火,感觉四周的温度似乎又高了几度。一座雕梁画栋、亭台楼阁环绕的古

  • 十二国记之相泽老师其实是隻麒麟在线阅读第5章

    流云镇的老镇早已荒废,道路难走,我们只能把车停在镇外,然后徒步进入,所以我们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了。报了老铁的名号,我们很容易的就进到了传说中的“鬼宅”。这是一座荒废了很久的园子,当年的粉墙黛瓦早已成了残垣断壁,大门上漆面斑驳,已经很难辨认出原本的颜色,门环上锈迹斑斑,两只石狮子也在岁月的

  • 穿成男主妻子怎么破(穿书)在线阅读第二节

    斜角村天黑的早,亮的也早。孟衍在床边上静坐了两个小时,屋外就已经有了些朦胧的日光。他本想出门洗把脸清醒一下,却听见梯子再次传来声音,是李婶带着个人回来了,好像在搬运什么东西。“三姑,别太伤心了,人走了不代表尘归尘土归土,老爷子那是被亚鲁王带走了,去享福了!”陌生的声音显得有些亢奋,听着年纪不大。孟衍

  • 农门挖宝匠第一章在线阅读

    亮着昏暗灯光的旧台灯边上,是一台上了年头的老式电脑。成宇坐在电脑前,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嘟嘟嘟...嘟嘟嘟...”一阵铃声自电脑中响起,成宇跟着松了一口气,按下接听键,对着电脑说道。“你好,我是103766侦灵直播间的主播,成宇,请问这位来电观众怎么称呼?”成宇声音刚落下,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刺耳的响声

  • 穿越到那赛尔号第8章在线阅读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厕所里面那个人,他还有一个关心着他的好朋友,他顿时觉得这个世界可爱多了。森罗:昨天有点事然而,谢安刚刚发过去,就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叹号,并且弹出来一条系统消息。-对方已开启好友验证,您还不是对方好友,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这孙子真把我删了他从通讯录里面找到崔玉的号码,打了过去。没

  • 开局无限兑换第一章在线阅读

    前记只要你喜欢他,无论做什么只要和他在一起就会忘记所有东西,不论他喜不喜欢你......今年,我升上高二了,时间不断地溜走,好像一点也不愿意停下来。“阿响”由加利走到我旁边,我也不知道。“你怎么总是在发呆啊!想什么啊?”她坐在我前面。“没有啊!”我在看窗外的风景。“外面这的有这么好看吗?”由加利也把

  • 穿书之反派闺蜜要罢工在线阅读第六章

    “系统,能不能让他们重新上传?我允许他们撤回!”打开万界商城,秦旭看着上面那孤零零的五本技能书,心里飘过了一万句mmp。这都什么垃圾?高阶武技?我缺的是高阶武技吗?我特么缺的是能使用高阶武技的内功啊!秦旭心里那个苦啊,他要高阶武技有啥用?没有内力配合,连花把式都算不上。还有大蛇丸这家伙,你上传个特殊

  • 忍界第一公主殿下在线阅读凡剑仙

    “师傅,为何我们要向西而行?”江愁不解道。从翠山山脉出来之后,师傅便带着他一路向西而行。“因为大雷音寺在西方。我们看尽江河人间,修行佛意,最终还是要到大雷音寺去证道如佛。更有传闻说啊,西天之上有佛界,独立于大千世界之外,如来佛祖端坐其中,只是不知真假...”老僧平静地解释到。“如来佛祖真的存在吗?”

  • 带个淘宝去穿越第二章

    H大绕湖而建,整一个地貌呈现月牙形。向音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很喜欢这里的绿色带,总是很契合自然,让她感到一种回归自然的感觉,因为生在南方,家乡更是群山围绕,触目都是绿色。其实她也很喜欢学校的那个大大的湖泊,因为人行道就是围绕湖水而建,很多人都在上面跑步,每天呼吸着湖水带来的潮意与清凉。向音则是喜欢在这里

  • 灰烬余火在线阅读第七节

    雨,下的越来越大。随着逐渐增大的雨势,笼罩在天空乌云吞没了天地间最后一丝光亮,夜,悄悄的来临了。而随着大雨的到来,那漆黑的天空中,时不时有轰隆的雷声响起。在一家客栈的房间里,妖公子正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坐在他对面的,正是白天出手的王级高手---天阳教指心王。房间内的灯静静的放在那古朴的黑木桌子上,照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