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绝世修真系统在线阅读第6章

作者:月菲帆 来源:晋江文学城

如果28岁的冬青听到这个话,一定会掉头就走,这话太过伤人。

只可惜,那是16岁的冬青,那瞬间,她只觉得不理解以及失落。

裴即白那时已经很高了,她比他矮近一个头,她仰头固执地问,为什么?为什么说不认识我,不要怎样?

她盯着他的眼睛,找他要这个答案。

现在回想过去,她好像曾捕捉到过他的慌张,只是那时候的自己只是一味的想要个结果而已。

这次谈话,没答案,二人无言僵持,裴即白似是有话要说,却始终哑口,直到离开也没跟冬青说第二个字。

冬青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仗着家里知道有裴即白这个人,无惧老师的警告,虽是低调不少,但依旧没有放弃追寻裴即白。

那个年纪,多的是情窦初开的女生,大多人或多或少心底都藏着个异性。

当同学问到她有没有喜欢的人时,她抬头问什么是喜欢。

同学说此时此刻她第一个能想到的男性,年轻的那种。

她脑海里浮现的是裴即白,他是儿时第一个对她伸手的人。

她细细回忆她与裴即白走过的这些年,原来这就是喜欢。

大了之后,她也分析过,儿时的好感,究竟能不能算得上是喜欢。

可是随着时间的变化,这份感情变得越来越沉重,又仿佛夹杂着得不到的不甘心。

裴即白这个人就好像扎在她心底的一根刺,只要触碰到就会疼。

“你们从小就认识的吗?”秦淮月打断冬青的回忆。

这话里携裹着几层情绪,她边说边转头望向冬青,似乎想从她这里也要到个答案。

冬青喉咙里蔓延着凉茶过境的苦涩,她点头,说:“对,小时候他们家住我楼上。”

一直听几个人聊天没插嘴的任绯接话:“所以这倒也怨不得别人偏心,是吧?”

秦淮月没接话,她盯着冬青看了良久,眼睛微眯,突然问:“冬青,你是不是整了哪里啊?”

这话说得突兀,包厢里的空气凝滞,李晴雪大概也没想到秦淮月会说出这样的话,眼神散去看冬青几眼后,忙活络气氛:“月月,别瞎说。”

秦淮月身子后仰,靠在椅背上,略带轻蔑地开口:“明明就是整了,她以前是单眼皮的,鼻子也没有这么高挺的,”她偏头撇了撇嘴,“可不就是整容了吗?”

她竭力想要找个援军,目标锁定在裴即白身上,企图拉拢同盟:“师哥,你说是不是?”

任绯大概是忍这对姐妹半晚上已经够了,眼看就要炸毛,冬青抬眸扫过她,看向裴即白,他的眸子里闪过意味不明的情绪,冬青心底满是荒凉,她见裴即白要开口,故意抢在之前开口:“对,整了,怎么了?”

她不愿意从他口中听到任何答案,好的,不好的,都不愿。

秦淮月微征,她本就是故意在裴即白面前提起,冬青承认得太过坦然,她半晌无话。

李晴雪见气氛尴尬,企图圆场:“挺自然的,完全看不出,冬青以前底子肯定也很好吧,有些底子不好的人,就算整了也难看。”

面上看着是在帮冬青,话里话外却别有用心。

秦淮月正欲开腔再说,裴即白凉凉地开口:“吃饭吧,”他转动圆桌,一道汤冬青面前停下,“吃饭的时候少说话,”

明显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机警的人自是听懂了。

只秦淮月还在念叨:“整了就整了,还不让人说。”

裴即白夹菜的手微顿,过了会,接着她的话说:“没不让你说,你要想去的话,也可以。”

秦淮月一愣,继而反应过来,他不想在继续再聊这事,她理一理额前碎发,娇气埋怨道:“师哥,又拿我取笑。”

话是这么说,心下却是一凛,她并不觉得他在开玩笑。

李晴雪见桌上气氛越来越僵,冬青和任绯隔岸观火,她尝试活跃,拿起桌上的分酒器想要给裴即白面前的酒杯里斟酒,裴即白抬手挡住:“酒就不喝了吧,等会开车。”

明显的拒绝意味在里,李晴雪还想再劝,任绯乐得见李晴雪吃瘪,说:“对,现在酒驾抓挺严,喝茶也行,等会裴先生带两瓶我们的酒回去,抽个闲暇功夫,细细品下。”

“这不是有代驾吗?咱也不怕啊。”李晴雪插话,大有打擂台的感觉。

任绯正想回话,裴即白又道:“明天出差,早上的飞机,还是不喝的好。”

正主都推辞二三了,李晴雪也不好再劝酒,只得歇了心思。

她原本就是靠秦淮月拉的线,想抢在任绯之前成交,虽和任绯之间有竞争关系,但也没必要在客户面前做的太绝,更何况,秦淮月现在整个人就憷在那,脸上带着怨愤地盯着冬青。

而裴即白明显是因秦淮月刚刚那番话迁怒,落她面子。

秦淮月可以看不清,可她不行。

她瞧了眼对面的冬青,正面不改色的进食,仿佛刚刚谈论的并不是她。

李晴雪觉得这表妹还是被家里宠得太过了点,没受过什么委屈,整个人过于傲气,什么情绪都摆在面上。

她视线扫过与任绯聊天的裴即白,突然觉得这个客户,她要拿下,估计会有些吃力。

这顿饭,前后大概吃了近两小时,除开其中的插曲不谈,倒也算得上愉快。

冬青偶尔会说几句,其余时段,都尽职充当背景板,一顿饭下来,竟超过了素日里的七分饱。

拎包站起来的那刹那,冬青觉得似乎有点撑。

她摁了摁胃,微蹙眉,裴即白在与她擦肩而过时停步,低头问:“是不是吃太撑了?”

他离她太近,身上的松香劈天盖地袭来,她后移半步,退至自己的安全距离。

裴即白察觉到,直起身子,拉开二人距离,走在前面的人回头,问:“有什么落下了吗?”

冬青疾步与他错开,低声说了句:“没有,谢谢。”

她往任绯身边走去,裴即白一言不发地跟在身后,前方那个近乎逃跑的身影印入眼眸,心往下沉。

几人走到门口,谈笑风生,冬青没参与,站在几步之远,夜里没有白日里那般湿热,风吹过来有丝丝缕缕的凉意。

她站在阶梯的边缘,双脚一上一下的打着摆子,身子轻微晃着。

她一直以为放不下的,只是再次相逢,她没有想象中那般难受,虽情绪还是会被牵动,相比去年那次偶遇,已经好上很多。

既然无法成为**,那就做个普通朋友,好像也挺好。

那剩下的不甘,不死心的悸动,时间会抚平一切。

“冬青,我送你。”许是聊完,任绯轻喊游离在外的冬青。

她回头,脸上带笑,语气颇为轻快:“不了,我自己叫车就好,又不顺路。”

任绯点头:“那你注意安全。”

“好。”

裴即白站在不远处,透过头顶散下来的光,看清冬青的神情,整个晚上,她只有这瞬间是真正轻松的。

“师哥,那我和表姐也先回去了。”秦淮月说。

“我送你们吧。”裴即白侧头礼貌性询问。

看手机的任绯抬头:“晴雪,你家不是同冬青家顺路,一起呗。”

裴即白望向冬青,说:“一起吧,”他看了看时间,“不算早了,我送你好些。”

冬青收回悬在空中的半只脚掌,回望过去,欣然接受:“好,那就谢谢了。”

李晴雪摆手拒绝:“我老公等会就来接我和月月,裴先生你送冬青就好了。”

李晴雪话说完,秦淮月忙道:“姐夫来接我们不是还得好一会吗?姐,你叫姐夫别来了,麻烦。”

“他都快附近了。”李晴雪话音刚落,面前停下辆车,摁了两下喇叭,落下车窗,李晴雪看到,挽住秦淮月胳膊,“这不到了吗?”

秦淮月没法,嘟着嘴,小声埋怨道:“姐夫你可真快。”

任绯虽是低头看手机,但冬青瞧见她藏不住的幸灾乐祸,她眨眨眼,对李晴雪说:“回去注意安全。”

她说话,任绯抬头:“明天见啊晴雪。”语气是说不上的轻快。

几人相继离开,剩下裴即白和冬青两人站在门口,静默无言。

冬青摸了摸耳后,主动打破平静:“你车在哪?”

裴即白:“你在这等会,我去开过来。”

冬青也没想到原本有的四个人,最后会只剩下他们俩,她点头,说:“好。”

裴即白车是辆黑色的奔驰,不便宜,中规中矩的车型,很符合他。

车停下来,她原本想打开副驾驶,想到他已婚的身份,往后挪动几步,开了后排的门。

后门开的那刻,裴即白回头,问:“你要坐后面吗?”

冬青调笑:“这不是不方便吗,很多有家室的男人副驾驶都碰不得。”

她在后排坐定,系好安全带,抬头:“新婚快乐,一直忘记跟你说。”

裴即白视线归于前方,抬头从后视镜看了眼冬青,低头,再次抬头透过后视镜看向冬青,叫了她:“冬青。”

“嗯?”冬青从后视镜里看到他的眼睛,疑惑于他突然叫她的原因。

裴即白将车启动,车往前驶了段路,他才问:“你住哪?”

“深南路那边的月亮湾。”

“好。”

又过了良久,他突然说:“没有新婚快乐。”

冬青原本靠在车窗的头,缓缓抬起,不懂他这句话是何用意。

是婚后不快乐,还是其他,她没这个立场深想。

“我没有结婚。”车左转,驶上北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下。”

冬青看着他的侧脸,没有喜悦,只觉得喉咙发堵,她能追问什么呢?

她没法问,也不敢问,更不想问。

她手放在膝盖上,掩眸凝视,轻声说:“抱歉。”

裴即白没接话,狭小的车厢里安静得让冬青有些难受,裴即白或许也意识到这点,腾出一只手,选了个电台。

电台正在放歌,只放了一段前奏,冬青下意识地说:“《ラヴァーズ》?”

“你看火影?”裴即白问。

冬青头靠在车窗上回答:“不看。”

她不看火影,但是她知道他初中时是火影迷,她对动漫没什么概念,为了与他更有共同语言,依葫芦画瓢靠着在他家的印象记下了那几个动漫人物。

热血动漫她提不起劲,却因裴即白囫囵吞枣追完整部,剧情说了什么她只大概有个印象,但是里面的歌,她偏偏记下。

“我看到高中,后来我妈把书一把火烧了个干净,说影响学习。”提到自己过去的爱好,他话多了几句。

说这句话时,他语气听不出喜怒,但冬青觉得他是难受的,她还记得她那满满半书柜的漫画书。

他是真真切切喜欢过,却又被生生剥离。

冬青盯着椅背,喃喃道:“可惜了那些书,”话到一半,又觉悲观,转口安慰,“不过现在有电子版了,火影也结局了,结局挺好的。”

“是,”裴即白笑,“所以后来把电子版看了个全。”

话是这么说,冬青察觉到他语气里的遗憾。

“那些书是不是绝版了?”冬青问

“嗯,有些我想办法买回来了,有些已经买不到了。”

“你是真的喜欢。”

“挺喜欢的。”

话题到这,冬青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转口问:“冯姨,还好吗?”

裴即白没有立刻回答,在条岔路问:“往左吗?”

冬青往窗外看去:“对,左边。”

“挺好的。”裴即白这才回答她的问题。

“这样啊,”冬青不知该再继续说什么,毕竟这么多年没见,身边的圈子早就不同,她想了想,尴尬接了句,“我爸身体也挺好,对了,我上次回去见到阿婆了,阿婆还好吗?”

“都好的,阿婆念起过你。”

“那我有时间回去见她。”

简短的聊天后,车厢里慢慢沉寂,最后只剩歌声,冬青本就感冒,加上车里开着冷气,意识开始逐渐涣散,靠着窗户。

迷迷糊糊好像听到裴即白的声音:“冬青,你后面有枕头。”

她迷迷糊糊的应了,却没动作。

等她醒来,车已经熄火,停在小区里,她脖子上套了个蓝色的U形枕,取下搁在身后,她抬手摁了摁额头,透过玻璃往窗外看。

裴即白站在小区花坛旁的垃圾桶边抽烟,猩红的烟头忽明忽暗。

原来他也抽烟,这是冬青的第一反应。

她开门下车,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离她家还有一小段距离,但她不想说,打算道谢告别。

裴即白看到她的那刹那将烟摁灭,丢进垃圾桶,朝她走来,问:“醒了吗?”

“我是不是睡了很久?”

“没多久。”

“怎么不叫醒我?”冬青问。

裴即白没回答这个问题,绕到主驾驶,打开门,从里拎出个塑料袋,在里头翻了翻,拿出一瓶水拧开,递给冬青。

冬青接过,余光察觉他没停的动作。

“伸手。”

冬青下意识伸手,手里还留了个瓶盖,另一只手捏着矿泉水瓶:“怎么了?”

裴即白从她手心拿过瓶盖,掩在瓶子上,从袋子里拿出药盒,抽出铝箔片:“消炎药,一次三颗,感冒药一次两颗,一天俩次。”

五粒药落在她手心,冬青觉得是温热的。

她愣怔,有那么一晃神,她好像看到儿时模样的裴即白,与同样的自己。

她耳边响起过去他故作成熟的稚音:冬青,你病了,你要好好吃药。

“病了,就要好好吃药。”

这两句话透过时光的缝隙,重合在一起,冬青的心绞着发痛。

就是这样,这时有时无的星点暖,才会让她如同飞蛾扑火般,扑向那光源吧。

“裴即白,为什么?”她听见自己问。

延伸阅读

格凌兰共享超市加盟  http://www.lifeisapilgrimage.com/i9y.shtml
格凌兰GREENLEM源自童话王国丹麦,创立于2001年;是一个专注家庭绿色生活用品

金龙加盟  http://www.lifeisapilgrimage.com/dlhr.shtml
金龙渔具是钓具小配件、户外用品、浮漂、鱼线、鱼竿。金龙渔具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盛百威加盟  http://www.lifeisapilgrimage.com/nww4.shtml
盛百威机械从事包装机械设备与制造。现有厂房6000平方米,公司率先从90年代初引进意

春天十字绣加盟  http://www.lifeisapilgrimage.com/6p4p.shtml
春天十字绣是一家从事高品质十字绣图纸及套包设计开发及生产的专业型品牌,春天十字绣主营

海上凤凰酒店加盟  http://www.lifeisapilgrimage.com/ub10.shtml
??认识海上凤凰??海上凤凰隶属于丽联,深耕商务酒店连锁领域,旨在打造中档酒店知名品

台鑫加盟  http://www.lifeisapilgrimage.com/yw8n.shtml
台鑫钢材是一家供应各省市品牌模具钢材、特殊钢的解决方案供应商,公司占地面积两万多平方

木兰理查加盟  http://www.lifeisapilgrimage.com/aajd.shtml
木兰理查红酒集营销、推广、进出口、生产、订制、窖藏、服务为一体的酒类恒德泽曦一直在酒

玥靓化妆品加盟  http://www.lifeisapilgrimage.com/nugs.shtml
玥靓化妆品是一家精细化学品的企业,是经相关部门批准注册的企业。主营化妆品,玥靓化妆品

饰逸加盟  http://www.lifeisapilgrimage.com/x94z.shtml
饰逸车饰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武侯区铭扬汽车用品经营部经销的

威姿加盟  http://www.lifeisapilgrimage.com/pnzz.shtml
威姿牛仔裤总部经销批发的牛仔裤、库存服装、地摊货源、长裤、短裤、热裤、杂款牛仔裤、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尊第二章在线阅读

    先帝的金棺停灵永安殿,择日下葬。前几天殿中哀哭之音不绝,便是在这炎炎夏日,听着也叫人心生凉意,如今倒是清静了不少。一名小太监擦了擦额头的汗,抬头看一眼刺目的日光。先帝去的不是时候啊。此时正值盛夏酷暑,这风吹在脸上都是热的。头两天哭灵的宗亲命妇们,体力不支倒下的,可不止一个两个。他刚收回目光,忽见一道

  • 此文坑了在线阅读第8章

    “是与我那个混蛋儿子,不,那个混蛋蒂奇有关吧?”听到雷利的话,一直皱着眉头不说话的白胡子开口道。雷利点点头,“方才郝小哥告诉我,即将要发生的大事件就是‘顶上战争’,这场战争的导火索就是..艾斯!”“艾斯!”“艾斯!”白胡子和马尔科惊呼。“为什么是艾斯!”白胡子皱着眉头问道。“据郝小哥所说,蒂奇抓了艾

  • 女炮灰的逆袭第10章在线阅读

    一天的时光在平淡得学习中很快过去,随着最后一节课得下课铃声响起,王逸收拾好书包,正准备回家的时候,班长李文博走了过来道:“王逸,杜老师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纳闷的王逸走到办公室:“老师,您找我?”在办公室等待的还有叶知意,正在交谈的两人见到王逸进来,杜跃问道:“王逸,听叶老师说你初三的化学都会了?”

  • 重回16之所谓大义 (雷虐章标注)(9)

    子夜。漆空黑云,和着萧瑟的冷风,不断遮蔽着那一弯脆弱的下弦。灰暗无力的月光,忽明忽暗,透过破碎的雕窗木栏射入进来。伴着这种节奏混乱的明暗,禽兽阿武的巨大身躯,正压在暗邪身上,疯狂碾压。那朵弱小的菩樱花,被暗邪拼死保护在身下,此刻置身如此激烈的场景,她竟安详得睡去了。阿武凶悍得一把拽起暗邪的散发,将其

  • 每天一次密谋离婚第10章在线阅读

    我有些落荒而逃地跑了一段路程。落荒而逃?我停了下来,怎么会用这个词形容自己呢?我干吗要落荒而逃?!又不是我把他推进游泳池的,我顶多就是乱扔了瓜皮,然后在他落水之后没有及时拉他一把而已,反正游泳池不深,淹不死人的不是吗?只是现在四月初的水温是低了点。我弯下腰穿上了鞋子,还好刚刚是赤足跑的,要是穿着这双

  • 末路不孤混元珠

    “奇怪奇怪,丹田里怎么会有异种真气?”韩长老低声道,“难道是化神期以上的前辈在此子体内打入了一道真气,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须知,异种真气进入丹田,轻则丹田破碎,沦为废人;重则身死道消,尘归尘,土归土。可是林阳的情况却有点特殊,他除了不能筑基之外,活得好好的。毫无预兆的,林阳突然飞起,站到了韩长老面

  • 黑子的篮球之魔术师第9章在线阅读

    因着卫老三家住在村尾,所以,即便之前柳棠溪每日都会出门倒垃圾,其实也没见着几个人。如今走出来之后,看着在村里闲逛的人,柳棠溪才真真实实感觉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朝代。见着人之后,张氏跟村里人热情地打着招呼。村里人也跟她说了几句话,不过,他们的目光更多的是落在了柳棠溪的身上。柳棠溪实在是长得太好

  • KPL:选择就变强第7章在线阅读

    徐月盈之所以吩咐丝儿在一重密室招待晋王爷和薛涵,是因为,徐月盈此番还不想暴露自己银月公子的身份,毕竟这二重密室内,全部都是她的作品,也有她近些年的画作,而且更多的是孟歌的画像。若直接让晋王爷和薛涵进来,自己银月公子的身份必然保不住了,还有,这薛涵的出现太蹊跷了,加上他之前胡诌自己与银月公子有交集,感

  • 总裁一见我就跑在线阅读第三章

    PlanA一个疯狂的粉丝会做什么?会把爱豆的名字作为刺青印在身上,会把爱豆的周边谷背在身上,会把爱豆的样貌看作自己整容的模范。这么做后成功引起爱豆注意了?很好,你可以被开除粉籍了。一个讨爱豆喜欢的粉丝会做什么?在偶像面前,一会special,二会乖巧可爱聪明伶俐,三会听话,四会听话,五会听话。——当

  • 人形立牌消失了前方发现违逆者

    在椴松开心的在打工时,春松他们并排走着,以乡巴佬的姿态出现在星巴克里面椴松露出了大事不妙的神情“啊、啊--?!!”春松一改往常,成了带着眼镜,妹妹头的小学生,和轻松一起成了正比其他的五个弟弟不是工人装、福禄娃(?)、穿着背心拖鞋就是邮递员的装扮,按照着出生顺序排列在一起阿松喧闹的声音在星爸爸回荡“艾