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水怪魅影之第九章(9)

作者:凤语堂 来源:纵横中文网

香岩山——

山之巅,正吸收天地精华的玄真浑身一震,从打坐中醒了过来,缓缓地睁开眼。

玄真——

仿佛穿越时空,有人在远处用咒言呼唤他的道号。

心口传来一阵刺痛,他倏地站起。

从乾坤袋里掏出一块细小的矿石,这是当初为东君炼法剑时,多出来的小精矿,其与东君体内的法剑有着千丝万缕,如果东君出了事情,那么通过法剑,定会反应到这小精矿上。

抬眼远目,独立于山之巅,一身孤寂。

不过十几年,竟感到疲倦,以往,十几年只是眨眼即逝,但如今,度日如年,常常思念那人。

太光说他是修道的善心,才回应了那人的感情。自己也一直以为,是体内的魔气渴望阴阳结合,方对东君动了情。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的。

“咔——”

手中的矿石猝然裂开了,玄真脸上惊变,冷凝地盯视手中裂成粉碎的小精矿。

东君——出事了!

**** **** ****

东君手掌平展,一道炫丽之光闪出,掌心冒出一团火,随着火焰的冲高,一把炫目的赤红长剑钻出手掌。

四周的人全都惊奇地睁大眼,不可思议地看着那素衣之人从手掌“生”出一把剑。

霞光剑在手,东君傲然地立着,冷冷地注视一脸震惊的皇帝。

“贫道手中的法剑素来只斩妖不杀人,今日看来是要破戒了。”清冷的声音在空旷的夜幕下回荡。

定了定神,皇帝招来国师。

“依国师看,可否擒得住他?”

国师捋了捋胡须,略一沉吟。“陛下,他的法剑威力不可小觑,完美得几近神器。不过……他没有足够的‘气’来使用它,不足为惧。”

看到国师,东君心中一颤。这国师的道行虽在他之下,但自己道行被毁,恐怕不是他的对手。竟被他看出来了,他的确没有足够的“气”来趋使霞光剑。

一挥剑,指着国师,东君淡然一笑,显得胸有成竹。“修道之人不相欺,道友为何助纣为虐?贫道原是前朝凡人,因着修道,活了两百年,如今云游四方,只为了行善积德,他日在功过格上记上一笔。道友同是修道之人,为何苦苦相逼?”

皇帝气竭。他竟然把他比作商纣?想他堂堂帝王,治国有道,给天下百姓一个繁华盛世,不过是一足私欲,想好好爱他,他非但不领情,还如此无礼!

国师挥了下拂尘,一副慈眉善目。“道友此言差矣。陛下乃难得的明君,自继位来,天下太平,百姓丰衣足食,岂能比喻商纣?陛下圣明,贫道辅佐陛下,为天下苍生祈福,舍成仙之道,心甘情愿,何来助纣为虐一说?再者,修道之人并非无情无欲,亦可谈情说爱,道友一身正气,陛下为道友所吸引,本是无可厚非的事,道友不如领了陛下的情,留在宫中长伴君侧,不正是一桩美事?”

“一派胡言!”东君冷道。“你贪图荣华富贵,本就偏离道德,亵渎了天道。恕贫道无法苟同。”

转眼瞪向皇帝,寒彻了双眼。“你**之心原无错,可偏偏用了旁门左道,失了我对你的信任之心。治国之道与修真之道本就有共同之处,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能成霸王者,必胜者也。能胜敌者,必强者也。能强者必用人力者也。能用人力者必得人心者也。能得人心者必自得者也。自得者,必柔弱者。柔弱,道之法。你舍柔弱取刚强,背道而驰,不假时日,定失人心。”

皇帝双眼一眯,危险之光闪烁其中。果然是个修道之人,开口闭口都是道!自己就是最讨厌他这一点,每当他讲道时,就显得飘渺不可琢磨,仿佛随时会飞升而去。

“朕如何治国,不劳东君费心。朕也就一点私心,想要留下你,并且爱你。难道这样也错了?因为朕是皇帝,就不能爱你吗?”

摇摇头,东君叹息。“陛下便是普通人,贫道也无法回应。强求的,终究求不来。为何一定要执迷不悟呢?”

突然顿悟,自己对玄真是否也是如此?玄真并不爱他,一心修道,可是自己对他存了私欲,苦苦相逼,到头来,满身伤情。

凄凉一笑,他湿润了眼。

放下了,真的放下了。对玄真的情,在此时此刻,尽数收回放下了。

玄真,从此以后,东君不再强求了。

国师一直关注他,突然发现他双眼一片清明,似乎想通了什么,脸上露出释然的笑。“陛下……快快擒下他,否则……”

“看来,国师也看出来了。”东君淡然地说。“可惜晚了,贫道还要谢谢陛下,让贫道能在刹那间顿悟。”

“你……”皇帝不解地望着他。谢他?谢他什么?而他又顿悟了什么?

“我未修道之前,有人对我说:道不能成全,道不能仰慕,道不能投机取巧,道不能强求。如今想来,这情爱不是也一样不能成全,不能强求?我入道修道,实则是为了情。因我爱上了一个修道之人,于是我强求入道,伴了那人两百年,最终仍无法得到他的情。你虽是皇帝,却只是一介凡人,凡人寿命短,百年不到。你以为留下我,强求我,我就能爱上你?可叹我和那人相处了两百年,都无法打动他的心,最后带着满身情伤离开了他,游荡人间,蹉跎岁月。一如那牡丹花,留下形体,留不住心。我亦然。所以,我放下了。放下对那人的情,那人的爱,放他自由,还他一身清静。陛下能否也一样放下对我的情,让一切顺其自然?”

“朕就是执迷不悟又何如?人生只有几十年,朕难得遇到真爱,为何要放弃?朕很高兴你放下了那段情,现今只要留在朕身边,让朕好好爱你即可了。”

东君摇摇头。

皇帝变了变神色,最后一挥手,下令。国师立即让弟子围住东君。

七星阵一摆,威力无穷。

东君面无惧色,闪身穿梭其中。七星阵果然厉害,即使道行不高,但借着阵法,仍能困住人。道行被毁,气不足,很快,东君败阵下来。

刀剑无眼,彼此都挂了彩,东君咬牙死死撑着,却是越战越力不从心。

皇帝远远观望着,虽然心疼东君身上的伤口,但为了留下他,只能隐忍下来。

“砰——”体力不支,气不足,重重跪于地上,半身重量支在霞光剑上。吐出一口血来,视线有些模糊。

皇帝见了,心疼不已,立即叫人停下攻击。

“东君……你……你这又是何苦?从了朕真的有那么难吗?”

咳了数声,东君坚定地道:“我无心于你。”

“你——”

身体真的不行了,再不能战,四周的人都虎视眈眈,如果自己没有反抗的余力,恐怕真的要被留在皇宫,做这帝王的禁脔了。一想起自己差点着了帝王的道,东君便不寒而栗。他虽放下对玄真的爱,可身心只想为他守贞。

扬起一抹完美的笑,他颤抖地握住剑,慢慢地站起身来。

“陛下,你——留不下我。”他说。

“你以为你逃得掉?”四周有结界,有阵法,他是插翅也难飞了。

微微一笑,东君释然。

国师惊觉,急急呼叫:“道友,且莫想不开啊——”

可惜,晚矣。

皇帝惊愕地望着前方,全身的血都凝住了。他想不到,绝想不到,这么一个清俊淡然温和的人,竟然如此倔强刚烈的一面!

长长的霞光剑,穿透了单薄的身体,那剑直入心口,带着血液,冲出背后。东君连眉都没有皱一下,猝然之中,就这样把法剑刺进了自己的心脏。

原本法剑与自身有了契,是以身体为鞘,隐藏体内,要使用时,只需呼唤出来。然而,法剑也能杀伤自己。把剑刺入契约者的心脏,即可了断性命。

“不——”皇帝惨白了脸。他要留下东君,却绝不要他死!正要冲过去接住那渐倒下的身体,空中却闪过道青光,击破了结界,发出刺眼的光芒。

国师心中一凛。是同道中人!

青光散去,只见一道人蓦然出现,那超脱尘世的容颜,震惊了所有人,然而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冰气息,令人窒息。

他伸出手,接住了东君倒下的身体。

“玄……真……”

是梦吗?竟然能在死前看到玄真?如果真是梦,那这场梦,真美……

玄真的手在发颤,抱着东君虚弱的身体,死死地盯住那刺透他身体的霞光剑。他铸法剑给他,是让他斩妖除魔,绝不是要他用来伤自己!他怎能……怎能如此任性?

打了几个手诀,止了他的血,封住他的神魂,不容他魂飞魄散。轻轻地抱起他,无情地看向四周。

皇帝仅被他看一眼,便似矮了一截。帝王之威,在此人面前显得微不足道。这人虽拥有超乎世间的绝美色相,然而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尊贵之气,便是身为帝王的他都不及他万分。

国师后退一步,不敢直视。他强烈地感觉到此人修为极高,非他所能及。如要法斗,他一招可能就让他烟消云散了。可怕!可怕!

“是你们逼得东君自残?”

不用他们回答,随手掐指算一算,就一清二楚了。玄真全身散发出冷彻的气息,双眼倏地窜上红光,发出魔气。

国师汗涔涔。天啊,他……他竟然会有魔气?这是怎么回事?修道之人岂能与魔共存?他不但修了仙道,还修了魔道?

“朕……爱他,要留下他,何错之有?”皇帝底气不足地反问。东君选择自残,他又怎不心痛?

“既然爱他,就不该强求他!”闭了闭眼,玄真身上的魔气更盛了,勾起嘴角,冷邪地笑。“你身帝王,竟执迷于‘色’,既然如此,我便咒你的王朝毁于‘色’!”

这是最恶毒的咒言!

为了东君,他竟诅咒一个皇朝的覆灭!

留下一堆脸色铁青的人,抱着东君,御风离去。

许久,许久,皇宫传出歇斯底里的怒吼:“不!不!我大清绝对不会覆灭,我大清将千秋万古,永垂不朽——”

**** **** ****

迷蒙中,耳际是呼啸的风声,身体似乎正在飘飞,东君虚弱地睁开眼,触目的是一片黑,不,似乎还有一个模糊的人影。

熟悉的气息抱围着自己,好令人怀念,这是……属于一个人的……

“——玄真!”定睛一看,那近在咫尺的不正是日夜思念的人吗?

玄真紧紧抱着他,继续施展御风术,在云层里飞行。

“不是做梦?”他喃喃,感到胸口的疼痛,看了一眼,那霞光剑仍插在胸口。“的确……不是梦……”

神魂飘忽,他缓缓地闭上眼。原来……自己真的快要消逝了。不过,能在死之前见到他,死而无憾了。

“你不会死。”耳边,似乎响起玄真温柔的轻语。

他一震,再次睁开眼,迎上玄真幽深的双眸,扯出一抹虚无的笑,他道:“我……想去那里……桃花岛……如果真的要死,我希望……在那里……”

玄真眼眸一寒,抱他的手紧了紧,方向一改,直往海域飞去。

再次睁开眼,天色已灰蒙,要日出了。

四周是开得正艳的桃花林,他满足地笑。“又一春呢。”

靠坐在一株桃树下,玄真轻轻地将他揽在怀中,深沉的眼睛紧盯他胸口的剑。

这把剑,红似火,正是当初自己为怀中人打造的,完美得接近神器。这剑遇魔斩魔,遇妖杀妖,便是仙人,亦可丧生于它的威力之下。他铸剑,兴许是为了补偿,因为欺骗了东君,说喜欢他,只是为了吸他的阳气来压抑体内的魔气,所以送他法剑。然而,东君用他为他造的法剑杀了自己!

一把握住那染了主人的血越发煞气的霞光剑,没有犹豫,迅猛地从东君体内拔出。

“哇——”东君当下喷出一口血,染红了玄真身上的道袍。

剑一被拔出,胸口的血窟隆加剧了流血,东君进气少,出气多了。玄真手覆于他的伤口,面无表情地为他止血,但伤于法剑之下,便是身体上的伤口痊愈了,也回天乏术。

东君,难逃一死。

止了血,依然是揽着他,玄真拾起霞光剑,举着它,日已出,朝阳射在剑身上,染了血的剑更耀眼了。

“杀主人的剑,留你何用!”冰冷的话一落,手中释放出九天玄火,那灿烂的霞光剑便化为一缕轻烟,消逝了。

“不……要……”迟了,伴了自己百年之久的霞光剑在玄真的手中消失了。为什么……为什么要毁了它?难道……他没有资格拥有它?他已放下对玄真的感情了,难道连最后一点留恋都吝于不给吗?

玄真收了九天玄火,掌中空空。

东君伤心欲绝,挣着最后一口气,推开了玄真。

玄真微怔,任由东君离开自己的怀抱,望着他匍匐在满是桃花瓣的草地上。

“咳——”嘴角的血不断溢出,胸口灼热,双目湿润,东君恨恨地瞪着一脸冷然的玄真。

“为何不让我就此死去?为何连最后一点希望都不给我?”他自嘲一笑。“我……已经……下定决定放下对你的情了……你自由了,或许……可以渡过情劫,飞上九天……做那逍遥自在的神仙……再不用……再不用看这凡尘了……”

玄真动了动身,接近他步。

东君捂着嘴,又咳又吐血,不想他的亲近,便挣着挪开。“爱上你……无怨无悔,可是……你对我无情,就不该虚情假意!欺骗我……很好玩吗?修道不欺不诳,我傻傻地信了,到头来……竟是一场空。是我自己不好……都是我不好……太厚颜无耻,不知进退,强求来的……终究不行。天不许我情,我竟然想抗天,很可笑,是不是?”

玄真又近了他两步,巨大的压迫感笼罩着东君。东君骇然地缩起身子,即使修为被毁,仍能感受到从玄真身上散发出来的魔气。

当玄真的手向他伸来时,他害怕地捧住头,缩成一团。“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再过来了……你走,走啊!让我一个人静静地在这里等死吧……我求你不要让我死得……死得毫无尊……”

“严”字凝在舌齿间,发不出音,他怔愣,不知所措。

玄真不知何时拿开了他的双手,捧住他的脸,他的唇竟然紧紧地贴在自己的唇上!

为……为什么……他吻他?

唇是温热的,那伸|进口内的舌更是滚烫,灵活的舌把他嘴里的血腥一一清了去,待离开时,玄真的唇鲜红鲜红,那是沾了他的血。

“不是修道的善心,也不是欺骗。”玄真的声音忽近忽远,仿佛是在他耳边轻柔细语。“我只说一次,东君。我对你……有情。”

东君睁大了眼,不敢置信。

“我修道数百年,对凡人,从来敬而远之,便是有接触,也是疏淡不深交。在白玉潭遇上你,算不出你的命相,我就在犹豫了。唯有与自己相关的人,才无法算出。你来华阳洞,并非是那修道的善心而留下你,对你……有一种自己也不曾觉察的纵容。明知你道缘虽深,却劫数难度,仍是引你入道。一百年,两百年……你以为相处久了,我仍能无动于衷吗?”

东君心惊胆战地听着,眼前这人真的是玄真吗?虽然和他有过将近七十年的肌|肤之亲,可是……自己仍然不了解他。他说这些,是何意?

“我不许。东君,我不许你放下对我的情。在看到你用我为你铸的霞光剑自残时,我很恼,你竟然如此不珍惜自己!我铸剑是为了保护你,而不是要你……自我毁灭。”

双眼湿润得很快,东君无力被玄真抱在怀中。

可是……说这些有何用?他……就要死了!一切都晚了!晚了!

“不要——你不要再说了!”他痛苦地闭上眼,不敢看玄真脸上那淡淡的情。“你把印诀解开,不要再定我的魂魄了!让我……让我死吧!总归是要结束的,道行没了,身体坏了,魂魄要散是迟早的事……何苦将我死死地……定在这残破的身体里……求你……放了我吧!一切……都迟了……迟了……”

“你休想!”玄真低喝一声,脸面寒霜。他动怒了!扯|开东君的衣服,露出他染了血变得妖|娆的身体,同时用法术脱掉自己身上的衣物,两人纠|缠在一起。

“……你……要干什么……”东君骇然地哆嗦。他都是将死之人了,玄真为何要在他死前如此侮辱他?难道……连最后一点尊严都要践踏吗?

“放开……放开我……”微弱地挣扎,无济于事,撕裂般的疼痛瞬间淹没了东君。

“好难受……”明明身体濒临死亡,魂魄就要飞出身体了,可是因为身上这无情的人用咒言定了他的魄,不让他脱离出来,延长了死亡的时间。

真的好痛苦!

玄真揽住东君无力苍白的身体,明知道他的身体不能承受太多,却仍是一意孤行,狠狠地折磨这残破的躯体。

“啊……”

十几年没有亲近过,勉强接受,非常人能忍。

胸口痛,头痛,全身都痛,魂魄要脱离身体却无法飞出而进行无止尽的拉扯,更是痛上加痛。

“啊啊啊——”东君发出凄惨的嘶喊声,闻者莫不惊心。然而玄真没有停止,不断地彼此折磨,终于……释|放出了纯厚的精|气……

“唔——”一股庞大的气侵入身体,源源不断地弥补东君空缺的丹田。

似乎还不够,玄真再一次发动进攻,在漫长的磨合下,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的精|气送进东君的体|内。

疼痛减轻了,不属于自己的阴气一点点的流窜四肢百骸,代替了他失去的阳气。

“唔,啊……”不再发出痛苦的嘶喊声,东君渐渐地迷离了。

怎么了……为何……不再疼痛了?要脱离的魂魄渐渐安定,不再动荡,彼此的互动,变得耐人寻味,让人留恋不舍。

相对于东君的舒畅,玄真显得十分艰难。冷汗一滴滴地下滑,释|放精|气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源源不断地把自己的修为渡给了东君,随着阴气的减少,体内的魔气越发地猖狂。

他急促地喘息,拥抱东君的双手硬生生地放开,死命地按在泥地上,修长的手指发出一阵红光,指甲竟瞬间变长,尖锐地指甲泛着红光,深深地掐进泥土里。墨黑的长发狂乱地飞舞,当玄真将最后一丝精气送进东君的体内时,他狂喝一声,远远地退开,跪在泥地上,捧住头,痛苦地低吼。

“呼呼……呼呼……”喘着粗气,让魔气控制了整个身体,待他安静下来,睁开眼时,再也不是原来的玄真了。

原本墨黑的发此时隐隐泛着红光,漆黑的眼被赤红如血的眼睛代替,指尖是长长的锐甲,皮肤若干处覆有细小的鳞片,散去了修道时的仙气,如今围绕的是那骇人的魔魅。

接近东君,探手抚摸他的额头,昏睡中的他一脸安详,有了玄真数百年的修为,再也不会魂飞魄散了。

狭长血红的眸眼里尽是温柔,低头轻吻他的唇,依依不舍。

手指抚过他满是伤痕的身体,随着红光闪过,伤痕渐渐消失了,恢复了往日的洁白。

小心翼翼地为他穿上衣服,整理好他零乱的发丝,一身洁净的东君仿佛只是睡着了。

静静地望着他,素来冰冷的脸上尽是温意情爱。当魔性代替原来的仙气时,对东君的爱慢慢地释放出来。

“原来……我爱你极深,东君……”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就爱上了。只是自己修道的淡薄,忽略了这浓厚真实的爱。

然而……他成了魔,只能离开……

“真可惜,在我明白爱你至深之时,却无法……拥有你。”仙魔不两立,永无相见。

抱紧东君,不断地亲吻他的眼,他的颊,以及他的唇,如此的留恋不舍。

两个白影战战兢兢地想接近,又不敢,瑟缩在一旁,观望着那魔物。

淡淡一瞥,玄真对那两个白影道:“这里没你们要的魂魄,回地狱去。”

白影不敢离去,也不敢接近。他怀中的那人明明是要死的,却被逆天术救活了。这该如何是好,空手回去无法向阎王交待。

玄真嗜血地扯起嘴角,单手朝其中一个白影一展,那白影痛呼一声,化为一个气团,被吸进了玄真的手掌内,消失无踪了。

可怕!可怕——

另一个白影再不敢逗留,急急回冥界,向阎王禀报。

索魂无常中的一个……竟被魔物吸食了!

**** **** ****

香岩山·水月洞——

修炼中的太光蓦然感到一股庞大的魔气,待他收了功,奔出时,便看到自家洞口立了一道鲜红的魔影。

瞪大眼,他无法置信地望着那红影。

玄真抱着昏睡中的东君,接近太光。太光步步后退,让玄真进入他的洞府。

直到玄真来到他面前,他无路可退,对玄真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魔气,太光汗涔涔地呆站着。

玄真把怀里的人交给太光,太光战战兢兢地伸手接住。

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玄真完全……魔化了?而东君体内的气……完全是玄真原本的阴气?

“他会忘了我,从今以后好好修道,再度四十八劫,便可得道升仙了。”玄真淡淡地道。

“——你呢?”

玄真转身。“魔物自然只能去魔界。”

太光不知该如何反应。为什么?原本要成仙的玄真却成了魔?

“这是我的劫数,以及……”下面几个字说得很轻,太光听不清。

红袍一扬,那一身尊贵的妖魔化为一道红光,窜出了水月洞,再不复返。

“玄真——”

太光抱着东君追到洞口,望着远方。

此后一别,真的要——天上人间,不复见!

九天之上,有神人轻轻一叹,最后完全闭了眼,沉入无尽的睡眠中……

延伸阅读

FRX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dtih.shtml
FRX汽车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座垫、座套、脚垫、后备箱垫、清洁用品、汽车太阳膜、汽车把

优品阁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xj7k.shtml
优品阁箱包总部经销批发的手提包、单肩包、斜挎包、双肩包、手拿包、钱包销量节节高消费者

如锦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datq.shtml
如锦服饰是一家集内衣的开发设计、生产及销售的综合性服饰公司。公司特别注重消费者的需求

盒滋哩火锅烧烤食材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6xnn.shtml
盒滋哩品牌创始于2015年,秉承着“永远盒你在一起体会人间好滋味”的理念,把火锅还原

艾恩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dj2d.shtml
艾恩儿童家具总部经销批发的儿童家具产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

施巴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b0lk.shtml
施巴加盟详情广东美科贸易有限公司是1995年在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登记的合法企业

星雅珠宝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sy0y.shtml
深圳市星雅珠宝有限公司创办于2002年7月,是专业从事黄金K金、铂金、钯金、银、珠宝

瑞茗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y5uw.shtml
瑞茗茶具总部经销批发的茶具茶盘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汇启慧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gyh9.shtml
汇启慧课程;1、汇启慧很动力课程、2汇启慧记忆力课程3、汇启慧记忆力课程4、汇启慧阅

厚仁电子加盟  http://www.motoreyon.com/dg6w.shtml
厚仁电子是一家从事电力领域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公司主要经营范围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赠你一颗相思豆预备天兵,西游世界】

    执法天官闻言眼里闪过一丝赞赏的神光,他随手抽出一只金光闪闪的令牌递给陆寒,沉吟道:“从今日起,这便是你在天庭的身份。”话音落下,陆寒恭敬得接过令牌后,发现上面刻着两个大字‘陆寒’。紧接着就被执法天官带到预备天兵队里,临走时不仅他一人,还有着很多下界飞升的凡人。仙界之上,山峰高大雄伟,顶部覆盖厚厚的积

  • 五个系统争着宠我当大佬之拿下一血(求收藏,求鲜花)

    “常昊灵,给我死!”李星云见此情形目眦欲裂,含怒一掌拍向了常昊灵。“小妹,我们走!”“轰!”只见常昊灵挥手扔出一枚白色的药丸,药丸炸裂一片炫目的白色烟雾出现在四周。“烟雾弹!”当烟雾消失的时候,黑白无常两人已经消失在百丈开外了。“哼,这一次算你们走运!”李星云心知自己大意了,黑白无常的烟雾弹竟然可以

  • 被蠢死之后我重生了第四章在线阅读

    “舞羡鱼?”辛西白轻念挑战书上的名字,“这弟子的名字倒是有意思,不过先前考核招纳,我是对这人一点印象都没有,想必不是什么过人之才。”风生青摇摇头。“那青师兄何以如此激动,一个年少轻狂的人罢了。”辛西白淡然。“话不能这么说,这么多年了,竟然又有人发起这种必输无疑的挑战,先不管她能力如何,至少勇气可嘉,

  • 我家后院是洪荒第六章

    齐朗回归以后,外在表现一切如常,甚至对着白平也依旧热络。不过舒牧在旁边看着都觉得假,比起之前的真情实意差太多了。在舒牧友情建议齐朗提高演技后,齐朗摇头对舒牧拒绝了。“这就够了。你说得对,白平他不仅不爱我,甚至还不够关注我。之前他就没有注意到你和我的不同,现在他也照样注意不到我对他与以前的不同。或者说

  • 综艺:遇见爱撞鬼

    “多亏了亲家公还未走远,不然我这孙儿的性命·······”夜已经深了。段家大宅的正厅里依旧灯火通明。段老太太坐在堂上,对着坐在一侧的谢家老夫妇连声道谢,难得的掩去了身上那几分盛气凌人。谢老爷子长垣道:“亲家母说的哪里话,鸿儿也是我们谢家唯一的外孙。今日折返,元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忍看着鸿儿就此殒命

  • 你是喜欢我的在线阅读第五章

    楚天经脉废了?楚天经脉废了?!楚天经脉废了!!“诶”半响,凌战叹口气,转过身来,带着惋惜望了楚天一眼,好像下着什么就决定似得。楚天心中不屑之情闪过,做个决定还这么犹豫,窥一斑而知全豹,此宗门空有其貌。楚天心中下着评论,前世见过多少宗门之人,杀伐果断,好不拖泥带水,与眼前之人简直是天差地别。台下众弟子

  • 谈恋爱不如打脸在线阅读第4章

    等到你们满级的时候,你们的属性将会强大到无人可以轻视,所以死亡对于你们而言,应该并不会是常事。而我们这个世界的人也拥有着属性面板,不过,我们的各项基础属性为10,当然了,如果通过后天训练的话,这个属性或许会增加一些。而你们这些勇者,应该先天就是两到十倍,真是令人羡慕的天赋啊!另外,职业分为战斗职业和

  • 我家妻主不解风情第8章在线阅读

    “来吧!”林靖开口道,语气之中的包含着坚定之意。“运转混元诀,恪守心神,将其引导至你的丹田之处...”秦玉站在洞口,血灵的吸力本就是她这种灵魂能量的克星,如不是她修为通天,早就被吸得一干二净。而此时血灵失去了自己的束缚,秦玉也不得不远离。“祝你好运吧!”秦玉站在洞口,布下结界,吞噬血灵这种事情,她能

  • [综英美]惊!她和男神谈恋爱了第六章

    金南俊领着两弟弟从超市采购完回来,餐桌上四个人正聊得热闹,却没看见白佑元的身影。“小元小元快过来!该喝牛奶了!”金泰亨从金南俊身后钻出来,扬了扬刚买的纯牛奶,“要不然会像智旻哥一样长不高哦!”“金泰亨!不许胡说八道!我明明还能长高!”朴智旻不满地拍了下金泰亨的背。白佑元立马从卧室里跑了过来,亮晶晶的

  • 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第四章在线阅读

    众生色相。没有谁是不**的。男人好女色,女人好男色。像苏阑这样一个近距离之下仍然找不到半点缺陷的绝色男人,沈醉如果说自己没有垂涎,那么未免太虚伪。只是她太懒,理智上明明知道这个男人来意不善,但是争不过苏阑强大的气场,索性就放弃对敌对我的挣扎,顺从心意的近距离观赏起这个绝品。沈醉用房卡刷开了房门,侧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