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天明何许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囹圄小妖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羽丘空被母亲紧紧圈住,站在饭岛家的人群之外,方才还一起聊天喝酒一起欢声笑语的饭岛八重子和绢,现在却像风吹便倒的弱柳伏倒在盖了白布的饭岛孝弘身上痛哭不止。

究竟发生了什么?

大脑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理解状况,羽丘空只能呆呆地睁大着眼睛,看着面前人来人往。

饭岛律也站在人群之外,两个人的目光穿越来回走动的人流直面撞上,羽丘空看见了男孩眼中的茫然,以及对反常的家人表现出困惑与不安。

这一切未免也发生得太快,男孩的年纪甚至都不能理解死亡的含义,最亲近的人就已经离他而去。

大概是因为现在的羽丘饭岛两家的关系还没有恢复到从前那般熟悉,羽丘雪子不好去参与他们的家事,尽管她想上前帮忙的心情连羽丘空都感觉得出来,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做一个旁观者。

小孩子不该在阴气重的地方呆过长时间,饭岛家的人收拾好悲痛的心情开始忙碌起来,把暂时无人照管的饭岛律和还在发烧的饭岛司都交给了羽丘雪子。

生着病的孩子所在的房间也不能让健康的孩子待太久,可是被烧得迷迷糊糊的饭岛司又不能没有人在旁边照顾,因此饭岛律和羽丘空两人接受了一番不准乱跑打扰大人们做事的叮嘱,被羽丘雪子在院子里放养。

在这个家溢满悲伤的这个下午,尽管不太明白,饭岛律还是从家里异常紧绷的氛围中察觉到了不对劲,这让他也焦虑起来,而又没有一个人来安抚他的情绪,所有人都在忙碌。

两个孩子仿佛被整个世界所遗忘,沉默地在廊下相对而坐。

羽丘空踌躇了一下,觉得还是有必要给饭岛律灌输一下关于死亡的概念:“律,如果、突然、有一天,你喜欢的人、到别的地方、去了,再也见不到,律会怎么做?”

“为什么要去别的地方?”

“非去不可。”

“我不能去找他吗?”

“去不了。”

“……我可不可以叫他回来见我?”

“他…回不来。”

饭岛律有些不高兴地拧起了眉,用算得上是瞪视的眼神盯着羽丘空的眼睛,女孩也毫不示弱地回望过去,他从那双星空一般明朗的眼眸中看见了无法读懂的哀伤,又稍微收回视线落在女孩与年龄不符的坚毅脸庞上,终于露出泫然欲泣的神色: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就不要喜欢那个人了。”

羽丘空哑然地愣在那里,她看见男孩的眼里还闪着泪光,仿佛是用了全部的勇气才做出这个决定。她盯着他随时都可能哭泣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放弃一般松弛了绷直的腰背。

本来还有许多的后续问题,像是“为什么不喜欢了呢”、“那明明是你很重要的人啊”,甚至做好了被反问的准备……但她终究还是放弃了继续。

在询问的过程中她已经隐约察觉到,这些问题不仅是在问饭岛律,更是在问她自己。

——“如果重视的人死去话,你会怎么做?”

羽丘空答不出来,也不想回答。

她再看了一眼饭岛律偷偷抹掉眼泪不安地望向家人聚居的那个房间的侧脸,一边揉了揉自己的脸一边轻轻叹了口气。

这个问题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或许太过残酷了。

“对不起……律哥哥。”

傍晚的时候,前来吊唁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饭岛孝弘平日里是个温和而斯文的老好人,邻里对他的印象都很不错,得知这样不幸的意外,每个人都显得无比心痛。

羽丘雪子也给家里打了个电话,那边也是完全不肯相信的样子,但是事实既定也无法改变,商议之后决定明天由羽丘源一郎作为代表到饭岛家来一趟。

自从和饭岛律谈论了那个问题之后,直到黄昏来临他都没有再搭理过羽丘空。这样*气,像个小孩子似的……哦不对,他本来就还是个小孩子。虽然明白这点,羽丘空还是忍不住瞪了他的背影一眼,丝毫没有意识到跟小孩子一样*气的人还有自己。

黄昏的天空火烧一般的红,太阳正在一步步沉入地平线,阳光也一点点黯淡下去,广袤的土地上似乎有无数阴影在舞动。自古就被称作逢魔时刻

“律,空。”

背后传来的呼唤让两个僵持着不说话的孩子不约而同的回过头去,饭岛伶站在长廊的那一头,太阳在他出声的同时,太阳最后露出的顶部也没入云海,余晖消散,神色疲累的老人仿佛与身后的黑暗融为一体。

“抱歉,是爷爷的错。”

这是羽丘空此次前来第一次见到饭岛伶,与记忆中的上次会面不过一个月,他却像苍老了十几岁,羽丘空忧虑地皱起眉,那个问题再次浮现在心头。

究竟发生了什么?饭岛伶……到底做了什么?

这是注定得不到回答的问题,羽丘空干脆都没有问出口,可是那份疑惑始终萦绕在心头,对于好奇心膨胀的她来说简直是煎熬。

饭岛伶在两个孩子中间坐下来,看起来像是对两人说话,其实话中的重点还是自己的外孙,羽丘空在一旁听着,有好几次都要将问题脱口而出,然而看到老人隐忍着痛苦自责不已的眼睛,又把话吞了回去。

无论发生了什么,这都是一个悲剧,无论是对受害者而言,还是对过失者而言。

时间到了晚上九点,一直昏迷不醒的饭岛司终于退了烧,呼吸变得轻松,因为难受而紧锁的眉头也舒展开来,这时事务已完成了大半,访客也逐渐减少,照看饭岛司的任务便由她的母亲接手。

羽丘雪子得以松口气,走出房门再看到自己女儿的时候,却意外发现她的心情不太好。

羽丘空一个人坐在长廊上,手臂交叉抱着手肘,被厚毛袜包裹住的小脚踩着冰凉的木地板,她把下巴抵在并拢的膝盖上,眼睛望着远处的虚空,细细的眉毛纠缠在一起。

作为一个母亲,她对自己女儿的习惯是再熟悉不过的,每当这孩子保持这样的姿势开始发呆,一般不是心情不好就是在想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羽丘雪子轻手轻脚地走到她身边,无声地坐下,目光也追随着她的视线所向。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她的女儿就总是喜欢盯着空无一物的地方看,羽丘雪子不是没有疑惑,但对女儿的信任与担忧压过了这份不解,在得到了羽丘夕的保证之后,她也懒得再考虑那么多,只顾专心对女儿好。

等羽丘空回过神来,立刻就被身边突然多出的人吓了一跳。

“妈妈?!”

羽丘雪子恍惚了一下转过头来,笑容像春日里的阳光一般和煦:“嗯。”

仿佛一阵清风拂过面颊,羽丘空突然觉得困扰在心头的那些事都没什么大不了,于是也扬起明媚的笑脸:“想你。”

没想到会听到这句话,羽丘雪子微微一愣,随即笑着揉了揉女孩的脑袋。

母女俩的轻柔氛围还没有维持多久,饭岛宅的大门忽然被用力地拍响,敲门的人像是要将其砸烂一般,用尽了整个身体的力量,气势惊人。

结果那扇门真的被撞开了,大门正对着长廊,羽丘母女目瞪口呆地看着厚重的木门在轰然巨响中敞开,门外的女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步履匆匆地冲进来。

“蜗牛先生!”她这样心急如焚地不停叫喊着,在这样寒冷的冬日,她的额前竟然都是细密的汗珠,整个人都在散发细微的热气。

饭岛伶从里屋走出来,脸上带着对她失礼行为的明显不满:“请问你是哪位?现在家中事务繁忙,恕我无法帮上你……”

女孩却执着地打断了他拒绝的话:“蜗牛先生!求您了!救救家母吧!”

饭岛伶表情微动,暂且打住了转身回屋的念头。

女孩名叫绫里千寻①,是现任仓院流掌门绫里舞子的女儿。

说到“仓院流”的时候,几乎所有在场的大人都露出了微妙的神色,羽丘空偷偷询问母亲,才知道这个仓院流竟然是有名的灵媒师世家,经常在电视上活跃,有个暗地里的说法是当警方遇到难解的疑案,就会借用灵媒师的力量揪出凶手②。

这种有名家系的子弟,怎么会跑到默默无闻的饭岛家来求助呢?

羽丘空又把视线转回绫里千寻身上。

根据她的描述,十二月二十八日发生了一起枪杀案,一名律师当场死亡,警方秘密拜托她的母亲绫里舞子做灵媒,召出被害者的灵魂以问出真凶。

然而绫里舞子说出的“真凶”以精神错乱为由获得了无罪开释,她被冠以“灵媒失败”,仓院流也蒙受诬陷,羞愧之下而出走他乡。

“我无论怎样都联系不上母亲,家里现在为了争夺掌门的位置而乱的不可开交,再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就连妹妹都会受到牵连的!”

绫里千寻说得煞有其事,可在场的人面面相觑,真正相信的人并没有几个。

羽丘空看着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相信她说的都是事实,可要让还沉浸在失去亲人伤痛中的饭岛家的人相信这番说辞,并为了一个陌生人付诸行动,果然还是有些强人所难。

她看见饭岛伶沉默了一会,无比艰难地吐出了“抱歉”两个字:“绫里小姐选择出走是她基于自己的意愿……我是无法做什么的。”

“我知道!但是如果能找到她!让我跟她谈谈……”

“……抱歉,我实在是有心无力。”

绫里千寻脸上的表情在那一瞬间全部消失殆尽,她颓丧地垂下头,连肩膀也耷拉下去:“我明白了……给你们造成了困扰我很抱歉。”她回转过身,脚步虚浮地往门口走过去。

女孩的悲伤满得要从背影溢出来,饭岛八重子于心不忍:“你的母亲真的是一个很棒的灵媒师。”

绫里千寻脚步一顿:“……谢谢。”又继续向前。

母亲的出走对她来说就像整个世界的坍塌,她还太过幼小,也太过无能为力,羽丘空看着她的背影,那股绝望几乎要将她吞噬,她讨厌面对这些,可现实却把它撕裂开来明晃晃地摆在眼前。

生离,死别。

世事无常。

延伸阅读

久喜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ggnq.shtml

巴菲纳莎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ykm9.shtml
巴菲纳莎女装总部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集服装设计,制版,生产,订做,销售为一体的外向

浣碧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pr1n.shtml
浣碧床上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伊程式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dlc9.shtml
伊程式汽车用品是小皮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广州伊程式

帕莱宝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gymn.shtml
品脾及公司介绍美容美容品牌优势主打产品

甄绿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6cnk.shtml
华焱企业通过招商局回到安徽省岳西县创办旗下子公司,子公司以农业为基础,成立华焱种养专

真泰尔陶瓷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smrf.shtml
福建省德化真泰尔陶瓷机构发展有限公司(福建省德化真泰尔陶瓷有限公司)创办成立于199

健牌工坊日用品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gp58.shtml
健牌生命科技(香港)有限公司企业简介健牌生命科技(香港)有限公司,是美国大东南控股公

慕士塔格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uhcu.shtml
杭州慕士塔格户外用品有限公司创立于2005年,怀着共同的梦想与理念,经过五年时间的发

光衡仪器加盟  http://www.moparengineswest.com/ghs5.shtml
深圳市光衡仪器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于原装进口通用实验室产品、仪器设备、化学试剂及耗材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万界武侠系统第3章在线阅读

    第二日,寒蓁便没看到玄兰与木笔。第三日仍是如此。到了第四天上头安乐舶暂时靠岸,待重新起航之时,寒蓁身边已多出了两个小丫头。“这是咱们二爷特意买来给姑娘的,”惯常跟在莫连海身边的小厮低着头回话,“二爷说了,都是好人家的女孩,请姑娘不必顾忌,随意使唤便可。”寒蓁从绣棚上抬起头来,扫了一眼站在地上两个小丫

  • 临安十二月夜在线阅读第9章

    梦晨曦才转过角,就被早已等在那里的蓝羽给拦住了。“吓死宝宝了!”看着眼前放大的脸,梦晨曦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还好意思称自己是宝宝,都多大的人了。”蓝羽一脸鄙视?_?`。“我就是宝宝,本宝宝不想和你争。”梦晨曦一副大人不记小人国样子。“你……”蓝羽握紧了手中的拳头,保持微笑,心里不停的对自己说:“忍

  • 黯夜晨光艺术

    【读档成功---狂笑之蝠世界2时11分49秒】系统233看着呆呆躺在床上望天的爱丽丝,安慰她:【其实你最后死的时候,死的还是很威猛的。】爱丽丝翻了个身面壁思过,一张漂亮的脸蛋贴在墙上都变形了,她闷声闷气的说:‘威猛个啥,我是被自己带去的小刀弄死的,他什么时候把刀摸走的我都不知道,而且还有铁丝,我缠的

  • 浮游一剑第2章在线阅读

    源尘屏住呼吸,缓缓向着池底沉去。在那池底,模糊可见有一道太极图案,而那金银双环便分别卡在黑白两仪眼中。源尘双眼放绿光,这锁仙环可是好东西,攻防一体,更能幻化分身,绝对是攻防保命的超阶神器。据说无主锁仙环虽然弱小,但一旦与主人确定关系,便会终生追随,伴其成长。“可惜了,这对锁仙环显然是有主之物。”源尘

  • 女汉纸的苦逼追神路第四章在线阅读

    萧怜安稳地在又香又软的床上睡到日上三竿,一个娇柔的声音在耳边轻唤,“殿下,醒醒啦。”她睁开眼,床边跪着太宰府的三小姐秦月明,正两只手交叠在床边,将下巴搁在手背上,笑眯眯地看着她。“我睡了多久?”萧怜开口,她的声线不知是被人做过手脚,还是天生如此,亦或者是昨晚喊破了喉咙所至,竟然是如此低音而有磁性,有

  • 好仙不长命[洪荒]在线阅读第4节

    戴沐白咳嗽一声,道:“小奥这家伙又睡懒觉了。他总是那么懒惰。除了小奥,我看大家也到齐了,以后一段时间,大家都要在一起生活、学习,我们彼此相互认识一下吧。大家都自己做个自我介绍吧。我是戴沐白,武魂是白虎,今年十五岁,三十七级战魂尊,在大家中应该年龄最大,大家可以叫我戴老大。”奥斯卡开门的时候戴沐白刚刚

  • 王者世界之群雄争霸在线阅读第三节

    新天条终于经杨戬、沉香舅甥二人合力整理完善,是以,历年来违反旧天规的神仙都需被重新处置,玉帝便索性举办了一场赦免大会。瑶池之上,一众神仙浩浩荡荡的叩拜玉帝恩典,最先放出来的理所当然是思凡的七公主和八公主,纵然被罚监、禁千年,瘦弱的身躯不掩一身尊贵气质。只可惜相对拥有漫长无休止生命的神仙,凡人是那么的

  • 工人修仙记在线阅读第九节

    戴佳雯自认是小公举,觉得和一群人挤食堂有损她的气质,每天中午都等着豪车接送,此时自然也是看到了窗外长身玉立的少年,不由眼前一亮,匆忙拿出小镜子照了照,确认自己仪容无懈可击,这才怡怡然的站起身,准备和顾阗搭讪几句。谁知谷甜“腾”的一声站起了身,猛的冲出了教室拉着顾阗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袁紫:“……”戴佳

  • 重生之不肖子在线阅读第四章

    回到房间的江帆越想越生气,数次陷入自我矛盾中,一方面觉得“害不就是个保姆么你怎么要求那么多”一方面又觉得“他明明就有说我是家人”。此时的傅总在江帆心里的形象一落千丈,径直被拉进了黑名单,他开始觉得傅总的那些温柔,都是自己莫须有的意淫。江帆在床上辗转反侧,所有潮水一般的愤怒褪去之后,他开始感到了一种茫

  • 收藏品之第五章(5)

    霍彦礼的车上,晏池正喋喋不休的讲他选这个礼物的理由:“你别看它只是一块合成貂,这可是我爹从法国带过来的,价格可不少。”理由:贵重。“你摸摸它,”晏池抓着霍彦礼的手,让他的手放在貂上,感受它的触感,他感慨道:“是不是又好看,又舒适?”理由:好看,舒适。“我看天气渐凉了,你这腿肯定不能受凉,盖上它肯定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