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洪荒之逍遥农场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永不苏醒的梦 来源:飞卢小说网

“是苏葵耶……”

“看,她来了!”

“好像没受伤啊。”

不管发生了什么,生活还是要继续的。苏葵第二天一如既往地来了学校,刚踏入班级,原本还闹哄哄的班级,一下就安静了,全班同学齐刷刷地看着她,这种被视线聚集的压迫感就像昨天开学那样,让她极不舒服。但今天好像又有哪里不同,同学一改往日那种轻蔑、嘲讽、不甘、厌恶、害怕的眼神,转而变成好奇,关心,和同情。

苏葵把那个被蹭的有点黑的书包一把甩到座位上,再一次重复昨天的话:“看什么看!没见过啊?!”

聚集在身上的目光齐刷刷地一下撤走了。

苏葵有点烦躁地坐下,凳子还没坐热,蒋琳琳和班长就围过来了。

蒋琳琳:“苏葵同学,我们听说昨天你家失火了,同学们都很担心你,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班长:“对啊,新闻上说火势还很大,你要是有困难一定要跟我们说哦!”

“嗯……我没事的,谢谢你们。”苏葵低声说了句,这还是头一次收到同学们的关心,心里感觉热热的,但还是有些不习惯,她草草收拾一下书包,一转头,才发现郁凯乔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靠……你看屁啊!!”苏葵没好气地说,所实话经过了昨天的事,她对郁凯乔的感觉是很复杂的,有感激,有生气,也有点恐惧,想要躲避他,但又很依赖他,自己很需要他的帮助,导致现在的自己不知道该如何自然地面对他。

郁凯乔并不气恼,反而饶有趣味地说:“我发现,你对我的态度很差哎!明明我什么都没做。”

“你这个人让我很不爽,行了吧?”

“行~我会努力让你改变你对我的看法的。对了,放学你有空吗?我想让你见一个人。”

“谁?”

“一个很厉害的同类,他一定能帮助你。”

苏葵眼中亮了一下,她看着郁凯乔,眼中流露出一种感激之情,但转眼就开口说了句:“我放学很忙的。”

一句不经大脑的话刚脱口而出,苏葵立即紧闭双眼心里狠狠地暗骂了自己一句。我靠……我在说什么狗屁话,人家主动来帮忙,你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苏葵你是傻逼吗!?

“没关系啊,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可以等你。”

“真……真的吗?”苏葵缓了一口气,幸好郁凯乔并不介意,“那……今天晚上八点,到龙神大街那家叫SUNFLOWER的酒吧等我,行吗?”

“酒吧啊?好,没问题!”郁凯乔爽快地答应了。

居然不问我去酒吧做什么么?苏葵有点吃惊,一般人听到一个高三学生去酒吧肯定会有一些奇怪的想法,但郁凯乔居然问都不问,还答应得那么爽快,这让苏葵感觉这个人和周围的人更不一样了。

奇怪的家伙。

今晚的SUNFLOWER酒吧,苏葵有一场演出。

说起这家酒吧,苏葵跟它还颇有缘分。两年前,苏葵在乐器行的路上碰到一个漂亮的姐姐正被几个街边小流氓围住,她二话不说就将被围在中间的姐姐猛地拉了出来,俩人一顿猛跑,苏葵左手提着有大又重的吉他,右手拉着漂亮姐姐,身后还跟着几个歪瓜裂枣的小流氓,后来经过龙神大街的一家酒吧时,那位姐姐突然停住脚拉着苏葵就冲进去了。几个小流氓跟进去后,在姐姐的令下,被门口两个壮实的保安一顿胖揍。

后来苏葵才知道,她救下的漂亮姐姐,居然就是这家SUNFLOWER酒吧的老板,柳凝枝。

柳凝枝看苏葵还扛着一把吉他,就让她在吧台上露一手,结果不唱不知道,一唱吓一跳,舞台效果让人十分震撼,台下欢呼一片,柳凝枝万万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孩会有这么高超的弹唱技术,她立即向苏葵提议要不要来这做乐手,苏葵很爽快地答应了。

对于当时的苏葵来说,这份小工作简直就是天降及时雨!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工作是可遇不可求的,能遇到实在是自己的幸运。那个时候苏葵刚上高中,母亲李曼瞒着苏葵,通过后台关系将她调到市一中实验班,结果苏葵知道此事后大发雷霆,跟李曼大吵了一架,自那以后苏葵就发誓要挣脱李曼,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

想要独立生活?对于一个经济不独立的她来说简直就是痴人梦话,但苏葵万万没想到自己的随手善举居然能给自己带来一份工作,而且还是自己喜欢的工作,天之我也!就算不能一下摆脱李曼,但是总得做些什么,来表示自己对她无声的反抗。

苏葵会定期光顾SUNFLOWER演出,到现在已经两年了。

今天就是苏葵演出的日子。一放学,苏葵就提着自己的吉他来到酒吧。

已经是傍晚时分,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天空还晕染着来不及消散的紫色烟云,大街上道路两旁还是热气腾腾的,苏葵推门进入酒吧,瞬间与外面蒸炉般的世界隔绝开来,清爽的凉气打在皮肤上,带着些许甜美酒香的空气灌进肺里,呼吸都顺畅了不少。

苏葵抬头往吧台上看去,果然找到了柳凝枝。恰巧柳凝枝也往门口上看过看来,微笑着招呼她过去。

“来啦?先别过去,有东西要给你。”柳凝枝弯腰在柜子下面找些什么,不一会儿便拿出一个装饰精美的小礼盒,“来,说了要补给你的生日礼物,打开看看。”

苏葵有点吃惊地看着她,没想到柳凝枝不是在开玩笑,她是真的将自己的生日放在心上了,苏葵细想,身边的人能做到这点的也就只有柳凝枝了吧。自己那能遇到她真是太好了,看着她,心里不禁暖暖的。

“姐,你也太客气了吧,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吧嘿嘿!”苏葵调皮地摆出一副贱贱的表情,双手接过那个小礼盒。

“我去、苏葵你看你这小样!不要还我!”柳凝枝被她给气笑了,用力搓了搓苏葵的头。

苏葵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里面装着一根纤细的手链,细细的水晶链子混搭着三个小饰件,月亮,音符,珍珠,图案里面都精细地镶嵌着闪亮的水晶,整根手链在灯光下发出闪亮地光泽。

同样闪闪发亮的还有苏葵的眼睛。

“喜欢么?”

“姐啊!你对我真是太好了吧!我以后定为你做牛做马……”

还没等苏葵吹完彩虹屁,柳凝枝就摆摆手,说:“为我做牛做马的人多了去了,不缺你一个,你啊,还是给我安安分分唱歌,好好上学,我就安心了!”

“你怎么跟个老大妈似的……反正礼物谢谢啦!我先过去了!”苏葵摆摆手,将手链戴上,刚转头,就看见不远处坐着一个人正眯着眼睛看着自己,苏葵被看得极不自在,问:“那边那个大背头谁啊?苍蝇飞到他头上怕都要摔断腿了,我有点眼熟。”

柳凝枝沿着她的目光望过去,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说:“他之前确实来过几次,听说他在西区那边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人品极坏,你小心点,不要那种人有接触。”

“放心!我才不会跟那么油腻的人有接触呢!我先上去啦!”苏葵说完屁颠屁颠地往舞台上走。

“嘿!这丫头!还得瑟起来了!”柳凝枝笑着摇摇头。”

苏葵踏上舞台,摆弄了会儿吉他,在这间隙,喝酒的人都转过头来期待地看着她。SUNFLOWER酒吧并不是每天都有演唱表演,一周一两次,时间不定,能遇上的话还是很幸运的。

苏葵清清嗓子,指尖拂过琴弦,开始了她的表演。

“我踩着梦的阶梯 走进了 一座迷雾森林

谁的心事 被天使窃听 泛起涟漪

时间它帮我设计 下一秒 谁是神秘嘉宾

小心翼翼 揭开了面具 掌声鼓励

谁闯进我的场地 谁让我措手不及

我早就预备的剧情 你却给我一笔

狡猾地 致命地正中我红心……”

深情的歌声中,台下的人似乎都下意识地保持了安静,每个人都静静地听着苏葵温柔的歌唱,歌曲似乎有一种奇妙的力量,让人暂忘了苦恼,沉浸在温柔流动的歌声中,抿一口杯中的酒,酒香在唇齿间蔓延飘荡,下肚后还回味无穷,这简直就是味觉、视觉、听觉上的一大享受,让人忍不住陶醉其中。

苏葵在台上忘情地歌唱,但她不知道到,在台下成片被的歌声所吸引的人群里,还有郁凯乔。

他眼中流动着惊喜的光芒,目光追随着台上那个闪闪发光的女孩,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只听他小声地说:“我好奇了整整一天你到底要来酒吧干嘛,原来如此啊!”

半小时后,苏葵完成了她的表演,接着是一支民谣乐队,她有序地收好吉他,退场,往幕后的器材室走去。器材室旁边就有一扇后门,这里工作人员有的下班图方便就习惯走小门,苏葵刚到走到门口,就看见一道黑影窜出来,结结实实地挡住苏葵的去路,晚上光线不足,看不清人脸,但苏葵看着那一头往上梳得滑溜溜油亮亮的头发,就知道来者何人了。苏葵忍不住心里暗骂了一句。

“哟!小妞,今晚舞台上唱歌挺不错啊!有没有兴趣跟哥哥我交个朋友啊?”大背头靠近苏葵,谈吐间混杂着的酒气全都扑到苏葵脸上,让人极不舒服。

苏葵往后挪了几步,拉开距离,冷漠地说:“我没兴趣,请你让开。”

“嘿!还挺有个性啊!我喜欢!”大背头说着,一下又窜到苏葵面前,这次直接撩起苏葵的一小撮头发,用手指轻轻搓了搓。

苏葵实在是被吓了一跳,瞬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为都在翻腾,这个人实在是让人恶心。她用力拍开他的手,说:“放开我!让开!”

只见那个人咧嘴一笑,往后退了一步,双手举起来,表示什么都没干,笑嘻嘻地说:“诶呀!那么激动怎么好啊?哥哥什么都不会做哦!”说着,他将手上的细小的东西放在嘴里,咽下去了。

那是苏葵的头发。

“哥哥不会对你做什么哦,但是啊……你要对我做什么,我就说不准了啊!嘿嘿……”大背头露出一副狰狞的笑脸,一瞬间实在让苏葵感到毛骨悚然,她不明白这人到底要干嘛,她正想赶紧往后跑开,她猛地往后转身。

嗯?!动……动不了!苏葵的身体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苏葵惊恐地意识到,这个人……莫非是……异能者!?

“哈哈哈哈哈哈!小妹妹,怎么不跑了?嗯?”

“你个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快放开我!!”

苏葵拼尽全力想要挣脱这无形的束缚,但都是徒劳,不知不觉间,身体还不受控制地往预想的反方向移动,僵硬地往大背头身上走去!

“我靠……停下!快停下啊!!草!”

苏葵看着大背头领着自己的身体缓缓地往门外更昏暗的巷口走去,那张阴险扭曲的脸一直在她的眼前浮现,让她忍不住地一阵阵犯恶心,全身抗拒地战栗着,此时此刻的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任人摆布!

走到巷口,两人停下了脚步,大背头回过头,咧嘴一笑,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满脸浮现出酒精作用的绯红。苏葵看到眼前这个变态扭曲的嘴脸,不敢想象接下来他要对自己做什么,战栗的身体难以控制,眼睛早已裹上一层晶莹的泪水。

“你的眼睛真好看……哈哈。”说着,大背头舌头舔了舔嘴唇,将手伸了出来。

“你他妈被碰我!滚开!!”苏葵在那一刻用尽全力嘶吼起来,“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呜……死变态你给老子滚开啊!!”

“嗬!都被我定住了还那么嚣张?告诉你,今天你别想逃了!知道我是谁么?说出来吓死你!老子是异能者!哈哈哈哈!你逃不掉的!”大背头说着就要猛扑过来!

“卧槽泥马!!!郁凯乔郁凯乔郁凯乔!!!”苏葵恐惧地紧紧闭上双眼,眼泪终于簌簌地落下来了,深深的恐惧占据了苏葵的身体,就在听到这人说自己是异能者的那一瞬间,苏葵脑子轰地一下像是炸开了一样,想着这下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但与此同时,脑子里突然蹦出了郁凯乔的身影!此时此刻,苏葵多么希望郁凯乔能在自己身边啊,就当大背头这流氓向她猛扑过来的这一刻,她竟然下意识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轰——嘭——”

“啊啊啊啊!!!”

苏葵紧闭着双眼,喊完后身体什么都感觉不到,只感觉身边突然呼来一阵疾风,下一秒就听到了像是肉体撞击硬物所发出的一声闷响,紧接着就是一阵惨烈撕扯的哀嚎。

“苏葵!!!你没事吧!?”

这声音……这声音是……郁凯乔!!

苏葵猛然睁大了泪水迷蒙的眼睛,吃惊地看着眼前的郁凯乔!一转头,只见大背头趴在三四米远的墙角下,蜷缩着身子浑身颤抖着,嘴里发出痛苦难耐的**。而自己的身体终于能控制了,但因为腿软而一下跌坐在地上,抬起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郁凯乔。

郁凯乔缓缓走到大背头跟前,弯了弯腰,一把将人从地上拎了起来,沉着脸一字一句地说:“王楠,我记得我之前提醒过你的吧?嗯?你那么快就忘了是吗?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王楠面露恐惧地看着郁凯乔,整个身子更是哆哆嗦嗦的不成样子,连口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敢了……再也没有下次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大哥!我知道错了!!”

“滚!”郁凯乔一甩手,那人立马跌坐在地上,摔在地上摸爬打滚了好一阵才站稳脚步,随后便不要命似的逃开了。

郁凯乔转过头,看向苏葵,眼前的人实在让他又吃了一惊。

“郁……郁凯乔?真的是你?!为什么……呜呜,我靠……要来就他妈的早点出现啊!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要吓死了啊!呜呜!草!”

一瞬间,得救后的安心、后怕和委屈一下涌上心头,苏葵再一次在郁凯乔面前瞬间崩溃,泣不成声。

“啊……对不起,我也实在想不到你会遇到这事儿,你还好吧?能站起来吗?”说着,郁凯乔蹲下来,与苏葵平视,“需要我扶你起来吗?嗯?”

“要……腿还有点……打颤,”苏葵擦了擦眼泪,将手抬起来。

郁凯乔无奈笑笑,抬起她的胳膊,扶她起来了。

俩人才没走几步路,郁凯乔突然笑了起来。

“我靠……你笑屁啊!”苏葵刚吸溜了一下哭出来的鼻涕,就听到旁边这人无情的嘲笑声,她立马停下脚步,用红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

郁凯乔叹了口气停住了笑,摇摇头说:“不是……我是突然想起,那天晚上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是这样,你被吓得腿都软了,得人扶着才站得起来。你跟我所想象的班霸不太一样啊,一般的班霸可没你那么胆小爱哭的……噗哈哈哈!”

“我靠!滚吧你!谁他妈是班霸啊!?”苏葵甩开郁凯乔扶着自己的胳膊,自己直径走开了。

“我也只是听说,不是的话就算了,欸,你往哪走呢?这边儿!”郁凯乔追上去,带着她去见那个他所说的“厉害的同类”。

延伸阅读

冠位网络偶像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shaichou.cn/am6g.shtml
继续沿着植物图样一路搜寻至今,曹沫只剩下孤身一人,这一路他经历了大半生没经历过的惊险

穿书后混成了女主嫂子之调虎离山计(9)  http://www.shaichou.cn/dhr5.shtml
我往回走时正好和欣欣她俩撞个正着。“星儿,你刚刚不是说去上厕所吗?怎么去了那么久?我

当魔修穿越到圣母身上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aichou.cn/sy9t.shtml
“我,我会抓鱼!”狐七见势不妙,摇身一变回了本体,举起爪子向萧然投降。“我去抓鱼给你

末路囚途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shaichou.cn/dgo8.shtml
第四章吴邪嘴里的张起灵,是她梦里的那个张起灵吗?可是要是说这吴邪嘴里的张起灵和她梦中

他三观很正听到私情  http://www.shaichou.cn/posk.shtml
转眼间到了六月初九,绥阳长公主寿诞。长公主地位尊崇,交友广阔。待得这一日,公主府宾客

超神学院之召唤系统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aichou.cn/axbn.shtml
蝶女吹响了这可怕的笛声。纵使声音十分婉转美妙,可是,久而久之就能感受到里面的意境··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shaichou.cn/bw4q.shtml
班房是什么地方?这是顺天府的衙役休息轮班之所,所谓“小案班房,大案入监”,许多犯了案

门客的娇养日常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shaichou.cn/645z.shtml
果然如同元媛所猜测的一样,这是一个架空的时代,不仅如此,现在的大宁王朝,是一个十分繁

从异世界冒险的史莱姆殿下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aichou.cn/g9mb.shtml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谁都没有想到。一时间,酒馆内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愣。而那名叫做明月的女

顶级白富美女配的正确打开方式[穿书]第七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aichou.cn/w46.shtml
要完工了,苏茴请了孙强帮忙,终于买到了肉,请大家伙吃大餐。不能人家房子都建好了,还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每168小时获得一个宝箱在线阅读第一章

    “看那俩妞儿!”海边一个男人猥琐的眼神盯着正向这边走来的毛伊伊和沈茜妮,似乎是有好事要分享给哥们儿似的,用胳膊肘特意杵了一下旁边的男人。“哇,太他妈辣眼睛了!”这男人下意识的摘下太阳镜,眼睛自带绿光,死死地盯着这俩姑娘!并且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毛伊伊是个充满文艺气息的姑娘,平时习惯将高吊的马尾编出一

  • 思故不归线索

    白衣男子事了拂袖去。转眼已是三天过去。“老大,前面丛林里发现有人,但都是倒地不起,不过气息尚在,”丛林深处一个探子向一个魁梧青年说道。“走,去看看,”魁梧青年吩咐。“真倒霉,这一路来,遇到的几支队伍都被扒光了,毛都没有得到过一根,”魁梧青年一路埋怨。“老大,有一支队伍明明很弱,我们为什么不把……然后

  • 非常大学生第二章

    他一睁眼就开始大口喘气。窒息的感觉如此清晰,以至于他本能搬歪歪扭扭向前走了几步,还是一下子摔倒在地。“呃……”身体似乎不太对劲。……小了一圈?他定了定神,先站了起来。似乎小了三五岁那样,身体仿佛还是个没发育完全的初中生。他环顾四周,是不认识的地方。“……”我还在日本吧?极堂京发现自己还背着书包——是

  • 斗罗裂空之第三章

    别看这间病房举目望去,没有别人,在半中间那道布帘的背后,是白辰希的病床,而病床上躺着白辰希。虽然说有不透明的布帘挡着,听得见。前一世,她记得自己被白擎浩得逞。她的第一次偿尽了苦头,以致后来,白擎浩强行与她结婚后,她害怕不已。前世的她失了清白,简直耻辱到精神差点崩溃,恨不得杀了白擎浩!事实上,她当时还

  • 虚拟创世主在线阅读第6节

    荆卫一声‘老爸’引发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直叫赵雅和白羽母女俩情不自禁的误会了白景天。当白景天清醒的意识到荆卫这声‘老爸’指的就是‘岳父’时,他满心哭笑不得,只得亲自押着荆卫去向赵雅说明事情的原委。一间卧室中。赵雅哭得跟个泪人一般,不知道是伤心所致,还是气愤所致?或是满心的失望所致?白羽不知道的是,

  • 大唐之最高检查官第四章

    唐婉心满意足的吃完了“小仙女”牌餐餐后,就听见系统在催她。“宿主你快一点哒,万一男主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我们快走吧。”唐婉拿了杯用竹筒装的水,边走边笑着逗系统,“哎呀,你都说了那是男主,男主怎么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呢,别急别急啊。”话虽如此,她还是加快了脚步,人命关天,不管后来人家有没有回报她山珍海味

  • 花间归少年之尸群与二阶敏捷型丧尸(新书求关爱)

    “连围墙后都有?”陈枫一边鼓囊着,一边已经迅速的反应过来。一旁的异形母皇迅速的出击,这一次陈枫没有自己动手。因为此刻,陈枫的鉴定术已经拍在了这两头丧尸的身上。感染体:敏捷型(一阶)状态:病毒复生体质:10敏捷:20元素:0描述:受到病毒感染的失败进化体,拥有两倍巅峰人类的敏捷度,吞食血食可加速成长。

  • 梦回青楼做书生第八章

    “那一天为我颁奖的就是尹姐姐,你没有看到吗?她还鼓励了我呢!”赫胥狷早已没了之前的厌恶和愤慨,眉飞色舞地述说着当初的事。赫胥猗当时根本没有关注这些,她只是为妹妹获得了冠军而欣喜。“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姐姐,你真的喜欢尹姐姐吗?”赫胥狷称呼改得相当自然,“那你什么时候也能让我见见她吗?我要感谢

  • 最终男主在线阅读第四章

    小说写久了伟光正,自然也会有反其道而行之的主角出现,尤其是扮猪吃老虎的利己主义者,像是容丹这类女主,多数称为黑莲花,属于白莲花的变异种,表面看着天真单纯,实则内心精明干练。男人女人说到底都是人,有男人觉着三妻四妾是天经地义,自然也有女人觉得花心有理,因此除了种马小说之外,逆后宫小说层出不穷。虽说沧玉

  • 她靠厨艺征服全星际封卓问起简何

    “其实,媛媛,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昨天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你的朋友将你带去了哪里?”封卓眼睛一顺不顺的盯着简媛问到。简何心中一惊,难道是他知道了什么吗?于是迅速的低下头道歉说:“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朋友刚好在附近,所以我才会向他求救的,昨天他带着我到郊外散了散心,然后我就回来了。”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